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甜宠训诫抱着挨打屁股 摸还没发育的小馒头

2022-08-23 14:39:28情感专区
雪香絮原本是明艳型的长相,性情也是比较张扬,现在受了伤,露出少见的柔弱可怜姿态,再加上有自知之明,大公无私,多少应该能让人怜惜两分才是,然而,一帮“老家伙”都敬谢不

 雪香絮原本是明艳型的长相,性情也是比较张扬,现在受了伤,露出少见的柔弱可怜姿态,再加上有自知之明,大公无私,多少应该能让人怜惜两分才是,然而,一帮“老家伙”都敬谢不敏,会哄她的也只有她爹。

    宗主更是冷哼一声,“你陆师兄自来勤勉,凡事靠自己,才没那么多歪门邪道的心思,便是有什么事儿,也自有我这个当师父的操心。”

    雪香絮脸色又白了几分。

    所以,现在基本上就是等同于,谁契约白蛟谁死!——毕竟,契约双方死了一个,是解除契约的最快最方便的操作。

    源和宗想要保住白蛟,就三个字:不可能。

    “那如今,就等着人家找上门,我们乖乖的将白蛟双手奉上?”有人很不甘心的说道。

    “不然能怎么办?总不能真赔上整个宗门,还不如趁机多要点东西,提升宗门的实力,我们此番损失巨大,如果不尽快的弥补,只怕不仅仅是南边的灵脉不保。”

    “可如果不暴露,依照白蛟对叶绮罗的依赖,就算不契约,它也会一直心甘情愿的留在宗门,等它化形,再耗费几年时间,当它真正成长起来,我们宗门……”

    那时,源和宗甚至能一跃成为二流宗门,不用争,资源就会滚滚而来,天赋绝佳弟子也会自动上门,让源和宗成为苍云州的一流宗门乃至顶级势力或许不过是时间问题。

    可是这些美好的前景,全没了!源和宗腾飞的机会,湮灭了!

    越想越恨,一个个的眼神,宛如刀子的往雪香絮身上扎,甚至不自觉地带上了威压,雪香絮就算吃下丹药,伤势也不可能立即就好了,如此,整个人都开始不自觉颤抖起来,若不是她爹及时护着,命丧当场都有可能。

    他们如此不给面子,雪长老也是恼怒,可是,一想到原本是可以拥有那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宝物的,也是肉痛的不行,自然也明白他们的心情。

    同时深觉自己的女儿是不是该多教教?仅仅是告诉她要维护宗门兴许还不够,这次惹下这样的大乱子,焉知日后不会在外面不经意间就招来灭门之祸?

    思及此,都忍了。

    相比较而言,太上长老的反应最为平淡,想告诉他们,别想太多,这麻烦可不是白蛟本身,淡淡扫了一眼,然后直接御灵器而去。

    剩下的人纷纷的跟上。

    叶绮罗花了几分耐心,白蛟差不多就原谅了她,这会儿一人一兽正玩呢。

    主峰半山腰的广场上,临近边缘的位置有一棵巨大的古木,叶绮罗相比之前,套了件衣裳,顺了顺头发,懒洋洋的靠在树干上,眼睛半睁着,明显一副没睡醒的模样,白蛟从山下飞上来,两只前爪子捧着一个腾龙祥云九层镂空球体,递到叶绮罗面前,“昂昂”的叫着,后爪跟尾巴在空中欢快的摆动着。

    叶绮罗伸手勾住镂空球,然后又随手扔了出去,白蛟头一扭,也跟着追了过去……

    她不是在跟白蛟玩儿,是在百无聊奈的逗狗。

    这场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哪怕受了伤,哪怕仍然心有余悸。


 

    大概是叶绮罗跟白蛟之间的氛围太过融洽,让白蛟变得无害起来,压制着胆颤,越靠越近,于是,在离叶绮罗数丈开外,里三层外三层的站满了人。

    无限的震撼神往,原以为只是地品巅峰,结果离化龙仅一步之遥!

    只是激动震撼过了,“现在瞧着,白蛟跟其他的灵兽也差不多,就跟两三岁的孩童一般。”

    有人嘴角抽了抽,这“孩童”发起飙来,也太恐怖了点儿,源和宗,差点就没了。其他的灵兽再疯狂,跟它比起来也不过是小打小闹。

    “这银光闪闪的,真漂亮。”单单是这外表,也依旧让人痴迷。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越看越觉得幻灭,不自觉的揉揉脸,强悍呢?霸气呢?在叶绮罗手底下,分明跟个奶崽子似的!奶崽子还各种撒娇,可思及他们被这个奶崽子整得这么惨,顿时生无可恋。只是看叶绮罗,神情就格外不一样了。

    叶绮罗作为宗门里的唯一凡人,连外门的杂役弟子都不如,却让许多人分外的不平,不仅有太上长老跟宗主护着,还专职喂养源和宗的第一灵兽,也因为这样,最多就是嘴巴上酸酸,没人真敢将她如何,时间久了就选择无视孤立她。

    当然,事实也是一年半载的都未必都见到她一回,感觉是比太上长老还神出鬼没,其他人倒是只当她害怕被欺负,躲起来了。

    整个宗门上下都以为,就算专职喂养白蛟,也不过就那样,每次靠近白蛟怕是都战战兢兢,吓得魂飞魄散,结果她跟白蛟的关系竟然如此的亲密,相处如此惬意,暴怒的白蛟不伤她分毫,轻易就被她给安抚。“感觉叶绮罗懂兽语,她跟白蛟交流似乎毫无障碍,查长老都做不到这一点吧?”

    “如果是这样,她一个凡人留在宗门,倒也情有可原。”

    这会儿倒是没人开口闭口的叫她“废物”了。

    “有人说她是太上长老的私生女,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兴许是以为叶绮罗听不见,有人就忍不住八卦起来。

    “休要胡言乱语!”后方传来训斥声。

    众人下意识的回头,分让开来,纷纷出言,“陆师兄。”

    一俊朗男子,身上倒是整洁,只是头发微乱,之前怕是忙得够呛。“我等修者,修身修心,坚守大道,不是嘴碎论人是非,遑论涉及太上长老。搬弄口舌,不敬尊长,当罚。”

    之前开口的人立马低下头,“陆师兄,我知错了,甘愿受罚。”

    其他人都乖觉的闭上嘴,不敢再说什么。

    陆师兄向叶绮罗那边看去,叶绮罗也若有似无的向这边扫了一眼,两人的目光,有瞬间的交汇。

    白蛟不知第几次将球捡回来,对着叶绮罗“昂昂昂”,不想玩球了。

    叶绮罗将球抱在怀里,“你想带我飞高高?不要,姐姐恐高。”

    多少弟子面上一滞,心里呐喊——你不要,让我来,我不恐高!

    想想,能被白蛟带着飞一圈儿,那感觉,估计真的会觉得站到了人生的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