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肚子被灌浓精共妻 伪装学渣原文肉扩写又硬了

2022-08-17 14:39:45情感专区
这一瞪,周粥不自觉的往旁边陈译的身后躲了躲。 这次看得出来,程明轩是真的在生气啊。 但是两人也不敢再八卦了。 楼昊和周粥就开始闲聊。一直到

        这一瞪,周粥不自觉的往旁边陈译的身后躲了躲。

        这次看得出来,程明轩是真的在生气啊。

        但是两人也不敢再八卦了。

        楼昊和周粥就开始闲聊。一直到程明轩就要上场比赛。

        程明轩刚刚上了起跑线,楼昊就朝着周粥一个劲的使眼色。周粥成功接收,顺着楼昊的眼神看过去。

        终于看清楚了在远处跳远场地的于甜,还有在比赛的姜回。

        那就难怪程明轩的脸色会难看成那个样子了。

        “其实甜姐说了,到轩哥开始比赛了,会在那里给他加油的。”楼昊小声说着。

        想到刚刚三人到检录处的时候,看到姜回和宋明的场景。

        然后于甜就说自己要去看跳远,就走了。

        之后程明轩的脸就一直那么黑着,一直到现在。

        “算了,先给轩哥加油吧。”

        程明轩的比赛就要开始了。

        一声枪响,程明轩拿下了第一组的第一。

        刚刚跑到,三人走过去送水,当然还有一些女生也围着给程明轩送水。

        怎么说,程明轩也是名副其实的第二校草。

        但是程明轩一瓶水都没接,他应该是很累的,喘着气,弓着腰。

        但是他没有接过一瓶水,即使是楼昊递过去的水。

        他就是看着跳远场地的方向。

        “轩哥,喝水啊。”楼昊又递上了水。

        可是一直面无表情的程明轩突然笑了。下一秒,伸手接过了一瓶水。

        而那瓶水是刚刚走过来的于甜递给他的。

        “程大少爷,这400米有那么累吗,现在还没缓过来。”

        于甜以为,刚刚一直没有伸手接过别人水的程明轩,是因为没有缓过来。

        程明轩喝了口于甜递过来的水,“当然累了,老子甩了第二名那么多。”

        “呵,行行行,你最厉害了。”

        程明轩休息好,四人就又回了五班休息区。

        后面没什么重要的比赛了,现在整个操场的人都挺乱的。坐哪里都一样。

        没什么特别关注的比赛以后,时间变得快了起来。

        一个下午很快过去了。

        运动会没有晚自习,一到时间一中就放学了。

        周粥回到家,国庆前爸妈格外的忙,好几天都不在家了。

        强忍着一切情绪,周粥镇定的拿出课外试卷。

        这几天运动会没有布置作业,但是周粥还是不敢放松,就要考试了。

        但是数学试卷,第一道题写完。周粥就放下了笔。

        写不下去了,第一道题就错了。

        集合都写错了。

        即使那么努力的抑制着思绪,还是没有办法。

        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陈译。

        控制不住的。

        叫她宝贝的陈译,问自己答不答应的陈译,说会陪着自己跑步的陈译。

        那是自己没有见过的陈译。

        应该也是没有人见过的陈译。

        周粥慢慢的拿出抽屉里的日记本。翻到第一页,这是这本日记本的开始,也是那些噩梦的开始。

        第一页

        “今天是她们第三次来找我了,她们说是因为许铎,可是我真的不认识什么许铎。”

        “今天,她们骂我的时候,我知道谁是许铎了,那个我摔倒扶了我一下的男生。”

        “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的话。总有人无缘无故的骂我。”

        “我听得见的,排队的时候那些笑声。”

        。。。。

        。。。

        在那些事之前,周粥是没有记日记的习惯的。

        甚至可以说,即使现在这本写了那么久,那么多,周粥还是没有习惯长篇大论的记着自己的生活。

        更多的时候,周粥只会在本子上,留下一句话。

        毕竟那些情绪,周粥没有办法完全消化的情绪,真的要一个宣泄口。


 

        看着日记,周粥想起,那个平凡的下午。

        那天她乖乖准备回家,但是被拦下来了。周粥以为那是一个插曲,但是没想到那是一个开始。

        就在那天以后,周粥开始疯狂的感受到周围人的恶意。

        而这一切一切的起因,不过也只是许铎伸手扶了自己。

        那个时候,周粥连他的脸都没有看清楚,可是在他们口中,自己在勾引许铎。

        于是,他们开始越来越难听的人身攻击。

        听着周围人的话,恶意的说着自己胖,大肆捏造自己的体重。

        周粥开始减肥。

        但是她们不让,她们会逼着她吃东西,吃那些腻的发慌的蛋糕,甜品。

        于是她越来越胖。

        也越来越不愿意说话,不愿意看人。

        因为她们总是跟着自己,一旦自己跟别人讲话,她们就会说自己在勾引那个人。

        这样地狱般的生活,周粥没有和父母讲。

        原因也很俗气,她不想让父母担心。

        后来,她情绪越来越不对,开始一夜一夜的睡不着,做噩梦,开始学着催吐,不愿意看着人讲话。

        但是成绩又不能下降,不然父母就要发现。

        于是白天周粥必须要强撑着上课。

        周粥不知道,那段时间,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只是记得,后面她熬不住了。

        那天,她又在噩梦里面哭着醒来,头很痛,她突然有了一了百了的念头。

        反应过来以后,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然后,就是呆坐在床上,等着爸妈回来。

        她要转学,甚至休学。她再也承受不住了。

        可是,她还没有说出口。妈妈就看着自己抱歉的说,因为她的工作,自己要转学了,要去很远的一中。

        那一刻,周粥几乎是感受到了解脱。

        她晕倒了。

        睁开眼的时候,第一时间,周粥只想要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转学了。

        她着急的走出病房,被照顾自己的妈妈看到了。

        后来,周粥知道原来那天,自己烧到了40度。也确定了,自己真的要转学了。

        这一场发烧,烧了整整一周。

        在周粥看来,就好像是自己的一场新生。

        出了医院的她,执意要去附中考完全市联考。这在她看来,是一场彻底的告别。

        也许是怀着这样的心情,这场考试周粥超水平发挥了。

        至此以后,周粥就告别了附中。换了手机和号码。

        除了商场那次,也再也没有遇到过附中那群人。

        那些记忆,遥远的像上一辈子。

        而在一中,周粥听到最多的,和附中有关的就是许铎。

        而和许铎并列的往往就是陈译。

        这也是一开始,周粥很怕和陈译接触。

        她其实还是在内心深处怪着许铎,想着如果不是他,也许自己也不会被那么针对。

        所以,才会怕。

        一旦和陈译有什么接触,那么一中的新生活就会变成第二个附中。

        所以她都在刻意的躲。

        即使张莉说,陈译对自己是不一样的,周粥也不愿意多想。

        她太怕了。

        可是陈译呢,他固执而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情感,他让自己无处可逃。

        直到现在,必须直面他的感情。

 陈译的话没有给周粥留下一点拒绝的余地。

        周粥几乎只能由着陈译,一步步的靠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