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跳d开最大是什么感觉 宝贝这么多水还不要bl

2022-08-24 10:41:28情感专区
闲聊了几句,话题又扯到聂铭和方陶然的事情上面去了。 云亦烟把自己刚才看见的,都说了一遍。 “意料之中。”霍景尧回答,“方隽找过我。” &l

    闲聊了几句,话题又扯到聂铭和方陶然的事情上面去了。

    云亦烟把自己刚才看见的,都说了一遍。

    “意料之中。”霍景尧回答,“方隽找过我。”

    “他找你做什么。”

    “了解聂铭的情况。”

    云亦烟更加不明白了:“那他了解了,怎么还反对?”

    “出于保护心理吧。”霍景尧说,“毕竟就这么一个妹妹,是家里的千金小姐,娇生惯养的,要什么门当户对的傅富家公子没有,怎么就吊死在聂铭这一棵树上呢。”

    “唉……我以前认为,只要两个人相爱,那什么都不再是困难。现在又觉得,两个人想要走到一起,会经历太多太多了。相爱容易,在一起却难如登天。”

    “亦烟,爱情是基础。有了基础,才能再说其他的。”

    云亦烟托着腮:“也是。不过我又有一个新发现。”

    霍景尧宠溺的望着她:“什么?”

    “男人好无情好冷漠啊。”云亦烟说,“我一直都坚定不移的知道,聂铭是超级无敌的大暖男,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礼仪周到的。但没想到,他在方陶然面前,能够表现得如此无情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简直刷新了她的认知。

    太可怕了。

    想起聂铭无动于衷的眼神,再想想方陶然泫然欲泣的模样……

    啧啧啧,果然啊,先动心动情的那个人,就输了。

    “不然呢?”霍景尧反问,“他要是对方陶然客气的话,那么就更撇不干净了。”

    “你知道么,我在方陶然身上,仿佛看见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你的影子?”

    说起这件事,云亦烟就来气。

    她马上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别在这里跟我装傻。霍景尧,我当年倒追你的时候,比方陶然直接热烈多了。你也比聂铭冷漠无情多了!这些,我都一一记得!”

    霍景尧干咳两声。

    好端端的,怎么说起那么早的事情了。

    他赶紧认错:“当年,是我有眼无珠,竟然没能够看到如此美好的你。”

    “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哼!”

    “我为此也付出了很惨痛的代价。”霍景尧说,“以后,都是我追你,你站着不动就好了。”

    云亦烟还是不满:“什么啊……霍景尧,你说,你摸着良心,我们两个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有追求过我吗?”

    追女生是什么状态,她没吃过猪肉也看见过猪跑。

    买礼物,献殷勤,鲜花零食,电影院公园……她什么都没拥有过!

    “真正的爱情,是相互吸引,不搞那些虚无的。”

    云亦烟朝着他做了一个鬼脸:“我先工作啦,不跟你说了。”

    霍景尧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直接就挂断了通话。

    他无奈的笑了笑。

    这是她小小的报复吧。

    他还想多看她几眼呢,哪怕只是隔着屏幕。

    思念总是这样无声无息,又浓烈炽热。


 

    霍景尧回想了一下,云亦烟说的话,也是有道理。

    现在的聂铭和方陶然,可不就是当年的他和云亦烟么!

    都是倒追,都是女方有意,男方无情,可后来……

    真香。

    中午休息时间。

    云亦烟没离开公司,点了外卖,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手里一直攥着手机。

    她如今算是别人眼里,要什么有什么的成功人了。

    可是,原生家庭,却依然是云亦烟心里的伤,留下了深刻的疤痕,无论过去多久的时间,都无法消除抹平。

    云亦烟离开京城,生活在小村子里的这五年,云父云母从来没有联系过她,也没有跟任何人打听过她的下落。

    不然,只要他们开口问,就算霍景尧不说,乐颜暖暖她们,都会一五一十的热心告诉。

    可是他们……没有。

    在云父云母的眼里,她这个女儿,就是一颗摇钱树罢了。

    而她执意离了婚,不当富家太太,也就没什么价值,何况,她给的钱也不多,哪里比得上霍景尧出手阔绰给的“嫁妆”。

    那笔钱,足够他们养老,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吧。

    云亦烟到了这个年纪,经历了这么多人生的风雨,可是在拿起手机给亲生父母打个电话的时候,她都要做这么久的心理准备。

    她反复的做着深呼吸,然后才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响了好久,电话才接通。

    云母懒洋洋的带着睡意的声音响起:“喂,什么事啊。”

    看来,这个时间点,她在午睡。

    云亦烟在心里打好的草稿,一时间全部都变成空白了。

    “喂,喂?”见她没说话,云母又连连喊了好几声,“谁啊。”

    随后,一阵悉悉率率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云母诧异的声音再次传来:“云亦烟?亦烟?是你给我打电话了?”

    她的号码,多年未曾换过。

    “是我。”云亦烟出声,“你还存着我的号码。”

    “一直都在手机通讯录里啊。你这孩子,是终于想起我来了?”

    云亦烟笑了笑:“我哪里敢忘记你。我要是对你不闻不问,那就是不孝。这么大的帽子扣下来,我可担待不起。”

    云母说道:“你太让我失望了,云亦烟。我当初那么努力的劝你,不要离婚,还不惜跟云含影撕破脸,动手,你倒好,你……”

    这些陈年烂芝麻事儿,云亦烟压根都不想再听。

    她直接打断,问道:“你和爸,这些年过得都还好吧。”

    “好,挺好的。”云母说,“就说那小霍,真的是个好男人。他时不时的就给我们寄东西,送东西,逢年过节的,那红包鼓鼓囊囊的。”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么。”

    “但小霍再好,这要是再婚了,他老婆还能让他这么孝敬我们?”云母回答,“你就该再牢牢的抓住他。对了,亦烟,我可是听说了,他跟云含影分手了。这消息在我们村……”

    “妈,”云亦烟打断她的话,“你过得好,我也放心了。我现在也挺好的,不用你操心。以后,该孝敬你的,我不会克扣。”

    云母却来劲了。

    之前,云含影在家里待了那么长的时间,这种小地方,有点什么八卦,风吹草动的,就闹得人尽皆知。

    云含影本来就是踩着她女儿上的位,现在报应来了,翻车了,那她肯定是高兴得就差敲锣打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