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口述被老外玩的感受 被老乞丐巨大肮脏粗暴破苞

2022-08-24 10:28:45情感专区
恰在此时,流光闪现,太上长老落到旁边,“绮罗……” 后面的那些弟子急忙见礼,一个个顿时规矩得不行,叶绮罗却只是侧过头,“太上长老。之前白蛟跟我

恰在此时,流光闪现,太上长老落到旁边,“绮罗……”

    后面的那些弟子急忙见礼,一个个顿时规矩得不行,叶绮罗却只是侧过头,“太上长老。之前白蛟跟我说,之前有人跑到灵湖骗它,是怎么回事儿?”

    太上长老也没隐瞒,“雪香絮说,你未尽到喂养职责,她去给白蛟喂食。”

    后面宗主等人也落下,自然也包括雪香絮,倒是不用叶绮罗费心思去想雪香絮是谁了,勾起一抹淡笑,“未尽职责?这话倒也没错。”回头又顺了白蛟的胡须,“漂亮小姐姐给你吃好东西呢,怎么还不领情呢?你非要等我,那就活该饿肚子了。”顺手弹了下它鼻子。

    白蛟又开始昂昂的叫唤,撒气似的往叶绮罗肩上顶,爪子顺着她身后树干挠了一把,树干上顿时就是几道深深的印子,若是挠在人身上……多少人抖抖身子,不寒而栗。

    “好好好,你说什么是什么,别闹腾。”

    听上去是相当的敷衍,偏偏白蛟又乖了。

    “白蛟如今暴露了,太上长老以及诸位想要如何收尾?将白蛟交出去换好处?”显然,从一开始,叶绮罗就非常清楚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怎么会呢?不会的,不过,源和宗实力不济,保不住白蛟也是事实,所以,绮罗,很抱歉,你可能只有带着白蛟离开了。”不管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太上长老断不会答应。

    叶绮罗点点头,“也差不多了。”源和宗从来就不是她的归属,只是临时落脚的地方。

    然而,有人就不干了,雪香絮最先跳出来,“太上长老,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让她带走白蛟,这是您身为太上长老该说的话吗?白蛟是整个源和宗的!”

    太上长老回头,瞧着雪香絮,眼神毫无温度,“谁告诉你白蛟是源和宗的?白蛟是随绮罗而来,而绮罗,当初有人咬定了她是凡人,没有修炼资质,不准入源和宗宗谱,说到底也就是客居源和宗而已,霸占客人之物,源和宗还没这么不要脸。”

    太上长老一开始,想要解决的也是后续麻烦,不是用白蛟做什么。

    竟然还有这等事儿?一时间引起不小的骚动。

    雪香絮面上也不由得僵住。


 

    “雪香絮,你违背源和宗规矩,偷拿结界令牌在先,私自靠近灵湖,欲满足自己的私欲与贪念,祸及源和宗上下在后,现在又目无尊长,质疑太上长老,谁给你的胆子?”

    太上长老并非多威严的人,相反看着还比较的亲和,可是当他沉下脸,释放威压,又岂是雪香絮能承受得了的?腿一软就直接跪到地上,脸色惨白如纸,抖如筛糠。

    雪长老也绷着脸,却什么都没说,他是疼闺女,但做错了事,就该受罚,说到底还是他这个爹没将她教好,下定了决定要好好掰一掰女儿的性子。

    只不过当初坚决不让叶绮罗入源和宗宗谱的人就是雪长老,因此,他心里这会儿更多了几分复杂。当然,叶绮罗对这宗谱也完全没兴趣,只不过当初没等她开口,就有人反对,那就不用她浪费唇舌了。

    雪香絮在源和宗自然也有一批拥趸,只不过太上长老跟前,可不是谁都有雪香絮的胆子,而且,就太上长老的话,今日祸端分明都是因雪香絮而起,她的拥趸不算少,只是看不惯的人更多,无数人心中泛起了怨气,将源和宗害得这么惨,她怎么还有脸?

    叶绮罗倒像个旁观者一般,带着事不关己的冷漠感,从始至终都是那懒洋洋的姿态。

    叶绮罗像挠猫一样挠挠白蛟的下颚,似自言自语一般,“说到底都是你这小家伙的错是不是?太招人了,或许应该早点找个漂亮的小姐姐或者帅气的小哥哥契约的,如此呢,躺着张嘴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修为蹭蹭涨,兴许如今都天劫化形了,然后就可以继续跟着你的契约者后面摸鱼,让他(她)给你找真龙血或着凝练血脉的灵物,那日子才叫舒坦……”

    太上长老想扶额,他对叶绮罗当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白蛟昂昂昂……

    “跟我契约?”叶绮罗失笑,“与灵兽契约,至少也要精府凝气境,我连灵海都没有呢,就凡人一个,别想太多啊。再说,就算能契约,你也别想,契约就意味着你是我责任,要劳心劳力的给你寻找天材地宝助你成长,是被窝不够柔软吗?是美食不够诱人吗?是美酒不够香醇吗?是美人不够赏心悦目吗?多傻才会往那些秘境险地跑。”

    叶绮罗懒懒散散,说话慢条斯理的,话里话外都透着嫌弃。

    太上长老实在听不下去了,“绮罗,白蛟还小,你莫教坏了它。”

    叶绮罗啧了一声,拍拍白蛟的头,“这话小白听听就好了,姐姐懒人一个,你可别跟姐姐学,姐姐还等着你长大了,跟你混呢。”白蛟又是一阵昂昂昂,看上去颇为激动。

    叶绮罗闻言,嘴边的笑容更明显了几分。

    在场的,也就查长老能大致听懂白蛟的意思,还有个别研究过兽语的人,大概能明白几个词的样子,纷纷表示各种羡慕嫉妒恨,天品巅峰的白蛟“说”,等它长大了,它养绮罗,让姐姐跟着它吃香的喝辣的。

    ——显然,白蛟已经被叶绮罗给带偏了。

    叶绮罗将白蛟推到一边,取下左手中指上毫不起眼的素色指环,随手丢给太上长老,“给源和宗的赔偿。”她家小孩儿将别人家都给拆了,没点表示显然不行。

    “白蛟还小,怪不得它,绮罗你离开后,总需要……”

    叶绮罗抬手打断他的话,“太上长老先想想源和宗的处境,再考虑要不要拒绝。”向主峰上方扬了扬下巴,那三分之一都没了,殿宇也倾塌了大半。

    太上长老闻言一顿,然后神识往乾坤戒里一扫,脸色微变,“便是如此,也太多了。”

    “多吗?唔,我也不记得里面有些什么了,拿着吧,我又用不上。”

    太上长老迟疑了一下,到底是收下了,然后给了宗主。

 宗主因为太上长老的反应,也不由得“瞧了瞧”,随后倒吸一口冷气,面色都不由得涨红了,何止能弥补源和宗的损失,翻了十倍都不止了,看着叶绮罗,吃惊得不行,心底的疑惑也更深了,当初太上长老将人带回来的时候,虽然没有明说,但隐晦的表示,此女来历非同寻常,切莫怠慢。

    现在这随随便便的出手,家当就远远超过源和宗总和……

    还有这凡人能用的乾坤戒……

    宗主想要说什么,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

    眼瞧着叶绮罗手里又多了一个半个巴掌大小的玉葫芦,随手又丢了过去,“这个,多谢太上长老这些年来的照顾。”

    太上长老以前见过叶绮罗用这样的葫芦,似有酒味,他知道,叶绮罗出手,就算是酒,也不会是普通的酒,谢礼嘛,想来也没有拒绝的可能,“此物,给谁用比较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