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把美女日出白浆 小师叔各方面都强

2022-08-24 10:40:57情感专区
“这家早茶店,是她最喜欢的。但是,因为生意太好,所以从不外送。”方隽说,“她一大早去给你排队,这份心思也是难得了。” 聂铭怔了怔。 这不是外卖

    “这家早茶店,是她最喜欢的。但是,因为生意太好,所以从不外送。”方隽说,“她一大早去给你排队,这份心思也是难得了。”

    聂铭怔了怔。

    这不是外卖吗?

    方陶然不是只需要在手机上,下个单,一切就迎刃而解了吗?

    原来,是她特意去排队购买的?

    “我这个傻妹妹啊,是真的动了情,用了心啊。”方隽一副头疼的模样,“怎么都劝不听。”

    聂铭回过神来,缓缓开口:“方先生。我想这件事,你应该有所误会。”

    “我没误会什么,昨天晚上,我跟她谈了挺多的。我知道你是一个正人君子,没有对她做什么,也在保持距离。但她铁了心要接近你,你也无可奈何。”

    “她年轻,只是一时兴趣吧。也许,等这三分钟热度过去了,就好了。”

    方隽回答:“我也希望事情能够这么发展。所以,聂先生,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如果我能够做到,也能够帮助方陶然的话,我愿意配合。”

    “她还小,见过的世界不多。我想,她喜欢的只是你这种类型的男人。而我,完全可以找到替代你,比你更适合她的男人。”

    聂铭挑了挑眉:“我相信方先生的人脉。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能做什么。”

    “以后,不要再见她。并且,劝她接受相亲。”

    “我尽力,如果我的话,她会听的话。”

    方隽起身:“那就谢谢聂总了。今天冒昧来访,实在是打扰了。我那个不懂事的妹妹,也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而且,陶然其实挺可爱的。”

    方隽的表情有点不对劲。

    聂铭又说道:“当然,只是可爱而已。我对她没有男女间的感情。”

    方隽的表情这才恢复自然。

    吓死他了。

    “我先走了。”方隽说,“再次跟你说一声……抱歉。”

    “不用。”

    聂铭起身相送。

    两个人一前一后,沉默的走到了门口。

    方隽打开门,准备迈步出去。

    然而……

    一开门的瞬间,两个人都愣住了。

    方陶然站在门口,云亦烟站在她身后两米远的地方。

    这未免也太过戏剧性了。

    怎么回事?

    方陶然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云亦烟有些尴尬:“那个,她要进去,我……我没拦住……”

    方陶然的眼圈红红的,看起来下一秒就要哭了。

    聂铭抿了抿唇,保持着沉默。

    短暂的尴尬寂静之后,总得有人来打破这个气氛。

    “你不用上课吗?”方隽问道,“这个时间,跑到这里来。”

    方陶然吸了吸鼻子,没说话,但是这眼泪已经盈满眼眶了。

    方隽哪里受得了自己妹妹这个样子,但还是硬着心肠说道:“走,跟我回家。”

    说着,他就要伸手去牵她。

    可是方陶然避开了。

    她望向聂铭:“你就这么的讨厌我吗?”

    “我……”

    没等聂铭回答,她又迅速的问道:“我给你买的早餐,你也扔了吧。”

    “我没……”

    “你不用解释了。”方陶然说,“你的态度一直都很明确,是我一意孤行,总往你身上贴。”

    聂铭有一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而且,他也没有必要洗清自己。


 

    因为这样,才是他和方陶然越走越远的最好办法。

    “我哥让你不要再见我,你就一口答应。”方陶然质问道,“可是,昨天一起吃午饭的时候,我们也说过啊,你也答应我了。怎么你可以转头就把我们的承诺,一起给推翻,完全不当一回事呢。”

    聂铭回答:“方小姐,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喜欢。但,喜欢这件事,其实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一整个家庭的事情。”

    “不!”方陶然却摇头,“喜欢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才不是什么家族不家族!只有懦弱的人,才会拿这个当借口!”

    “陶然!”方隽严肃的说道,“不要在这里胡闹。”

    “我没闹,我只是在说我的心里话。”

    “你做的这些事情,已经给大家造成困扰了。”

    方陶然咬着唇:“我会道歉的。而且,哥,我是不会接受相亲的,你带我见谁我都不去!”

    说完,她扭头就跑。

    方隽见状,马上追了上去:“陶然!”

    聂铭的脚步刚迈出两步,忽然又意识到了什么,停了下来,退回原地。

    “你要是想追的话,完全可以现在就追过去啊。”云亦烟说,“还有机会,也还来得及。”

    作为旁观者,她是目睹了全程。

    方陶然这小姑娘,也不知道是年轻气盛,还是一时兴趣,但看得出来,她是对聂铭动了真情的。

    每一份真心实意的感情,都值得被尊重。

    聂铭沉默几秒,才说道:“有方隽在,她不会有什么事的。”

    “但你的安慰,和她哥哥的安慰,完全就是两码事了。”

    “我和她,越少接触越好。”

    云亦烟看着她:“但是,方陶然还加入了我们的志愿者行列……”

    “嗯,我知道,随她吧。她做她的志愿者,我干我的工作。”

    聂铭转身,回到了办公室。

    云亦烟也不好多说什么。

    方陶然来了之后,就站在聂铭的办公室门口,估计听到了里面的谈话。

    也不知道方隽和聂铭说了什么,但她猜测到了。

    无非就是棒打鸳鸯。

    这也不太对,这都还不是一对鸳鸯呢。

    方陶然这落花有意,聂铭这流水……无情啊。

    云亦烟坐回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恰好,霍景尧打了视频电话过来。

    她接起:“干嘛,想我了?”

    “哪一分哪一秒不是在想你?”

    “这情话说得越来越溜了啊,霍总。”云亦烟调侃他,“应该不止是想我这么简单吧。”

    “想你是最主意的事情,另外……你爸妈那边,需不需要我帮些什么忙?”

    云亦烟回答:“不用啊,我会联系他们的。”

    “好。那,领结婚证的那天,我们穿什么衣服过去?”

    她乐了:“穿什么都行啊。你又不是第一次去民政局了。”

    霍景尧的语气里,满满的无奈:“亦烟,我很认真的。”

“我也没开玩笑啊。民政局都快成你家了,来来回回的。”云亦烟笑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领结婚证的时候,穿的什么吗?”

    “记得。”

    “那,这次也穿差不多的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