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多个男人强奷到爽 粗大征服岳女双飞

2022-08-22 14:23:48情感专区
说着,突然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大孙子的手是怎么没的,皱眉看向张氏,示意她说一说具体情况。 张氏无奈叹道:“遭了小人伏击。” “这些年,我实力大减,也无

    说着,突然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大孙子的手是怎么没的,皱眉看向张氏,示意她说一说具体情况。

    张氏无奈叹道:“遭了小人伏击。”

    “这些年,我实力大减,也无暇顾及,不过此事依依已经在查了,会有结果的。”

    “还不知是谁下手?!”林政急切追问。

    林美依点头,虽然她已经知道是谁,但还是淡淡说:“在查。”

 林政并未注意到,她说这话时的漫不经心,他看了眼林大郎高大壮实却带上残缺的身躯,神色渐冷,怒道:

    “岂有此理,竟敢害我孙儿,我要他好看!”

    他对林美依说:“此事你不用管了,我这就派人去查,若叫我查出此人,必将其碎尸万段!”

    林政语气森冷,气场全开,只听得林大郎鸡皮疙瘩全冒了出来,眼眶微红,激动难以自抑。

    感受着林政身上传来的强大气息,以及他目中对自己的关心,林大郎忽然有种自己现在是有靠山的人的安心。

    林有才亦然,心情十分激动。

    原来这就是有爹护着的感觉吗?

    真好。

    就连二丫和狗蛋,也都是满眼崇拜的看着林政,身板挺得直直的,觉得有这样强大的爷爷很骄傲。

    张氏欣慰的看着这“父慈子孝”的画面,只觉得压在肩上四十年的担子忽然松懈下来,由内到外,前所未有的轻松舒适。

    林政也感觉到了自己被需要,暗暗发誓,一定会竭尽所能为妻儿补偿中间确实的那四十年!

    所有人似乎都沉浸在这种感动的氛围中,没有人注意到,林美依眼中那一闪而逝的嘲讽。

    她很期待这老爷子发现凶手,并依言将凶手碎尸万段的场面。

    只是,这场面恐怕很难看到。

    ......

    六驾马车缓缓驶入街巷,一股淡淡的花香飘了过来,钻入车内。

    二丫轻轻动了动小鼻子,嗅了嗅,惊讶的睁大了眼,“是那晚闻到的琼花的香味儿!”

    小姑娘喊完,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什么,立马将车帘掀开往外看去,一座被一簇簇粉白色琼花包围的院子映入眼帘,如梦似幻。

    与此同时,行走的马车停了下来,停在这座种满琼花的院子前。

    原木色的两扇大门,清新低调,门前立着两盏白鹤石灯,白玉般清透的石阶从门那一直延伸至马车前。

    “这、这......”二丫开口,想说什么,却又因为心急怎样也说不出来。

    仆从打开车门,恭敬请道:“家主、夫人、到家了。”


 

    坐在马车正中的林政点点头,笑着对眼前这些家人说:“到家了,咱们下车吧。”

    “恩恩!”众人点头,听着“到家了”这三个字,只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林政扶着张氏下了车,二丫还在那张着小嘴惊讶着,刘氏轻轻拽了拽自家的傻姑娘,示意她该下车了。

    小姑娘惊讶的说:“娘,我见过这个院子。”

    “什么?”刘氏微愣。

    “哪个啊,就是哪个啊......”二丫激动的指着窗外那些琼花花瓣,急得直看林美依,“大姐、大姐你快告诉娘!”

    林美依无奈失笑,将妹妹激动的手拿下来,对迷茫的母亲说:“还记得王菀办时装秀那天晚上吗?大路堵了,咱们走的就是这条巷子,琼花惊鸿一现。”

    刘氏听见这话,迷茫的神色瞬间变得清明,“原来是这个院子啊!这他娘的是啥缘分?”

    听见马车里的嘀嘀咕咕,久等没等到母女三人下车的林有才敲了敲门框,“怎么啦?你们娘三干什么呢还不下来?”

    “来了来了!”刘氏忙拉起两个女儿下车,见到林有才便说:“先前我们见过这院子的,不过一晃眼,就又看不到了,十分神奇,这是怎么回事啊?”

    在前方的林政和张氏听见这话,回头望了过来。

    见到刘氏和二丫那惊奇的样子,林政诧异问道:“这院子设了隐匿阵法,你们见过?”

    二丫点头:“是呀,见过一次,后来就没见过了,这是为什么呀?爷爷,什么是阵法?”

    少女疑惑的皱着眉头,容貌虽不如她姐姐出色,一双大大的眼睛却十分灵动。

    偏偏这样的少女,不爱红装爱劲装,穿着一身淡紫色的窄袖上衣和阔腿下裤,背上背着一把剑,佯装出认真严肃,颇有种小孩学大人的滑稽。

    也不知是因为血缘还是什么,林政总觉得这个小孙女很合他心,便耐心解释道:

    “你看到的那些琼花,都是用来布阵用的,为的是将宅院隐藏起来,毕竟咱们不是凡人,有些东西,是不能叫外人瞧见的。”

    “那为什么我能看到?”二丫追问。

    林政无奈失笑,“阵法千变万化,爷爷也不知道,不过等爷爷去查一查,找到了答案再告诉你好不好?”

    二丫乖巧点头,“嗯嗯,那爷爷你可别忘记了。”

    林政颔首:“不会,走吧,咱们进门。”

    转身前,目光从林美依和狗蛋姐弟俩身上扫过,一个异常平静,一个格外跳脱,怎么看他都觉得没有二丫那么顺眼。

    果然,人老了,就喜欢乖宝宝。

    不过要是一家子全是乖宝宝,那又不行,总得有一两个能挑起大梁的才好。

    如今天昊这一家子,男女、动静都有,想想都让人觉得满足。

    林政目光越发的柔和,不过看到林有才时,还是难免露出可惜的神色。

    天昊倒是个修行的好苗子,可惜,跟随他母亲穷苦多年,又没有足够的修炼资源,如今年纪大了,就算是他能为他提供最好的资源,怕也难有进益。

    锐利的黑眸不经意又落到林美依身上,哪怕还有点不喜这个丫头的脾气,林政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是个好苗子,又得到了家族传承,若将他手中资源全部用上,兴许林家还能再出一个金丹真人也说不定。

    当然,前提是这丫头能有二丫这乖巧听话才行,不然培育出一个逆子,那林家就真的完蛋了!

    林政一边暗暗做着打算,一边同张氏等人介绍院中各处居所。

    这是一间三进的大宅院,比大将军府宽阔多了,不但有宅院,还将一座小山圈了进来。

    正是春日万物复苏之时,入目全是青绿之色,清新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

    山脚下一汪冒着白雾的灵泉池掩映在琼花之中,面积不大,面前能容下一人泡在池水中。

    但仅仅是这一汪灵泉,便使整个琼花院的灵气浓度提升了一个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