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攻尿在受里高H文 将军又深又粗h粗暴

2022-08-22 14:20:34情感专区
各种光芒汇聚在红伞之上,绚烂而又充满危机的光芒像是遇到一张看不见的空气墙,将七层力量全部弹了出来。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招数被反弹回来,四人大惊,喊了一声“这是

    各种光芒汇聚在红伞之上,绚烂而又充满危机的光芒像是遇到一张看不见的空气墙,将七层力量全部弹了出来。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招数被反弹回来,四人大惊,喊了一声“这是什么妖术!”慌忙动身逃窜。

    却不想,他们还是慢了一步,被自己用出去的法术打了个措手不及!

    “噗!”

    四人中最年长者一口老血喷出,跪倒在地。他主操阵盘,伤害最高,反伤也是最大的。

    金色阵盘从空中落到此人手中,只余下一丝微弱的光,勉强罩在它主人身上,摇摇欲坠。

    “吴老,您没事吧?”宁安远急忙上前询问。

    吐血的吴老摇摇头,并不想说话。

    余下三人也不敢开口,眉头死死拧着,生怕一个忍不住,把喉间那股血喷出来。

 再去看林美依,她除了脸色白些,伞废掉之外,看起来还能捏死他们四个。

    吴老等四人满目惊骇,根本不敢相信这只是个练气期小修士。

    他们现在一点都不怀疑,他们被宁安远给骗了。

    面对四人那不信任的怀疑目光,宁安远也很冤枉,他要是知道林美依强得如此变态,他今日还会做这事?

    要怪,就怪那个大宛国师,竟把他当枪使了!

    不过现在不是怪谁的时候,当务之急,是除掉林美依这个变态。

    “诸位,今日之事的确有些误会,可眼下咱们要想活着离开,就只能杀了这个女人,否则,大家谁也逃不掉!”宁安远厉声喝道。

    他要激起几人的斗志。

    显然,四人也知道这一点,心中虽然很不满宁安远坑自己等人的行为,但也只好暂时将不满情绪压下去,重新振作起来。

    林美依坐在屋檐边上,淡定的看着他们交流,一点都不着急冲上去将这几人干掉。

    毕竟刚刚那一波伤害虽然已经化解百分之七十,但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她全部接下,体内灵气也有些紊乱。

    一以敌四,她的胜算最多五成,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同这几人耗。

    耗到灵气用尽之后,她只要恢复得比这四人快,那她就赢了。

    这种对敌办法,是林美依越级挑战、以少胜多时必备的手段,她早就熟悉得很,节奏完全掌握在她手上。

    眼看四人被宁安远几句话忽悠就继续杀来,林美依轻蔑冷笑,双手抬起,十指缠住十根丝线,御针与四人轻松周旋。

    四人不知道她身上全是各种符文,补气的、补血的、恢复灵力的、增强的、防御的,各式各样,全部叠加在一起,就为她提供了一个可以源源不断输送灵力的补灵机器。

    所以,当看到林美依同时操控这么多银针,还一脸轻松的样子,四人刚涌起的战意瞬间就萎了。

    这特么根本没法打!

    可心里想的是一码事,现实又是一码事。

    看着宁安远那执着的模样,四人暂时也不敢跑。

    不过,就在四人快要被林美依耍得崩溃时,一道属于筑基修士才有的强大威压忽然从空中压了下来,四名修士动作一顿,林美依手中银针也停了极短暂的半秒钟。

    但很快,她就笑了起来,银针飞射而出,直逼四人天灵盖。

    说时迟那时快,千丝万缕的白色丝絮横扫下来,将银针甩开,救下了这四名修士。

    “李淳风!我给你脸了是吧!”

    林美依腾的站了起来,她在屋顶,李淳风浮在空中,二人视线触到一起,她目中熊熊火焰,仿佛能把人点燃。

    李淳风心颤了一下,有些心虚,但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选择阻止眼前这个狂暴的小姑娘。

    “这事我来解决,我保证,以后宁安远不会再来招惹你。”

    李淳风一边说一边观察林美依的神色,见她并没有很强硬的非要弄死在场者几人,便准备将拂尘收回来。

    却没想到,林美依根本没给他收回的时间,丝线一拉一扯,他的宝贝拂尘就只剩下一根光杆子,孤零零飘在半空中。

    一时间,连空气都凝固了。

    宁安远觉得李淳风这次肯定要和林美依翻脸。

    但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是,李淳风只是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而后就闭上了眼,努力消化自己内心的崩溃。

    林美依冷哼一声,不屑的收回针线,飞身落到四名修士面前,伸手,金剪刀出现在掌中,扬手一挥,仿佛都能够听见空间被划破的声音。

    “次拉!”一声闷响,四名修士全部倒了下去。

    宁安远大惊,飞扑上来一看,四人胸口齐齐多了一道血淋林的刀口,十分骇人。

    不过,人都还活着。

    李淳风落地,站在四人身前,恨铁不成刚的喝道:“还不快滚!丢人现眼!”

    四人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捂住伤口,即可便要闪人。

    林美依突然大喝:“站住!”


 

    四人惊惧的望着她。

    “李淳风,这次你不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林美依质问。手中剪刀握得“咔嚓咔嚓”响。

    李淳风看了眼地上那把被废掉的拂尘,肉痛的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看着林美依的眼睛说:

    “这是我的人,你给个面子......”

    “我给你面子,谁又能给我面子呢?”

    李淳风话音才落就叫林美依给堵了回去,她指着一脸震惊的宁安远,

    “你问问他,他是不是想死!如果是,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他!”

    李淳风面色沉了下来,幽幽看着宁安远,“你这次真有点不知好歹了。”

    宁安远不解追问:“为什么?为什么国师总要偏袒一个外人?”

    这个问题,他已经困惑许久了,今日没得到想要的答案,他绝不会走。

    李淳风问:“你真想知道?”

    宁安远点头。

    “呼~”李淳风长长叹了一口气,漂亮的眼眸撇向林美依,这女人正挂着轻蔑的笑,抱臂看着他,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竟没表现出一丁点的好奇。

    这不对啊,她怎么就不好奇呢?

    还是说,她其实已经全都知道了?

    “呵!”突然想起她的另一重身份,李淳风不禁自嘲的笑出了声,他觉得他找到了真相。

    又看了林美依一眼,见她还是不为所动,李淳风只能忍着挫败,对宁安远说:

    “没别的,只因为她是林家人。”

    “林家人又怎么了?”宁安远眯着眼追问。

    李淳风无奈摇头,叹息一声,提醒道:“你可记得上任国师叫什么名字?”

    宁安远下意识点头回答:“知道,老国师姓林,单名一个政字,道号清贤,这又和她有什......”

    话音戛然而止,宁安远声音一顿,不敢置信的抬头朝林美依看过去,林美依冷眼盯着他,杀气腾腾!

    “她、她是......”宁安远不确定的看向李淳风,见他轻轻点了点头,当即便有些崩溃,摇头否定,“这不可能,她这样人怎么会是老国师的孙女!”

    宁安远根本不相信林美依这样的人居然能有如此强大的背景。

    老国师,那可是整个大周都不敢得罪的人,林美依一个乡下来的女人,她何德何能!

    李淳风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直到宁安远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