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清纯校花被屈辱打开双腿 汉责文化《惩戒室》视频

2022-08-17 14:34:30情感专区
进来的几个男人都不年轻,四十多岁的样子,全是这个别墅区的住户,基本不是老板就是企业高管,工作时间比较有弹性,时不时地就会组团过来打球,所以长年累月下来,周鼎跟他们都挺

        进来的几个男人都不年轻,四十多岁的样子,全是这个别墅区的住户,基本不是老板就是企业高管,工作时间比较有弹性,时不时地就会组团过来打球,所以长年累月下来,周鼎跟他们都挺熟悉,还加了好几个人的微信。

        “年底了到处喝酒应酬,吃得人难受,过来动一动,放松放松。”

        被周鼎叫做向叔的人又道,“小伙子,一起打?”

        周鼎点头:“好。”

        开始打球后,杂七杂八的念头便不再在脑海里晃悠。

        周鼎摆脱夹击,一跃而起把篮球扣进篮框,落地后他反身往回跑,边跑边想,果然还是要让自己忙碌起来。

        就是太闲了,所以才会老想那些有的没的,连对方发过来的一个字符都能轻易牵动他的情绪。

        不该这样。

        喜欢归喜欢,但不能昏了头。

        他得忙碌起来。

        他得让自己更充实一点。

        周鼎越来越专注,也越来越投入。

        一场球打得酣畅淋漓,打完后男人们都纷纷跟他约下次,并且争着要他做队友。

        笑闹一番后,周鼎和几个叔叔辈的人挥手再见。

        回到家,他先洗了个澡,然后又去厨房给自己做了餐简单的晚饭。

        他们家里很少住人,爸妈常年在国外,他又要上学,平时只有保姆会定时过来打扫、补充冰箱。

        周鼎做饭技术不错,有几年爷爷奶奶家过年都是他一手包的年夜饭,不过一个人的时候就随便很多,下碗面,再多放几块肉就完事。

        吃完后天已经暗了,他又去书房看书。

        周鼎给自己安排了不少事,不想再把注意力过多地放在夏郁身上。

        在学校的时候有夏郁、有舍友,后来夏郁回去了,还有舍友继续在身旁给他加油助攻,导致夏郁这个名字连续很久一直不停在他脑海和心上萦绕。他们都是让他脑袋越来越热、心火也越烧越旺的助燃剂,现在助燃剂没了,身边空无一人了,周鼎又感觉自己的心静了许多,理智也恢复了许多。

        不再头脑发热。

        胸腔也不再满满涨涨。

        他坐在书房里,认真地、冷静地重新梳理了自己和夏郁的关系。


 

        梳理完后在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他们只是床伴,是不谈感情的炮友,所以不要对一个炮友抱有情感上的期待,也不要因为炮友的一句话而想太多。

        他该学夏郁那样,理智一点,清醒一点,克制一点。

        这样对他们两个人都好。

        “嗡嗡——”

        【夏郁:久等了。】

        【夏郁:你那边现在方便吗?我这里可以了。】

        【周鼎:方便!!!】

        【周鼎:现在就开吗?】

        周鼎蹭地一下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大步跑回卧室后,迅速把手机连上早就开好的投影仪。

        下一瞬,手机屏幕的画面就出现在了幕布上。

        周鼎坐在床上,等待着对方的回应,他抽空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半。

        大概过了一分钟,对方的视频邀请才终于跳了出来,周鼎立刻点了接受。

        视频一开,一张酡红的脸便出现在对面。

        视频里的夏郁穿了身浴袍,看起来像喝了酒,眼睛微眯,嘴唇和脸颊都有些红,头发是潮的,应该刚洗完澡。

        在看到人的那一刻,心跳便不由自主地加快,周鼎问:“你喝酒了?”

        夏郁一只手撑着脸颊,点点头:“嗯,喝了一点。”

        湿漉的黑发搭在饱满的额头上,周鼎觉得酒后的夏郁看起来有点乖。

        他按捺着心里的悸动,轻声说:“你看起来好像喝醉了。”

        夏郁摇摇头:“没,只喝了一点,今天侄子回来了,有点开心。”

        夏奕是他们家的开心果,也是唯一一个活泼闹腾的存在。

        他们其他四个人在家里,家里依旧是安静的,清冷的,但夏奕一回来,整个房子都跟活过来似的,里面所有人也跟着生动了起来。

        而且夏奕也不怕夏父,一张嘴叭叭叭个不停。

        今天饭桌上谈到高考志愿,夏父就说他们全家都是走的画画或者设计相关的路,夏奕没专门学画,但有基础,到时候就选个设计相关的专业,夏奕不乐意,说对考古有兴趣,于是爷孙两个就在饭桌上你一言我一语地辩了起来。

        ——最后老爷子输了。

        夏郁本来心情就不错,一高兴,就又多喝了两杯。

        他酒量一般,而且很容易上脸,醉倒也没醉,只是有点晕乎乎、懒洋洋,就跟泡多了温泉似的。

        夏郁又说:“没一直等我吧?”

        周鼎说:“我下午去打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