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内s尿腐文h 啊~嗯去浴室里做h

2022-08-23 14:00:13情感专区
她就去翻看自己那堆物什,找到一袋木炭、一个小风炉、一个中号铁锅,米和肉菜、油盐酱料都现成的,于是马上动手,先淘米泡着,然后用柴刀把一个半旧的竹蓝子拆了,用打火机点燃,再把

    她就去翻看自己那堆物什,找到一袋木炭、一个小风炉、一个中号铁锅,米和肉菜、油盐酱料都现成的,于是马上动手,先淘米泡着,然后用柴刀把一个半旧的竹蓝子拆了,用打火机点燃,再把木炭架在上面,很快就升起旺旺一火炉。

    清洗铁锅,加水烧开,倒入泡软的大米,先焖了一锅锅巴饭,用个陶盆盛起盖好;再煮个自创的“一锅捞”,就是番茄汁做汤底,加入野猪肉、腊鸡块、小蘑菇、豆腐皮,盖上锅盖。

    由着一锅肉在火炉上炖煮,孟桃拿着镜子梳子,跑到一个台阶边,仔仔细细给自己扎小辫盘发髻。

    头发弄好,看看肉炖煮得差不多了,去水渠边洗一棵大白菜和两根嫩黄瓜,白菜直接掐段放进锅里一起煮几分钟,也用个陶盆盛起,再配一碗泡菜一碗辣椒酱,把火炉门关好,铁锅盛水压在上面,然后抓着两根嫩黄瓜出了空间,自己咬一根,递一根给沈誉。

    沈誉先抱了抱媳妇儿,去这么久,又把他给担心的。

    闻见黄瓜清香味儿,顿时肚子咕咕乱叫,接过来咔嚓咔嚓几口啃完,他是肉食动物,以前对瓜果蔬菜不感兴趣,媳妇儿给的可不同,他爱吃,多多益善。

    这会只有一根黄瓜,太少了。

    “桃桃,再来些肉吧?我现在能吃下一头牛。”

    “没有牛,我就随便煮了一锅饭菜,要不要吃?”

    “要!宝贝儿你太好了!”

    沈誉搂着孟桃一顿猛亲,他真是太幸福了!媳妇儿不用问就知道他饿坏了,在里面忙着给他煮饭呢。

        凌晨五点钟左右,天色未放亮,大地尚沉浸在一片暗色中,其间灰白公路若隐若现,此时要是有人仔细看,便能看到灰白公路上有个四方暗影在移动,那暗影经过黄岩镇时未作片刻停留,不疾不缓以正常速度驶离。

    今天的黄岩镇也奇怪,如果放在平日,别说是一辆汽车经过,就是走过一个人、一只小动物,都会引起各家各户恶狗狂吠的,从而引起镇上某些人注意,要察看个究竟,可此时非但没有狗叫,连鸡都不打鸣,整个镇子静悄悄。

    这种情况保持到东方发亮,朝霞染红坡上林梢,才有了改变:

    黄岩镇从街头到巷尾,突然就热闹起来了,是乱成一团的那种热闹,很快,从镇子里跑出来许多人,以镇子为中心点,四面八方撒开去搜索寻找,山谷、河流、坡岭都不放过。

    那些人拿着长棍、菜刀,有几个面相凶悍狠厉的,像头目之类,狂怒地喊打喊杀,声称定要找到那什么人,将之千刀万剐!

    而他们被风吹开的外衣下,赫然显露插在腰间的木仓!

    吵吵闹闹宣扬出去的信息,大致是他们丢失东西了,而且不是一般的东西,是极其宝贵的祖传物品,价值不可估量!


 

    这架势弄太大,整个镇子被搅乱成一锅粥,从来没有过的震动,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其实是丢失了从对面偷偷运送过来的翡翠玉毛料。

    众人议论纷纷,细想想又都无比震惊,甚至感到恐惧:所谓原石、毛料,可都是石头来的啊,死沉死沉的,即便是偷运时候,千方百计躲避着边防巡逻队,那也是要动用到汽车、拖拉机、马队或成群成群的人力才行。

    搞出的动静小不了,本地人都能看得见,只是慑于某些黑帮恶势力,而且如果私下参与搬运,或是帮着通风报信什么的,还能得到一些甜头,利益驱使,就都假装睁眼瞎罢了。

    可凭借车队马队才能运来的那么多笨重石头,又是关在高墙大院内、有层层看守,怎么仅仅一夜之间……不,按照那些守夜人所说,就在他们被莫名打晕,睡一觉醒过来的当儿,堆叠成山的石头就全部消失不见!

    且不止一个院子,镇上住户百分之五十干这个,其中具有规模、能够大批量储存原石的人家,都投靠黑势力,也就是这些人的原石消失得很彻底,一块不剩!

    这真是人干的吗?什么人能有这样的能耐?莫不是神灵之手吧?!

    顿时间,黄岩镇被笼上一层神秘色彩,好长一段时间都是人心惶惶,那些专干走私犯罪的顽命之徒,也暂时收敛沉寂下来,这是后话。

    此刻,通往某个名胜风景区的公路上,一辆吉普车快速行驶着,开车的年轻男子穿件淡蓝色衬衫配黑色长裤,相貌俊美气质清冷,浑身透出一股居上者的威慑之势。

    这男子便是沈誉。

    他一边开车,一边用神识探测周边环境,遇车辆对过或别的车跟随在后,车上人好奇注视吉普车,他便下意识散发威压,普通人会感到难受,自然而然收回目光不再细看。

    不想让人注意,是因为有秘密要遮掩,车里现在就只他一个,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冒出一个水灵灵漂亮姑娘,万一被眼尖的人看个真切,岂不糟糕?

    所以要小心为上。

    正想着呢,后座传来响动,叮叮当当碗筷声,和少女清脆的笑声:“相公,要吃绿豆粥吗?有甜的和不甜的,还有薄饼卷肉丝、火腿……”

    就像被春风拂过,沈誉冷漠的脸瞬间解冻,绽开笑容,朝后视镜看了看媳妇儿:“我说怎么这么久呢,又去弄吃的,看出什么效果了?”

    “没有效果,我就纳闷了,收进去上千吨原石,云海吞了居然无动于衷,是不是假原石啊?里面根本没有玉的?”

    “原石毛料嘛,肯定不是百分百有料的,具体含玉量多少,找个地方把碎石放出来不就知道了?”

    “对哦,含玉的石头会碎成渣,不含玉的直接整块就出来了。那找个僻静地方,顺便吃早饭。”

    “好。”

    沈誉说道:“整个黄岩镇的原石不止这一千吨,只收了那些个黑势力团伙的,他们狡诈凶狠,以原石生意为幌子,还做着其它罪恶勾当,偏偏很会隐藏,抓不到证据拿他们没办法,十分可恨,咱们直接给他来个黑吃黑,找都没地方找去。”

    孟桃想到沈誉带着她连着几个院子搜刮原石,一堆堆的原石眨眼消失已经不稀奇了,倒是像电影里那样,双双飞檐走壁的感觉,确实好爽。

    他们在其中两个院子里分别发现了七八箱违禁之物,这些都是毒害人们健康的东西,贩卖就是犯罪,不用沈誉提醒,孟桃也要带走:与其留给坏人做恶,不如自己先藏起来。

    跟违禁品放一

处的,还有大量金条、珠宝以及几十万现金,当时无暇多想,她直接将之连同原石一起投进了云海里。

    金条、珠宝或现金倒可以不管,就是有些担心那些违禁之物,孟桃不由得皱眉道:

    “沈誉,云海不会连那个也吸收吧?要是还上瘾了,就完蛋了!”

    沈誉忍不住好笑,安慰她:“放心不会的,我媳妇儿这么好的姑娘,掌管的空间怎么可能是嗑药上瘾的邪恶东西?”

    “那这些箱子怎么办?”

    “等回去了我会处理,很简单,直接扔进高炉焚烧毁掉。那些金条、珠宝和现金先收着,都是不义之财,将来合适的时机,捐出去用于公益事业。”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