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上英语课代表 强j乱l小说

2022-08-23 14:15:49情感专区
溪桥不敢隐瞒,低声禀报道:“昨日莲心姑娘来过,说张府要为郡马爷纳了兰芷姑娘,嘉明郡主点头同意了,便来请求夫人劝一劝。” 因为张世仁纳妾的日子就在今日,溪桥便

    溪桥不敢隐瞒,低声禀报道:“昨日莲心姑娘来过,说张府要为郡马爷纳了兰芷姑娘,嘉明郡主点头同意了,便来请求夫人劝一劝。”

    因为张世仁纳妾的日子就在今日,溪桥便是及时把消息送到了青山村,秦笑笑也来不及赶回来相劝,因此她就没有让人送消息。

    景珩很烦张家那些破事,凝眉思索了一番,他叮嘱道:“此事我会与夫人说一声,你不必再向夫人提起。”

    溪桥应了下来,躬身退了下去。

    景珩在廊檐下站了一会儿,才进屋略微洗漱了一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

    秦笑笑也梳洗好了,除了眼睛有点红肿,情绪略显低落外,已经看不出其他异样了。

    景珩扶着秦笑笑往正殿走,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张世仁纳妾一事。

    想到她今日情绪不佳,且这件事木已成舟,根本不是她能够改变的,知道了不过是徒增怒意,便决定等年后再提此事。

    殊不知,这一犹豫,再无人阻止嘉明郡主制造张府惨案。

    按照往年的惯例,除夕这一日,天子将在宫廷设宴,与文武百官共度佳节,今年也不例外。

    昨晚腹中的孩子闹腾的厉害,秦笑笑心里也有事,导致夜里没有睡好。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睛没有消肿不说,眼底还有淡淡的青黑。

    好在鸣蝉手巧,细心的为她妆扮了一番,整个人就变得光彩照人起来,丝毫没有因为身怀六甲而消减半分容颜。

    秦笑笑穿上了云织霞锦裁成的新衣,束腰做的很高,显得她的身形不是很臃肿,看起来多了几分端庄大气。

    宫宴中午开始,如此不会影响晚上文武百官和父母妻儿吃团圆饭。

    用膳的时候,桌子上大半是秦笑笑爱吃的,只是她惦记着家里的大黄,根本没有胃口。最后还是顾及腹中的孩子,勉强吃下了一些,又把护国公主夹给她的几个小笼包硬塞下去。

    今日宫里宴请的人太多,菜肴都是提前做好的,这种天气端到桌子上大多数是凉的,真正能吃到嘴里的不多,况且她还要忌口,能吃的就更少了。

    这顿不吃饱点,一会儿到了宫里她会受不住。

    饭后,三人略坐了会儿,就起身出发了。

    今日的天气很不好,天边是黑压压的积云,感受不到一丝寒风,看样子是要下雪了。

    不知怎么的,秦笑笑的胸口闷的慌,情绪变得格外躁郁。

    景珩看出不对,低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护国公主也看了过来,眼里含着担忧。

    秦笑笑扯了扯领子,气息有些不稳:“没有不舒服,可能是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心里有些烦。”

    景珩心疼的碰了碰她脸,安抚道:“一会儿给外祖母请过安,我陪你到碧水阁休息一下。”

    秦笑笑摸了摸腹中动来动去的孩子,心绪不稳的点了点头。


 

    皇宫很近,这一次三人都是坐的轿辇。抵达宫门时,宫门口已经有不少官员及其家眷等着验明身份,排队进宫了。

    护国公主府享有极高的特权,侍卫们看到轿辇上的标识,立即打开另一个宫门,跪地恭迎护国公主三人下轿入宫,这让还在寒冷中等候的官员家眷们艳羡不已。

    永宁宫的软轿就在宫门内候着,三人上了软轿一路直奔永宁宫。

    此时,高品阶的后妃、太子妃、诸位皇子妃及其她们的儿媳等早早到了永宁宫,正在陪景太后说话。

    听到宫女禀报说护国公主、南溟侯和南溟侯夫人到了,她们俱是起身相迎。

    护国公主的身份太高了,仅次于景太后、元和帝以及皇后(已故),便是四妃到了她面前也要行半礼,更遑论太子妃皇子妃一众小辈。

    当看到穿着云织霞锦,姿容不减的秦笑笑时,众人都愣住了,旋即心里慢慢生出一丝丝嫉妒来。

    自秦笑笑怀孕后,她们就没有再见过她了。原以为怀孕会使她变丑变沧桑,后院更是有美貌如花的妾侍被源源不断的塞进来,她这朵曾惊艳所有人的娇花终将在深宅大院里枯萎凋零。

    没想到她们所想的一切没有发生就罢了,这人还越来越吸人眼球,深得太后娘娘的喜爱,特意为她向圣上要来了云织霞锦。这让出身比她好,地位比她高,却活的不如她的人如何不嫉妒?

    可是嫉妒也无用,太后娘娘有七八个亲孙,二十多个曾孙,亲外孙只有一个,曾外孙还在这女人的肚子里揣着。要不说物以稀为贵呢,多了就不稀罕了。

    秦笑笑无视落在自己身上的各种眼神,与景珩并肩随护国公主一道上前给景太后行礼:“给外祖母(母后)请安!”

    “快,快起来,赐座!”景太后看到他们笑的合不拢嘴,让宫女将绣凳摆在了离她最近的位置,朝着秦笑笑招手:“笑丫头坐到哀家跟前来,让哀家好好看看。”

    秦笑笑有数日不曾进宫,她玩五星连珠都玩的不尽兴,更是想念两个尚未出生的曾外孙。

    “是,外祖母。”原本秦笑笑还要给太子妃等人行礼的,被景太后一唤她只好走过去,被景珩扶着坐在了绣凳上。

    景太后没有理会其他人,眼里就只有秦笑笑了。看着她比上次见时又大了不少的肚子,关切道:“孩子还乖吗?有没有闹你?每日胃口如何?可有五日传一次太医?”

    秦笑笑一一答道:“孩子很乖,胃口也不错,一天能吃五六餐呢。回村前请刘太医看过,一切都好,外祖母不必担心。”

    景太后点点头,握住她的手提醒坐在另一侧的外孙:“笑笑怀孕辛苦,你要多体谅她,别把你那些坏脾气往她身上使。”

    景珩不是第一次被她老人家敲打了,面露无奈道:“有您和母亲撑腰,孙儿哪敢!”

    景太后哈哈大笑,转头问外孙媳妇儿:“这小子说的是真的?平常没有欺负你?”

    秦笑笑看了景珩一眼,抿嘴笑道:“前儿个我给孩子做鞋子,他闹着让我给他做,我琢磨着自己手艺不佳,做出来的鞋子怕是没法儿穿,他就闹起来了。”

    景太后一听,不悦的瞪着外孙:“府里没有绣娘还是怎的,你非要让小丫头给你做鞋子不可?不给做还闹,比三岁的孩子还不如!”

    景珩没想到秦笑笑会把这事儿当众说出来,一时间耳尖跟着红了,却是没有出声辩解。

    看着他这副难得一见的鲜活气儿,景太后心里很高兴,也知道这是小两口闹着玩,自然不会教训他什么,只提醒他注意分寸,莫要太过。

    景珩乖乖应声,目光瞥向秦笑笑时,无奈又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