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校园H湿 1v1 play 女性私密穿环

2022-08-24 10:39:03情感专区
“送承知回来,顺便看看你们。”霍母走了进来,“你们吃晚饭了吗?” “刚吃完。” 霍母连连点头:“好,好。” 霍父四处看了

    “送承知回来,顺便看看你们。”霍母走了进来,“你们吃晚饭了吗?”

    “刚吃完。”

    霍母连连点头:“好,好。”

    霍父四处看了一眼,没说什么,端正的落了座。

    “爸妈,”云亦烟笑道,“你们来了啊,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家里还有点乱。”

    “没事,就是看看你们。”

    “妈,您坐。”

    霍母拉着云亦烟的手:“我看到电视上,景尧向你求婚,你点头答应的样子,心里真是高兴。亦烟,我啊,就只认你这一个儿媳妇。”

    “谢谢妈。”

    “以后的日子,就是你们一家三口好好的过了。”霍母欣慰的说道,“另外,给你们送个东西过来。”

    云亦烟好奇的问道:“是什么呀?”

    霍父默不作声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深褐色证件。

    霍景尧和云亦烟定睛一看,是户口本。

    “景尧的户口,一直都和我们两个的在一起,没有迁走。”霍父说,“你们俩啊,抽个时间,去把结婚证领了。然后,你们俩和承知,再重新弄一个户口。”

    云亦烟笑了起来:“爸想得这么周到啊。”

    霍父叮嘱道:“这事儿,赶紧办了,别拖。”

    这两个人,经历了太多了,风风雨雨坎坷不已的,早点办早安心。

    “我知道了,”霍景尧拿起户口本,“本来还想着,过两天去找你们拿户口的。”

    霍母说道:“成家了,就该和老婆孩子一个户口。团团圆圆和和美美的。要是啊,再有一家四口,那就更完美了。”

    霍景尧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当然了,这种事情,不勉强啊。”霍母又赶紧补充,“锦上添花更好嘛。没有的话,现在已经是很好了,哈哈哈哈哈。”

    云亦烟拉着霍母坐下:“让你们给我们操心了。我和景尧,会挑个时间,去民政局领证登记的。”

    “亦烟啊,登记结婚这种事情呢,还是要图个吉利,选个好日子。”

 她顺着霍母的话说道:“妈,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霍母立刻侃侃而谈:“我啊,特意找人看了一下黄道吉日。下周三,是个大吉大利的好日子,适合嫁娶。”

    “好啊。”云亦烟一口应了下来,“那就下周三。”

    说着,她侧头去看霍景尧:“你没意见吧?”

    “当然没有。”霍景尧说,“我们家,你说了算。”

    当着爸妈的面,他还说这种俏皮话。

    云亦烟瞪了他一眼。

    霍景尧刮了刮她的鼻尖。

    霍父霍母看着这一幕,会心一笑。

    如今啊,别无所求,只盼着日子平平稳稳的过,就万事大吉了。

    送走霍父霍母,云亦烟抱着日历本,重新盘腿坐在沙发上。

    “下周三……”她的手指落在日历上,“看起来也不错。霍景尧,你到时候记得腾出时间来啊。”

    他回答:“何止是腾出时间来,我现在都要开始准备了。”

    “你少来这一套。”

    “有点紧张。”霍景尧说,“终于,你又要成为我户口本上的女人了。”

    云亦烟顺势靠近他的怀里:“是不是感觉很荣幸?”

    “是,荣幸之至,有生之年,能够娶到如此貌美如天仙的老婆。”

    “嗯,我这个仙女呢,就勉勉强强的嫁给你吧。”

    霍景尧低声轻笑,在她的发心里落下一吻。

    恰好云承知下楼,看到这一幕。

    “啊,”他惊叫一声,赶紧转过身去,“喂,爸妈,你们能不能不要在公共场合这么亲密啊。”

    云亦烟脸一热。

    “公共场合?”霍景尧却神色如常,“我在我家客厅里,属于私人场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那你也顾及一下我,我可不想天天吃狗粮。”

    “爸,克制克制,”云承知说,“行吗?”

    霍景尧正要回答,云亦烟拉了拉他的衣袖:“好了,别说了。”

    她这脸都没地方搁了。

    “你有什么事,这个点了,还不准备休息。”霍景尧问,“说吧。”

    云承知走了过来。

    他个子长高不少,脸上的稚嫩气息也褪去一点,但,总归还是个孩子。

    “回家的路上,爷爷奶奶说,你们两个要去领证结婚。”云承知看着他们,“而且,爷爷奶奶还提到了外公外婆。”

    云亦烟脸上的笑容一僵。

    霍景尧立刻皱眉:“大人的事情,会处理好的,你不用操心。承知,去休息吧。”

    “可是,我还没有见过外公外婆。”

    “你……”

    “承知,”云亦烟按住霍景尧的手,轻声问道,“你想见他们吗?”

    云承知点点头:“当然想啊。我现在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可是,就是没有见过外公外婆。如果没有,我就不说了,但是有,为什么不见呢?”

    “好,我会安排的。”

    “真的吗?”

    云亦烟回答:“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好。”云承知笑了起来,“那我就等着见外公外婆啦!拜拜爸爸妈妈,我去睡觉了。”

    “晚安。”

    看着云承知上楼,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云亦烟脸上的笑意,才慢慢的消减下来。

    她看着霍景尧:“看来,你还得抽时间了。”

    他有些紧张和担心,怕云亦烟的情绪会受到影响。

    毕竟岳父岳母是什么德行,他十分清楚。

    “我随时都有时间的。”霍景尧回答,“你……想做什么?”

    “接我爸妈过来,和你爸妈一起,一大家子,坐下来,团团圆圆和和气气的一起吃顿饭吧。”

    “好。需要我去安排吗?”

    云亦烟靠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不用,我来。”

    那是生她养她的爸妈,即使嘴脸再难看,总不能一辈子都不理不睬。

    现如今,她生活美满幸福,一些该放下的执念和怨恨,也该慢慢从心里赶出去了。

    霍景尧只是抱紧了她,不停的亲着她。

    他想以这样的方式,来告诉云亦烟,他在,他一直在。


 

    而此刻,方家。

    方陶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今天她和聂铭吃了饭,心情极好。

    一天下来,她脸上都是带着满足开心的笑容,哼着歌,蹦蹦跳跳的回到了家里。

    刚一踏进家门,方陶然的肩膀就被人抓住。

    她吓得尖叫一声,嘴巴随机就被捂住。

    “是我。”方隽说,“别叫,爸妈刚睡下,别吵到他们。”

    “哥,我知道你今天晚上在家等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你能不能别这样鬼鬼祟祟的,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行了,话这么多,跟我来。”

    “哎哎哎干嘛……”

    方陶然就这么被方隽拽上了二楼。

    “哥,到底什么事啊,一开始就着急火燎的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一回到家还这么急急忙忙的……”方陶然抱怨道,“搞得我好像犯罪了一样。”

    “你跟犯罪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方陶然立刻反驳:“哥,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要负责任的。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方隽没心思和她闲扯,拉着她的手,去了自己的房间,还特意反锁上门。

    他这一套流程,让方陶然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到底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方陶然问,“直接说吧。”

    “我也没打算跟你绕弯子。方陶然,”方隽直直的看着她,“你说,你跟聂铭什么关系。”

    “哦,敢情……你就为了这事啊。”

    方陶然拍了拍心口,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害得她提心吊胆的。

    她这个态度,让方隽更加不能接受了。

    “什么叫就这事。”方隽反问,“这事还不够大吗?还不够严重吗?”

    “怎么大怎么严重了?我和聂铭一起杀人了还是放火了。”

    “你这等于是在方家放了火!”

    方陶然正想解释两句,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哥,”她问,“我和聂铭昨天才认识,今天中午才第一次一起吃了顿饭。怎么你就知道了?你的消息,现在都这么灵通了?”

    “京城就这么大个圈子,你们那么光明正大的吃饭,进出餐厅,能够瞒得了谁?”

    方陶然很是理直气壮:“对啊,我们光明正大的,行的正坐直,怕什么?”

她这嘴,这逻辑,倒是让方陶然一时之间,无法反驳了。

    “是,是,你坦坦荡荡。”方隽说,“你坦荡得让我心脏病都要犯了!”

    方陶然倒是一脸的无所谓。

    她转身,往沙发上一坐:“我和聂铭就是朋友。哥,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方隽真的想吃救心丸了。

    这样的妹妹,简直是让他操碎了心。

    处理完公司的事情,还得来管理她的私事。

    “是我想太多,还是你觉得,我看不透你心里在想什么?”方隽问道,“从小到大,你眼珠子一转,我就知道你要做什么。”

    “是吗,哥。哇……我倒是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个本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