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他抵着她慢慢的磨进去 跪虐调教惩罚走绳公主

2022-08-22 14:03:49情感专区
这次,专门开会说了,如今圈子一团乱麻,咱们人力社,一直都是良心企业,实在不忍心看到这个情况。所以,我们开始接单了。丁总有单子的话,可以放给我们了。价格,还是当初那个价格。&rdquo

这次,专门开会说了,如今圈子一团乱麻,咱们人力社,一直都是良心企业,实在不忍心看到这个情况。

所以,我们开始接单了。丁总有单子的话,可以放给我们了。价格,还是当初那个价格。”

这一刻,丁明年内心狂喜。

“这是好事啊,天大的好事,我要马上告诉朋友。

你们人力社终于回来了,我们可是渴望了好久。我手上,最近正好有个单子。

如果你郝店长愿意接的话,我们立马签合同。”

“这样啊?对了丁总,你这个单子急不急?

如果不急的话,我建议你和天虹啊,金龙啊之类的公司签合同。不管他们喊什么样的价格,我都建议丁总你答应下来。”

丁明年一愣,实在没搞明白这什么意思?

“郝店长,你这是……”

郝努力也不啰嗦,直接给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丁总相信我,我想很快这些公司,手底下就不会有人给他干活了。

所以,兄弟这是在给丁总你指一天发财的路啊。只要操作的好,我想丁总你这次要挣一笔外快了。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丁明年能够在雾都立足,并且还能够搭上市政的关系,他肯定不是一个蠢蛋。

所以,话说道这个份上,还不明白他就蠢死算求了。

“郝老弟,你们公司,准备对他们动手了?”

“嘿嘿嘿,反正你丁总相信我的话就对了。

能不能搞一笔钱,出一口气就看你自己的想法了。

还有丁总,暂时别把这个消息传出去。你可以给你信得过的朋友说一说,咱们这次大家一起来玩一把大的。

我想,各位被他们敲了这么久,内心多多少少都有点不爽对吧?”

这一刻,丁明年脑海里想了很多,很快他就是眼睛一亮。

“好家伙,郝老弟你们公司这次玩的好大啊,你们刘总这次可是下狠手了。

那好,我来联系朋友,这次一定要让这群人付出代价。”听到丁明年的话,郝努力苦笑了一下。

狠?

好吧,不是刘总狠,而是这位夏总狠。

说真的,哪怕现在他都觉得,这位夏总真的手段狠辣啊。

只怕到时候,有些人会急得直接跳楼。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我去通知别的朋友去了。”

……

“古老板,我是三水人力社的小谭,还记得我吧?

哈哈哈,今天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咱们公司接单了。

有什么单子,可以自己对接我们了。以前的做法,我们公司肯定是良心公司的。

当然了,还有一些事情,打算和古总商量一下。这个嘛,具体的就是……”

……



 

“米总,我是老秦,那个老秦?我他么,三水人力社的秦晓东。

想起来了啊,哈哈哈你还想死我?

呵呵,你猜我信不信。算了,别的不多说,和米总说点开心的事情。”

……

“张总,我是老黄,找你说点事。”

……

四月八号这一天,雾都无数的承包公司,或者说别的公司,接到了人力社这边的电话。

没我别的,就是说一件事。

而他们,对于人力社回来,那自然是开心的,甚至表示要放鞭炮庆祝。

至于三水人力社这边说的第二件事,没有一个人拒绝,所有人都是兴奋的答应了下来。

妈拉个巴子的,被他们敲诈了这么久,这次终于有机会报复回来了,如果不给他们一点颜色那就真的对不起人了。

最重要的是,说这句话的人是三水人力社的人说出来的。所以,他们自然是同意的。

所以,原本一些人手里的单子,正在犹豫的时候,这一天一下子想通了,然后打算交给天虹等公司。

这不,桂常在就在和丁总见面。

“丁总啊,你这个单子,怎么说呢十六万,十六万这是兄弟给的良心价格了。

毕竟这个单子需要人手挺多的,并且工期还比较着急。”

听到桂常在自信的报价,丁总内心没有丝毫波动甚至还想笑。

这个单子,如果交给三水人力社,最多也就是十二万分样子。

他们要十六万,那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今天以前,对方报这个价格,丁明年只怕要气的骂娘。可是今天,他内心没有丝毫波动。

“呵呵姓桂的你这头老鬼,这是你自己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不厚道了。

妈的,一样过两天你还能这么嚣张?”

想到这里,丁总脸上甚至还露出了微笑。

“那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就是这个价格。

咱们马上签合同,不过我要求的工期,你能够保证按时搞定?”

“放心,肯定不会拖的。”

“那行,不过违约条款咱们还是要写上,如果不能按时完工,赔偿我双倍的违约金没问题吧?”

桂常在满不在乎的点头:“没问题,别说双倍,就是三倍都行。”

“那好,那就三倍赔偿违约金。”

桂常在:╮(╯▽╰)╭不讲武德啊!

“杜总,你们金龙人力社要价也太狠了吧?

这个单子,你收我二十五万?我靠,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狠,你这……”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iiread。

“蒋老板啊,我也没办法好吧。兄弟我也要吃饭的,再加上如今人工这么贵,我有什么办法?

这个单子,我这个价格接下来,根本赚不到钱。

哎,现在雾都生意难做,蒋总你也要体谅我一下不是么?”

这位蒋总看着装模作样的眼前的人,最终没有说什么。

“哎,算了我也不和你说了,价格我同意。但是,必须要保证按时交工,并且也要写进合同里面去。”

听到对方这么说,这位杜总内心得意了一下。啧啧啧这群人啊,说到底如今被他们拿捏了。

没办法,谁让他们只掌控了货源,而没有掌控人手呢?

“好没问题,肯定按时交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