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角色扮演调教playH 女神娇妻绿帽沉沦

2022-08-23 13:58:31情感专区
“一切正常,我很好。” “那就好,三十分钟后休息。” “好的。” 沈誉咬着牙,他其实难受极了,被海涛怒潮扑面抽打、几欲窒息的感觉

    “一切正常,我很好。”

    “那就好,三十分钟后休息。”

    “好的。”

    沈誉咬着牙,他其实难受极了,被海涛怒潮扑面抽打、几欲窒息的感觉,但他要坚持,他觉得他能坚持,至少半个小时是可以的。

    两人静默着,孟桃抬眼看到沈誉手腕上的手表,到了他规定的半个小时,即用意识尽力扼制住空间,断了灵气吸取,刚放开手,沈誉就虚脱地滑坐到地上。

 孟桃吓了一跳,赶紧要扶他起来,想想又转身去对面拿来水壶,先给他灌下两口,这开水是兑了松针露的,能让他尽快恢复。

    还亏得在进入一号矿道前,孟桃拿出一壶水给沈誉喝,沈誉喝过顺手就挂他自己身上,孟桃往空间里吸取灵气之后,空间就自动关闭,人进不去,东西也拿不出来,现在他俩就只有这壶水了。

    看到沈誉面色苍白,孟桃抓着他的手,心疼道:“很难受是吧?辛苦了!下次我一个人来……”

    沈誉回握她一下:“刚开始很难受,顶住以后,发现还是有点好处的……但这股灵气太过浓郁厚重,你一个人不行,等我休息好,十分钟。”

    孟桃忙又喂他喝了两口水:“不着急的,半个钟头也可以。”

    “十分钟够了,你也喝点水。”

    “好。你真的没问题吗?”

    “没有问题!这是灵气对吧?我发现,我可以调动一部分灵气,在周身打个转,然后再出去。”

    “真的?这不是,像人家说的引气入体?厉害!你无师自通会修炼了,可以去五台山当道士了!”

    沈誉被气笑,撸一把媳妇儿散乱的几根小辫子:“我去当道士,你怎么办?”

    “我跟着你去啊,道士可以娶媳妇的。”

    “这个你都了解?谁告诉你的?”

    孟桃吸了口气,总不能跟他讨论金庸大侠吧?好像现在武侠热还没传到内地。

    “听人说的。”

    “……”

    说了几句闲话,十分钟就到了。

    沈誉拉着孟桃起身,严重认真各自调整好状态,准备再为空间吸取灵气,这次沈誉告诉孟桃,可以坚持到四十分钟停止。

    就这样,从三十分钟到四十分钟,然后是五十分钟,一个钟头……两人直到夜晚九点钟,才从三号矿道出来,相互搀扶着,看上去很疲劳,不过精神倒还不错。

    那壶水已经喝光,手电筒也光线暗淡,幸好吉普车上还有一壶水,孟桃中午准备野餐时,从空间拎出来的小竹篮也还放在后座,里面剩着两根黄瓜以及五六个红红的小番茄。

    正好当晚餐,虽然不能饱,足够补充能量。

    门岗还是那个“面熟”的,因为沈誉和孟桃迟迟没出来,他自愿顶替换班的人,继续守在门口,心里还有点不安,正想着要不要跟上面汇报,安排人进矿区搜寻一下,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后果他可承担不起。

    正焦急地伸长脖子张望,忽然看见吉普车驶来,走近看清车上的人,这才长长松出一口气,赶紧把铁门打开。

    孟桃很想感谢一下这个年轻人,但空间关闭了,她拿不出来任何东西,而且她还告诉沈誉说样样都准备好了,不用再买什么放车上,沈誉还挺相信她,结果现在,都不多一口吃的,双双饿肚子。

    所以,有了空间就全部依赖空间,也不是好事。

    孟桃对沈誉说道:“你去跟他要个地址,以后给他寄份谢礼吧。”


 

    沈誉却没有停车,只是对年轻人挥了挥手,直接开走了。

    走出百多米才跟孟桃说:“会有谢礼的,很快他就能收到,保证让他高兴又满意。”

    “那好啊。”孟桃猜着可能是通过大表姐给予工作调动什么的,也就不多问了。

    吉普车从水泥路驶上砂石公路,没有走回头路,而是顺着边境线,趁夜色往前方疾驰而去。

    之前沈誉跟孟桃说过的,百里外一个叫黄岩的小镇,是境内外走私、不法分子集散地,那里不仅有大量原石,从境外偷运进来,还有借原石生意为幌子,做着其它犯罪行为,不法分子们为了钱杀人越货毫无底线,沈誉和孟桃既然来到这地方,就打算趁着孟桃的空间,把那些原石收它一波。

    夜色深沉,沈誉专心开着车子,时不时抬眼看看后视镜,他已经放缓了速度,希望孟桃在后座能休息好。

    孟桃想陪着他的,沈誉不让,他看着媳妇儿早上打扮漂漂亮亮的出门,辛辛苦苦累一天,到晚上直接变成流浪儿似的,脸色也没那么好了,十分心疼,非要叫她睡一觉。

    孟桃也有点担心空间,她觉得空间关闭,是因为要消化那些玉石灵气,自己作为空间主人,如果太过疲劳可能也会有影响,所以她没有太坚持,就顺从听话地去睡了。

    比马车快不了多少的速度,走了三个多小时,凌晨一点,沈誉把车子停在了路边,并熄火关灯。

    孟桃大概是习惯了车身颠簸,车一停,她立刻就醒了,睁眼看黑糊糊一片,赶忙爬起来,沈誉听到动静也回头,轻声道:“醒了?我在这!”“到了吗?”孟桃也轻声问。

    沈誉:“对。我们停在坡道上,下了坡走不远就是黄岩镇。”

    孟桃感应了一下空间,翻手拿出苹果塞给沈誉,沈誉惊喜:“空间开门了?”

    孟桃:“……”你当是商店呢,还开门营业的。

    说道:“反正现在深夜,黑咕隆咚没人经过,我带你进去看看?”

    “我也可以进去?”

    “可以。”

    沈誉心里是极想的,但转念又摇了摇头:“还是小心为好,万一突然有人经过呢?这里毕竟不像我们内地,你去,我守着。”

    孟桃觉得他说得对,就取出一壶水和一碟熟肉片,一碟泡菜,让他慢慢吃着,自己闪身进了空间。

    虽然没开灯,沈誉暗夜中的视力却是非常好的,眼睁睁看着媳妇儿原地消失,很是吃惊了一下。

    而孟桃进到空间里,看到了里面的变化,她不止吃惊,可说是大大的震惊了!

    翻腾涌动、深不见底的云海,依然在,但它们就像水平线突然下降,整体降下去……大约十层楼的高度!

    于是石台成了真正的空中危楼,四周空荡荡,手可摘星辰,好像风一吹真的要飞走了。

    孟桃觉得恐高症可能要复发,她现在不确定自己还敢不敢坐到边沿去摘收瓜果蔬菜!

    而往下十层楼之地,被云海簇拥的,是一个恍若太虚仙境般的峰顶平台。

    那平台很宽阔,目测得十几亩,建有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的高大殿宇,也有精致玲珑的亭台楼阁,奇树异草,九曲连桥,清池里荷花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