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嗯太紧了进不去宝贝放松 大胸的少妇2在线观看

2022-08-23 14:34:43情感专区
“跟这些人计较,岂不是太跌份。说再多,也不过是有心没胆,过过嘴瘾,真敢上去,不管这白蛟是野生还是饲养,随便一道罡风,就能让他们变成肉酱。” 黑衣男子啧了一声,倒

    “跟这些人计较,岂不是太跌份。说再多,也不过是有心没胆,过过嘴瘾,真敢上去,不管这白蛟是野生还是饲养,随便一道罡风,就能让他们变成肉酱。”

    黑衣男子啧了一声,倒没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能成长到这般程度的灵兽,资质自是不用说,耗费些功夫培养到让它化形,于我们金阳宗而言,也是很不错的战力。”

    “传信回去了?”

    “三长老不是在离奉王朝做客吗,传信给他了,我们先得了消息,就没其他人什么事儿了。”离奉王朝在苍云州几大势力中,离这里最近,“说起来我们也是有要事在身,不然我都想亲自去会会这头白蛟。”黑衣男子眼中染上了强烈的战意。

“别乱来,纵使灵兽化形前灵智都不高,作战都靠本能,战力会大打折扣,但这鳞甲类的灵兽防御太高,你若是受了伤,后面当如何?”

    “我也就那么一说。”好战归好战,还是分得清轻重急缓的。

    “走吧,继续赶路。”

    这二人离开,悄无声息,除了留在桌上的灵石,了无痕迹。

    白蛟还在兢兢业业的大拆特拆,不管是谁上来,都丝毫不给面子,嘶吼咆哮声不断,若是被气息喷个正着,那浑身便是火烧火燎的痛。

    查长老就跟热锅上的蚂蚁,除了能帮着救救修为低的弟子,也只能干看着。

    一道流光落在查长老身边,“太上长老?!”

    对方却是长相柔和甚至有几分秀丽的年轻男子,这会儿蹙着眉,不过依旧颇为冷静,“快听,白蛟在说什么?”

    “哦?哦哦。”查长老这才反应过来,凝神细听,“绮…罗…绮罗,白蛟在叫绮罗!”

    回头,已经没了太上长老的身影。

    太上长老神识全开,在源和宗上下搜寻叶绮罗的踪迹,身为“凡人”,她身上没有半分灵气,神识之下,存在感还不如一棵最低级的灵草,所以想要找到她,也是不容易,好在叶绮罗平常的活动范围也就那几个,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找到了人。

    源和宗深处,花海中,高床软枕,叶绮罗正蒙着头呼呼大睡,因为震动而摇晃的花枝,就像在为安睡的她起舞,与外面的混乱惨烈形成鲜明的对比。

    太上长老出现在花海外面,一挥手,花儿就分出一条路来,身影一闪,他便出现在叶绮罗床尾的位置,太上长老伸手抚了抚额,这么大的动静,她竟还睡得跟猡猡一样!当真是不知道该说她什么。

    太上长老却没急着叫她,而是抬头看了一眼花海尽头,那矗立在两座小峰之间的偌大光幕,有缓慢的灰色纹路流动,不时的有一道细碎的电光闪现,片刻,又将目光落到叶绮罗身上,目光不由得柔和了不少,哪怕也就只能看到软枕上一簇青丝。

    太上长老拉了拉云蚕被,“绮罗,醒来。”


 

    床上的人伸出手,拽住被子,抬腿一夹,一个翻身,将脸埋了起来,继续呼呼呼。

    太上长老挥手间,被子没了,床没了,叶绮罗直接砸到地上,碎了不少花瓣,“唔,痛痛痛……”叶绮罗低吟一声,有些艰难的撑起身,费劲儿的睁眼,闭上,又睁开,如此反反复复好几次,她那眼皮好似千斤重,有气无力的开口,“扰人好梦是会被雷劈的。”

    太上长老很想问一声,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孽,遇到这么个魔星!

    “轰”一声巨响,太上长老回头看去,白蛟找不到人,越发的愤怒,又一座灵峰惨遭毒手,不能再耽搁下去,抬手一勾,直接将叶绮罗拎了过来,伴着流光消失在原地。

    “白蛟,绮罗在,你莫伤了她。”

    白蛟那尾巴,本又要再扫而出,却突然生生的停在半空,夹带罡风就如遇到了障碍,向两边分开,却原来距离它尾巴不到一丈的地方,叶绮罗随着太上长老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即便是如此,依旧收势不住,白蛟将自己震飞,翻滚了两圈儿。

    就它那身躯的两圈,也带着灭顶威势,只不过将自己震飞什么的,真的是蠢。

    脚下踩着太上长老的灵器,叶绮罗抓了抓蓬乱的头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半睁开眼睛,白蛟庞大的身躯几乎占据了所有视线范围,“唔,这是怎么了?”

    “昂……”白蛟又吼了一声,不过相比之前的愤怒,这会儿似乎有点委屈。

    只不过那声音就算没形成声浪,也依旧不能小觑。

    叶绮罗揉揉耳朵,“小声点小声点,干嘛呢这是,耳朵都聋了。”人也终于清醒了几分。

    于是那庞大的身躯迅速缩小,恢复到最初的大小,在空中摆动,然后到了叶绮罗跟前,低下头来,撒娇似的在她脸侧肩上蹭了蹭,就跟小孩儿似的。

    叶绮罗顺手捏住它的胡须顺了顺,“好好地,你今儿发什么疯呢?”主要是白蛟造成的破坏太严重,她想要当没看见都不可能,随便瞄两眼,那惨状啊,啧……

    然后白蛟开始哼哼唧唧的诉委屈,想它老是被扔在灵湖底下,平时还不准它出来,绮罗还那么过分的,很久才去看它一回,本来嘛,如果是睡觉的话,单独呆着也没什么。

    今儿在灵湖底睡得好好地,突然听到了呼唤——白,上来吃饭了——它兴冲冲的上来,结果发现根本就不是绮罗,有人装绮罗欺骗了它幼小的心灵,将人收拾了也没能消气,而是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生气……它就想要绮罗,就要找绮罗,绮罗,绮罗,绮罗……

    鼻子里喷着气儿,力道没控制好,险些将叶绮罗从灵器上给掀下去。

    “好好好,我人在这儿呢,在这儿呢,别生气别生气了啊。”

    白蛟头一扭,不依……

    趁着叶绮罗哄白蛟这会儿,太上长老找到倒霉宗主,喂了两颗丹药,暂时稳住伤势。

    宗主也顾不得养伤,第一时间就组织人手,救助宗门弟子。

    凡是伤得不重还能站起来的,没一个得闲,马不停蹄,这一次的伤亡实在是惨重,虽然都是修炼之人,当场丧命的只是极少数的倒霉蛋,然而,受伤的人却超过半数,那重伤者,不及时救治,怕是撑不了多久。

    好在这救人,同样也就是丹药的事情,将伤势稳住了,后面再慢慢养。

    一众人依旧惊魂未定,不过,祸患暂时消失了,那遮天蔽日的庞大身躯带来的压迫感不见,就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那白龙是从哪儿来的?似乎是灵兽,不是妖族。”

    灵兽与妖族,最大的不同在于三方面,一是气息,二是灵智,三是化形时间。

    野生的灵兽是天生地养,饲养的灵兽也是单纯的用灵物喂养,说白了就是靠吃吃吃野蛮生长,灵智一直都会很低,如同稚儿,只有等到渡过天品,天劫化形,灵智才会快速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