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玩弄到高潮h 被同学绑到家里处置作文

2022-08-17 14:35:57情感专区
卫生间里, 空气净化器和换气扇尽职尽责地工作着。 异味连带着旖旎全被净化掉,进进出出的人们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周鼎坐在最里面的隔间内,双手攥起, 嘴唇

  卫生间里,  空气净化器和换气扇尽职尽责地工作着。

        异味连带着旖旎全被净化掉,进进出出的人们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周鼎坐在最里面的隔间内,双手攥起,  嘴唇紧抿。

        他脑袋充血,  脊背发麻,几乎屏息地看着身前的夏郁,  生怕漏出一丝粗重的喘息。

        又有人走进卫生间,  皮鞋在瓷砖上敲出清脆的声响。

        声音越来越近,就在他们这间门口停下。

        明明旋转门栓是红色,  门也紧紧关着,但那人还是拉了拉门,像是对最里间有所偏好。

        门被拉动,发出轻轻的声响。

        周鼎没觉得什么,却被夏郁略微过度的反应弄得一下瞪起眼睛!

        额角的青筋突突直跳,  背上也涔出细汗,  他咬唇忍住乍然间蹿遍全身的过电感,  克制又短促地回了句:“有人。”

        “哦好,不好意思。”

        那人转身离开,进入了隔壁一间。

        周鼎闭上眼,仰起头。

        喉结上下滚动,他用力深呼吸了一下,好一会才缓过那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刺激感。

        半晌,他睁开眼,  伸手揉了揉夏郁的后脑勺,  用低的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别怕。”

        然而夏郁仰起头,  脸上完全没有一丝害怕和紧张。

        他脸颊泛粉,  嘴唇水亮,  上挑的眼尾带着点红晕和湿意,看起来诱人无比。

        他看着周鼎,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嗯?”

        像是在反问,又像是在挑衅和勾引。

        漆黑湿漉的眼里光芒流转,看得周鼎蠢蠢欲动。

        他明白过来,咬牙问:“你刚才是故意的?”

        夏郁说不出话,只冲他眨了下眼睛。

        周鼎顿时心头火热,放在夏郁脑后的手止不住地用了点力,手指也穿进他发间,在里面轻按摩挲。

        他眼帘微垂,深色的眼底像燃起了火,再开口时,声音低哑难耐:“夏郁,我想……”

        “嗯?”

        周鼎弯下腰,唇落在夏郁头顶。

        “……我还是想碰你。”

        -

        时间一点点过去。

        夏郁伏在抽水箱的盖子上。

        撑在盖子上的手用力攥着铺在上面的外套,漂亮的手指绷紧,骨节泛白,指尖嫣红。

        灯光是森冷的白色,空气也是流动的微凉。

        排气扇就在他的脑袋上方,丝丝凉气接触肌肤,带走温暖的体温,可身后人给予的热度盖过了凉意,血色从背后漫上脖颈,他的脸还是抑制不住地红了起来。

        点漆似的眸子里升起水雾,浓黑的睫毛轻轻颤动。

        夏郁紧咬嘴唇,神色难耐。

        “快点。”他出声催促。

        周鼎吻他的耳朵:“时间还够。”

        夏郁微皱了皱眉:“已经半小时了。”

        “没事,等他们打你电话你再出去。”

        “不行,那太匆忙……”

        话还没说完,夏郁就突然噤声。

        因为他听见了一个熟悉到不能更熟悉的声音,正由远及近从外面过来!

        周鼎还没意识到:“怎么了?”

        “嘘,我爸。”夏郁反手去捂周鼎的嘴。

        周鼎没再出声,他垂下眼,含住夏郁的手指。

        脚步声越来越重,皮鞋踩在瓷砖上的声音踢踢踏踏,无比清晰。

        夏郁浑身绷紧,连呼吸都跟着放轻。

        “我是真没想到你女儿竟然也懂棋,还下得这么好,也不知道夏郁跑哪里去了,待会我打个电话给他,让他过来陪雯雯下一盘。”

        “老兄,说实话,我是很想跟你结亲家的,可你们家夏郁是不是看不上我们雯雯啊?两个人一点互动都没有,总不好叫我们家女孩子主动吧?”

        进来的果然是夏父和王父。

        两人应该是下完棋,一块过来上厕所。

        “怎么会看不上呢?你家雯雯这么着叹了口气,“我家的是真的不开窍,估计还小,男生嘛,开窍都晚。”

        王父却道:“你说他会不会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夏父立刻摇头:“不会不会,他要有喜欢的人我会看不出来?”


 

        “他人天天在学校,他要不说你能看出个什么?”

        夏父自信地一摆手:“不会有的,有也得我同意,反正我看好你家雯雯,他要真喜欢别的女生,我要不喜欢他也不能往家领,还得我说了算!”

        隔间内,夏郁低着头,眼神藏在碎发和阴影后。

        过了会,他冲周鼎勾了勾手指,等周鼎贴过来后悄声道:“让我站起来。”

        周鼎依言往后退了退,让夏郁直起上半身。

        站直后夏郁转过身,面朝门板,把手肘撑了上去。

        卫生间里的隔间位置都很宽裕,但宽裕的是马桶两边的位置,马桶和门板间站两个男人还是拥挤了些。

        所以这下变成了夏郁贴在门板上,而周鼎紧贴在他身后。

        他们之间没有一丝空隙。

        夏郁闭上眼:“可以了。”

        “可是……”

        夏郁把头抵在自己的小臂上:“不用可是。”

        周鼎抿抿唇,没再说什么。

        他伸手拥住身前的人,低下头,唇印在那截露出衣外的、看起来纤细又脆弱的脖颈上,安抚似的轻吻了吻。

        外面两人放完水了还没走。

        似乎是见卫生间里没人,所以想说点什么人前不太好说的话。

        只听夏父的声音比刚才低了许多,他说:“老弟,我其实一直在想一个事情。”

        王父见状也配合地低下了声:“什么事?说说看呢。”

        夏父道:“是这样,我看他们俩也不像不喜欢对方,只是两个人都还没开窍,不知道怎么讨对方喜欢,你看他们坐一起不也能聊聊的吗?不也挺搭的?所以我就想啊,要不然……”

        “什么?”

        夏父又把声音压了压:“要不然我们先把他们的关系定下来,比如说订个婚,让他们有把对方当对象的意识,你说……”

        “唔!”

        一个奇怪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夏父停下嘴里的话,环视周围寻找声音来源。

        没一会,他的视线便落在了最里面的隔间上,只见隔间的门板正轻轻颤动着,因为空气净化器就在他们旁边,发出的声响盖过了门板的动静,所以他们才一直没有注意到。

        这下注意到了,两位老人的神色都一齐变了变。

        他们对视一眼,都猜到了里面是什么情况。

        里面的人似乎也知道被人察觉了,可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放肆了许多。

        撞击门板的动静更大,还不时溢出一两声闷哼。

        夏父脸都黑了,一甩袖子:“伤风败俗,世风日下!”

        王父也皱起眉,推着夏父往外走:“别说了,走吧走吧。”

        脚步声渐渐远去,隔间里交叠的两人却一点没有分开。

        夏郁仰着头,鼻息浓重,眼神却无比清明。他对周鼎道:“把我的手机拿给我。”

        周鼎从旁边的置物篮里拿出手机,递给夏郁。

        夏郁打开手机后进入联系人界面,取消了夏父“紧急联系人”的设置。

        “你坐下,我坐你身上。”他又说。

        周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有些犹豫:“你不是说……”

        夏郁打断他的话:“没事,可以试试看。”

        周鼎默了默,点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