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全息游戏中体验h 高H让人湿的爽文公车

2022-08-22 14:21:06情感专区
四名重伤修士离开了,宁安远也走了。 林美依没有将他们拦下来,她只是站在院中,幽冷的看着李淳风那高大挺拔,却有几分虚浮的背影。 她对他将她的身世说出来这件事,很不满意。

四名重伤修士离开了,宁安远也走了。

    林美依没有将他们拦下来,她只是站在院中,幽冷的看着李淳风那高大挺拔,却有几分虚浮的背影。

    她对他将她的身世说出来这件事,很不满意。

    走廊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动声,林美依虽然不愿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眼前这短暂的平和,即将被打破。

    张氏拄着拐杖,在林有才的搀扶下走了出来,老人睿智的双眸沉沉望着李淳风,没有说话。

    李淳风张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上前给老人家行了一个晚辈礼,转身离去。

    “娘?”林有才看着母亲,满眼都是困惑。

    李淳风和宁安远二人说话声音并不小,他们说的话,他在后面都听到了。

    林有才小心问:“他们说的老国师,是谁?”

    张氏目送李淳风远去,久久这才回过头来,对林有才说:“你不是已经听到了吗,我先回屋了,你有什么想问的,晚些再过来吧。”

    留下这句话,张氏拒绝了儿子孙女的搀扶,独自离去。

    老人低垂着头,拄着拐杖走得很慢很慢,没有人知道此刻她内心的种种纠结。

    院子里,只剩下林有才和林美依大眼瞪小眼,片刻后,见女儿一点要透露消息的意思都没有,林有才叹息一声,也走了。

    二丫和狗蛋,还有刘氏,从走廊柱子后走了出来,远远看了林美依一眼,抬步去追林有才,她们也要去听听老太太怎么解释。

    饶是神经大条的刘氏,也能够感觉到今日家中气氛十分古怪,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压抑。

    她都不敢乱说话了。

    这一晚,大将军府宅院的烛火一直燃到凌晨才熄灭。

    就在林家人以为日子就此平稳下来时,中午,一辆极尽奢华的紫色六乘马车出现在大将军府门前。

    六马拉车,这是皇上出巡才有的礼遇,可从马车上下来的人,却是一位白发道袍的年轻人。

    有人认出,这是国师大人李淳风。

    国师来大将军府做什么?何时大将军与国师牵扯上了?

    就在众人疑惑之时,人们眼中高高在上的国师大人,忽然面朝马车,弯腰恭敬请道:

    “师叔,到了,您下车吧。”

    说罢,将手伸到马车门前,将一名身着玉色锦袍的中年男子请了下来。

    “这是谁呀?瞧着年纪也不大,国师竟叫他师叔,难道也是一位异术师?”

    “能让国师大人如此尊敬的人,并且还乘六马,难道是老国师?”

    “不会吧?真的假的?老国师不是已经年过一百,眼前这明明是个中年人,怎么可能!”

    有人不信,也有人相信,毕竟这六架的马车,整个大周,除了陛下能用,就只剩下传说中那位已经退隐的老国师了。

    人们惊奇的议论声传入耳中,林政回头看了这些人一眼,那目光淡淡的,带着上位者的威严,只一眼,喧闹的人声便安静下来。

    此刻,已经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

    人们吃惊之余,连忙退后半跪行礼,口称:“参见老国师。”

    林政无悲无喜,收回目光,转身,在李淳风的带领下,敲响了大将军府紧闭的大门。

    二人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这才有一名皮肤黝黑的黑奴前来开门,还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模样。

    林政眉头微微皱起,对将军府这个散漫的门房有些不满。

    但他没说什么,眼神示意李淳风上前说明来意。


 

    但让二人都没想到的是,李淳风刚说出老国师三个字,这黑奴脸色大变,“嘭”的一声就将门给关上了。

    要不是李淳风闪得快,他得碰到一鼻子灰。

    这般情况,完全出乎预料。

    李淳风皱眉:“这门房好大的胆子!”

    说着,又在心中暗暗补充: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林美依真是好得很!

    李淳风很确定,这种幼稚的手笔,绝对是林美依的意思。

    “师叔,这?”李淳风为难的看向林政,请求指示,是继续等,还是让他一脚把门踢开。

    林政深深看了眼这紧闭的大门,无奈叹息一声,朝马车走去,“等吧,等她消气。”

    等她消气?等谁?

    反正不可能是等林美依。

    李淳风一怔,不敢置信的回头看了眼这扇紧闭的房门,神识透过门“看到”门后的下人正在偷偷注视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不禁有点困惑。

    这难道不是林美依的意思?

    既然不是她的意思,那就是老太太的意思咯?

    看来女人这种生物,不管是老是少,脾气大多都是一样的,并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改变。

    李淳风也叹了一口气,同林政一起回到马车上,等林家大门重新敞开。

    “三天了,他走了吗?”

    大厅内,张氏一边慢条斯理的擦掉嘴角的油渍,一边问。

    小黑香喷喷啃着主子给的大鸡腿,听见老太太的询问,赶忙将嘴里的鸡肉咽下去,起身摇头答道:

    “没有,没回去,不但没回去还在咱们家大门口打起了地铺,国师大人在旁伺候着,瞧着倒是憔悴了不少。”

    此话一出,林家众人全都粥起眉头,看向张氏。

    林有才眼中的不忍尤盛,他自小就没见过父亲长什么样,但这不代表他对父亲不想念,谁不想父母双全?

    他小时候还总嚷着要找爹,后来年纪大了,懂事了,也知道人死不能复活,便将心中对父亲的渴望压在心底,再没提起。

    可如今这个“死人”复活,母亲却将人关在门外不许进来,这一时半会倒也还好,可现在都三天了,再不放人进来,万一人走了怎么办?

    那他是不是倒死都不知道他爹长什么样了?

    儿子目中的焦急,张氏看的一清二楚,但她只点点头让小黑继续吃,就起身回房了。

    林有才急得站了起来,“娘!”

    张氏头也没回。

    刘氏起身将丈夫拉住,“吃饭吧,你也别逼娘啊。”

    林有才诧异的看了妻子一眼,他倒是没想到一向不太对付的婆媳俩居然统一战线,能互相理解了

  刘氏一边将人摁下吃饭,一边轻声说:“你就想想娘带着你吃过的苦,就不觉得在咱们家大门口打个地铺有什么了,这比起咱娘吃过的苦,又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