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爽死你个荡货视频 用力别停啊喷水出来动态图

2022-08-17 14:37:21情感专区
这次的快餐算一件。 之前的视频聊天算一件。 再往前…… 允许他在体检报告还没出来前不戴套以及在里面过夜, 也算一件。

        这次的快餐算一件。

        之前的视频聊天算一件。

        再往前……

        允许他在体检报告还没出来前不戴套以及在里面过夜,  也算一件。

        从夏郁个人的角度,  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确实没有想太多。

        他本身有需求,同时他也不介意在两性关系里做出一些无伤大雅的让步,或者给予对方一点好处,毕竟这种事情就是得两个人都开心,而且谁能做到对一个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人无动无衷、冷脸相对?更何况这个人的长相、身材都正中他的偏好,性格也讨人喜欢。

        出于这种良好的观感,他也愿意对周鼎纵容一些、好一些。

        但从周鼎的角度,这样的行为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而且再细想想……

        会出现今天这个局面,  责任也确实主要在他。

        是他定制了规则,  也是他先违背了规则。

        就比如“允许周鼎在体检报告还没出来前不戴套以及在里面过夜”这件事,直到刚才他都没有当回事,  但现在细想却发现——这件他没当回事的事,恰好是他第一次违背自己定下的规则。

        还有快餐和视频聊天出现的时间地点也都不对。

        这两件事应该在“床上”产生,  而不应该在“床下”产生,是他把“床上”和“床下”的边界模糊了,  导致两个人的关系比正常炮友亲近了太多。

        而且他明确地跟周鼎说过——自己对他的感情不负责也不回应。

        可快餐和视频,  以及快餐里的口,  较真起来不就是他对周鼎的感情作出的回应吗?即使他不觉得有什么,  甚至都没放在心上,但对于周鼎来说显然是另一种感受。

        思及此,夏郁深呼吸了下,感到了一丝头疼。

        这么一来,周鼎的行为不就好理解了?

        当制定规则的人自己都违反了规则,模糊了边界,那么其他人又为什么要遵守规则,被规则框着?

        本来周鼎就喜欢他,现在又得到了“回应”,那么他会产生想要改变当下关系、获得突破的念头也就不足为奇。

        因此,周鼎的行为不合规则,但合理。

        也因此,问题真的主要在自己!

        夏郁仰起头闭上眼,一时有些无言。

        是他太自信了。

        到底没有经验,第一次实践,所以连问题的产生都没能察觉,直到差点出问题才反应过来。

        呼——


 

        幸亏他们确定关系的时间不长,还能试着掰回去。

        所以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保持理智,重新掌握主动权,确立和维护规则的绝对性,把一切重新拉回规则里。

        如果实在拉不回……

        即使再觉得遗憾,他也只能把这次当成试错,做出取舍了。

        -

        第二天,夏郁和夏奕带着冲浪板去了海边。

        王倩雯也跟他们一块出门了,但她没来海边,一出门就找了家奶茶店坐了下来,让他们俩自己去玩。

        走着走着,夏郁道:“今天还有个人要来。”

        夏奕昂了声:“谁啊?”

        “周鼎,那天在温泉酒店你见过的,就是你说他很高的那一个。”

        长辈都不在,所以夏郁不打算让周鼎再偷偷摸摸的。

        没必要。

        夏奕:“哦!我想起来了!他也来三亚过冬吗?”

        “应该就是来玩玩的。”

        “他会冲浪吗?”

        夏郁朝前方抬了抬下巴:“喏,他就在那,你可以直接去问他。”

        不远处的树荫下,站着一个颀长的身影。

        见他们走过去,那人伸长手朝他们挥了挥。

        过去后,夏奕一直盯着周鼎的冲浪板看:“你是老手吧?你冲浪是不是很厉害?”

        周鼎看了眼夏郁,谦虚道:“还好吧。”

        夏奕道:“说‘还好’的一般都特别好。”

        周鼎看着夏郁问:“夏郁呢?你会冲浪吗?”

        夏郁摇摇头:“不太会。”

        周鼎闻言露出笑:“待会我教你。”

        夏郁看向海面,语气淡淡:“嗯。”

        三人先去租了太阳伞和沙滩椅,然后又在太阳伞下涂防晒油。

        第一天来的时候夏奕只涂了一次,结果玩了半天后回家就发现肩膀和手臂上有点发红晒伤,之后就一天要涂好几次。

        夏郁皮肤薄,涂得次数就更加频繁。

        “小叔叔,帮我背上涂一下。”夏奕把上衣脱了,凑到夏郁面前。

        夏郁帮他涂了。

        涂完一转头,就看到周鼎手里拿着瓶防晒油,也站到了他旁边。

        周鼎也脱了上衣,浑身仅着一条蓝色的沙滩裤。

        常年打篮球让他的身材劲瘦紧实,穿衣时略显单薄,脱下却令人惊艳,无论胸肌还是腹肌都非常好看,垒块分明又不突兀,充满着爆发力,尤其绷紧时,硬硬的,按都按不动。

        夏郁手指动了动,又及时按捺住。

        周鼎看着他说:“帮个忙?”

        夏郁嗯了声,接过瓶子后朝沙滩椅示意:“你太高了,坐下吧。”

        夏奕已经抱着板子迫不及待地往海里冲了:“我先过去,你们快点跟上哈!”

        话刚说完,人已经跑出了十几米。

        周鼎道:“你侄子真活泼。”

        “嗯。”夏郁低着头,手在周鼎的背上抹着。

        周鼎看了眼周围,声音压低了一点:“夏郁。”

        “嗯?”

        “你今天真好看。”说着,他侧头去看夏郁。

        今天夏郁换了个造型,他把头发全部扎往脑后,弄成个小揪。

        额前和两鬓没了遮挡,白净的额头、完整的脸部轮廓,包括耳朵、颈侧全部露了出来,更加清爽干净的同时又增添了一分明艳感。

        周鼎只要一抬眼,就能看到那因为热而泛着薄红的脸颊和耳朵尖。

        看得人意动,想舔一口。

        “夏郁,你侄子走了。”

        他停顿一下,“我想亲你。”

        夏郁垂着眼:“不行。”

        周鼎一怔,没想到自己会被拒绝。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夏郁更主动一点,不但会亲吻拥抱他,还会诱着他做其他很多事。今天为什么突然这么反常?明明周围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反而拘束起来了?

        “为什么?”他不禁问。

        夏郁声音很轻:“因为我们没有在谈恋爱。”

        周鼎愣住,过了好几秒才道:“可是你之前也会抱我亲我……”

        夏郁打断他的话:“是我不对,以后不会了。”

        周鼎缓缓眨眼,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为什么?为什么突然这样?我们之前不是很好吗?”

        “是很好,但那超过了炮友的范畴,下了床我们一点暧昧都不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