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白色液体从英语老师的白丝流了下来 唔 好紧 放松 h

2022-08-22 14:21:35情感专区
刘氏一边将人摁下吃饭,一边轻声说:“你就想想娘带着你吃过的苦,就不觉得在咱们家大门口打个地铺有什么了,这比起咱娘吃过的苦,又算得了什么?” “可这里头万

  刘氏一边将人摁下吃饭,一边轻声说:“你就想想娘带着你吃过的苦,就不觉得在咱们家大门口打个地铺有什么了,这比起咱娘吃过的苦,又算得了什么?”

    “可这里头万一有什么误会呢?”林有才下意识想替门口那人解释。

    刘氏轻轻“切”了一声,“有没有误会娘自己清楚,若他们还能在门口继续等着,娘总会让他们进来的。”

    “好吧。”林有才点点头,看着饭桌上的孩子们,“都别干看着,快吃吧,早吃完早睡觉。”

    免得想太多睡不着。

    吃了晚饭,林有才就走了,王若丸在照顾林大郎,大厅里便只剩下林美依姐弟三人。

    刚刚有长辈在,狗蛋不敢说话,现在见人都走了,立马凑到林美依身旁来,压低声音问:

    “大姐,这是不是真的啊?咱爷没死?还是地位显赫的老国师?”

    林美依放下筷子,抬眼扫了狗蛋一眼,“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样?”

    狗蛋:“呃这......我就是问问嘛,我又没想干嘛。”

    说着,又忍不住小声嘀咕:“怎么你们女人一提到这事就这么反感啊?奶奶是、娘是、连大姐你也是。”

    “怎么,你有意见?”林美依冷眼扫来,狗蛋立马闭了嘴,诺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敢再嘀咕。

    一直沉默的二丫抬起头来看了看姐姐和弟弟,淡淡道:“我去练武了。”

    说完人就走,家里这些事对她似乎造不出任何影响。

    狗蛋“啧”了一声,起身老老实实跟着二丫去后院习武了。

    一夜平静度过,太阳升起时,紧闭的将军府大门缓缓打开,盘膝守在林政躺椅旁的李淳风刷的睁开眼,就见一黑漆漆的人出现在眼前。

    小黑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位国师,我家老夫人请二位进去。”

    “什么?”惊喜来得太突然,李淳风微愣。

    林政从躺椅上坐了起来,速度极快,大手一挥,躺椅消失不见,凌乱的衣裳也不顾,抬步便进了身前这扇敞开的大门。

    “师叔!”李淳风眉头一挑,急忙动身跟了进来。

    林政速度极快,像是一阵风,一晃眼,人就来到大厅之外。

    晨光投下,为昏沉的大厅带来光明,他就这般衣裳凌乱,满目焦急的闯进来,岁月不曾再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迹,恍惚间,张氏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段风华正茂的时光里。

    苍老的手紧紧抓着拐杖,她颤抖着站起来,想要走过去,双腿却不听话,怔在原地。

    “碧华。”

    一声低唤,将张氏从回忆里抽了出来,她看着他年轻的容颜,深凹下去的眼眶微红。


 

    哪怕早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心里还是一揪一揪的疼,为岁月,为苦难,为重逢的喜悦。

    “政哥......”

    沙哑粗老的声音,像是一把钝刀,一下一下割在林政心上。

    他看着眼前这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心中那种想要冲过去拥抱的冲动,渐渐被沉重的现实打散。

    大门没开之前,他想象过重逢的场景,但不管是哪一种,都和眼前这一幕完全不同。

    黑眸中浮现出惊愕,但很快,就被浓得化不开的歉疚填满。

    林美依等人站在张氏身后,静静看着这对“老少”夫妻相认重逢,原本火热的激情,在目睹二人眼中那不对称的情感时,消散不少。

    林有才满心的期待,在见到林政那张比自己还显得年轻的面庞时,变得忐忑。

    因为他不知道,在母亲面容逐渐变得苍老的这些日子里,眼前这个男人正在做什么。

    当然,三日之前,他都坚信这个男人在苦苦寻找他们,可现在,他不敢确定了。

    “碧华!”林政来到张氏面前,激动说道:“我终于找到你们了!”

    他眼里有欢喜,但也有许多别的东西。

    张氏眼中的泪还是没能忍住,同时,她也十分忐忑,好像自从见到林政这个男人起,她就不再是林家稳重睿智的老太太。

    这一刻,她只是一个与失散多年的丈夫欢喜重逢的普通女人。

    “别哭。”林政抬手,拭去张氏眼角的泪,自己的眼眶也红了。

    他看着她被岁月腐蚀的身躯,那么矮小,那么佝偻,心中蓦然一痛,终是压不住翻涌的情绪,伸手将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女人紧紧抱进怀里。

    夫妻二人埋头痛哭,周边的人看着也觉得眼角发酸,但都不敢上前。

    林政容貌出众,气质超群,他站在那,与他们这一家子都格格不入,就像是高高在上的贵公子和满腿泥的农夫一样。

    眼看着情绪发泄完毕的张氏牵着林政朝自己走来,林有才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若不是林美依正好站在他身后,将去路堵住,林美依觉得,自家这怂老爹能扭头就跑。

    “有才,你过来。”张氏笑着冲儿子招了招手。

    林美依推了老爹一把,林有才打了个踉跄,略显无措的垂手站到林政面前。

    林政惊讶的将眼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年纪还大的年轻人上上下下扫了一遍,男人五官和他相似度极高,明眼人一看都能知道他们二人一定有血缘关系。

    林政转头惊喜的问张氏:“这是咱们儿子,天昊?”

    天昊?

    林有才惊讶的看着母亲,他原来叫天昊?

    张氏点头,看向林有才,说:“为躲避仇杀,我重新给他取了名字,叫有才,有才华的意思。”

    林政拍了拍林有才的肩膀,“有才低调又有寓意,不错。”

    “但是......”话锋一转,他笑道:“如今已经没有什么仇家,名字就换回来吧,天昊比较好听。”

    林有才面露尴尬之色,但他眼里的期盼和激动,还是暴露了他此刻剧烈的情绪波动。

    张氏没有直接应和林政,她温柔的询问林有才的意见,“你自己觉得呢?”

    林有才挠了挠头,憨厚应道:“还是叫有才吧,这样我习惯一点。”

    张氏嗯了一声,她觉得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

    林政略有些不满,但也没说什么,笑着点了点头,“也行,慢慢来,不急。”

    他慈爱的目光一直落在林有才身上,林有才愣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什么,忙看向母亲。

张氏微微一笑,将林政带到主位上,两人坐下后,小丫鬟端来了一盘茶水。

    林有才瞬间明白过来母亲的意思,回头看了看妻子和儿女,示意他们一起上来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