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走绳玩到失禁play男男 湿到不行的软文

2022-08-17 14:32:24情感专区
周鼎用力在夏郁的唇上吮了一下:“喜欢。” 夏郁追问:“有多喜欢?” “非常非常喜欢。” 周鼎也抬起头,看向了镜子

        周鼎用力在夏郁的唇上吮了一下:“喜欢。”

        夏郁追问:“有多喜欢?”

        “非常非常喜欢。”

        周鼎也抬起头,看向了镜子。

        他目光直直地落在怀里的人身上,从夏郁乌黑细软的发丝,看到湿漉勾人的眼睛,再到笔直挺翘的鼻子,以及饱满红润的嘴唇和小巧精致的下巴,视线再往下,是修长优雅的脖颈,和两段纤长玲珑的锁骨。

        好美。

        又好诱人。

        周鼎不禁想,为什么一个男生会长得这么合人心意?

        眼皮是粉的,脸颊是粉的,十个手指的指尖也是粉的,连膝盖都是粉的。

        浑身上下除了白,就是粉,干净又漂亮,叫人忍不住地想要染指。

        而且他明明看起来又高又瘦,可窝在怀里时又这么的柔软娇小,他几乎可以把夏郁整个包裹起来,只用四肢就能轻松地把他桎梏在胸前。

        又好抱,又好亲,还很香。

        就适合被人拥在怀里,就适合嵌进男人的胸膛。

        被人疼,被人爱。

        他怎么就这么会长呢?

        周鼎闭着眼,只觉得胸腔火热。

        他的嘴唇在夏郁的脸上胡乱亲吻,吻他湿润的睫毛,吻他含笑的嘴唇,吻他的眼睛,吻他的发丝,吻他汗湿的额角。

        “夏郁……”

        “夏郁……”

        他念着他的名字,越念,心口就越滚烫。

        他好像更喜欢他了。

        ……

        火苗在浴室点燃,又在夜里延绵到卧室。

        湿漉的水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板上,渐渐蒸发,只留下几乎看不清的痕迹。但落在床单上的水点却没有被蒸发,反而越来越多,越来越扩散。

        纯白色的床单颜色变深,遍布褶皱,像是被揉起来的酸菜。

        还不停有水滴上去,让它变得更皱。

        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雨点拍击玻璃的声音也更加明显。

        啪嗒啪嗒的,混着湿意,掩盖了一声又一声低低的喘息。

        夜更深了,两人却仿佛不知疲倦。


 

        夏郁感到了疼痛,感到了疲惫,也感到了困倦,可他仍然不想停下,因为他太喜欢这样的自己了。

        明天一踏出酒店,他就又要变成那个沉默乖巧的“正常人”夏郁。

        只有现在,他是gay,他是夏郁,他是他自己。

        “别戴了。”

        “什么?”

        夏郁捧住周鼎的脸,吻上他的眼睛:“我说……”

        “别、戴、了。”

        窗外的雨越来越大,从针细一般的毛毛雨,一点点、一点点地变成滂沱大雨。

        雨水无孔不入,打湿建筑,冲刷马路,把人间彻彻底底地淋透,也把大地彻彻底底地浇湿,整个龙城被彻底清洗了一遍。

        一直到早上九点,盘旋许久的乌云才终于散去。

        太阳从云后探出头,向人间洒下温暖的光芒。

        “唔……”一只手无力地落在枕头上,指骨蜷曲,指甲泛粉。

        漂亮的指节潮湿,反射着莹莹的光亮,像是被人一处不落地细细吻过。

        夏郁迷茫地眨了眨眼,湿成一缕缕的睫毛微垂。

        他张着水红的嘴,大口大口地呼吸。

        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伸出,抹了下他汗湿的额头。

        周鼎贴了过来,唇靠在他的耳朵上,声音低哑而磁性:“辛苦了。”

        夏郁闭上眼,鼻腔里溢出一声轻哼。

        得了便宜还卖乖。

        周鼎又用鼻子蹭夏郁的脸颊,声音里满是餍足:“这房你开到什么时候?”

        夏郁哑声说:“12点退房。”

        周鼎捏捏夏郁的手指:“再续一天吧。”

        “续不了,我下午两点的飞机。”

        周鼎神色一变:“你要回去了?今天?这么仓促?”

        “早就该回去了。”

        夏郁闭着眼,似睡非睡,“我上礼拜就放假了,要不是你我也不会留下来。”

        周鼎听了有些高兴,但一想夏郁马上要离开又觉得舍不得,他道:“再休息一天再回吧,机票我给你买。”

        夏郁轻轻摇头:“不行,我爸特地打电话叮嘱我,要我跟一个邻居一起回去。”

        周鼎问:“邻居?多大?”

        “比我小一岁。”

        “男的女的?”

        夏郁侧眼瞥他,没有回答。

        周鼎一怔,把鼻尖埋进夏郁的发丝,闷闷地说:“我不问了。”

        夏郁却又笑了:“女的。”

        “哦。”周鼎心说,女的也不让人放心。

        他又道,“那我们要有半个月见不了面了。”

        夏郁:“为什么见不了?”

        周鼎说:“你家在江城,我家在苏城。”

        “很远吗?”

        周鼎顿了顿。

        是的,并不远,虽然中间隔了一座城,但在飞速发展的交通下不过是两小时左右的事情。

        想到这,他又高兴起来:“那我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