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学长我还在写作业呢 把两只小兔子吸红肿图片

2022-08-17 14:27:42情感专区
不知为什么,宋三小感觉有些毛骨悚然,后脊梁上冰凉一片,“月、月儿,你、你别这么看着三叔,三叔害、害怕……” “三叔啊,你说,我要是回

        不知为什么,宋三小感觉有些毛骨悚然,后脊梁上冰凉一片,“月、月儿,你、你别这么看着三叔,三叔害、害怕……”

        “三叔啊,你说,我要是回去给家里人说,你把剩下的银子从我手里骗走了,你猜爷爷奶奶会怎么对你?”

        怎么对他?那还用问,他们绝对会大义灭亲,打死他这个不孝子。

        不对,不对啊!他什么时候骗银子了?

        宋三小眼睛瞪的很大,“你、你、你……”

        “三叔啊,反正你怎么也是挨揍,不如跟着我赌一把,如果我们挣了大钱,把三百两银子补齐了,爷爷奶奶自然不会再怨你,补不齐也没关系,反正你现在也是被赶出家门了,还能再坏到哪里去?”

        “你说的轻巧,我在外面呆上一两月,等家里人气消了我就能回去了。可若是银子被你造完了,我这一辈子都甭想回去了。”

        宋宛月叹息了一声,“三叔,我一直以为你是家里最明白的,怎么突然犯糊涂了呢?只要银子凑不齐,我被逼和顾家定了亲,你就是罪人,这辈子你都甭想回家了。”

        宋三小呆愣住,仿佛看到了自己这一辈子进不了自家大门的情景,顿时又吓出一声冷汗,“我、我……”

        “走吧,咱们奋力一搏,说不定就能把银子还上了。”

        宋宛月再次朝前走,宋三小在原地站了好久,咬了咬牙,怎么都是挨揍,不如豁出去了,几个大步追上去,“你告诉三叔,你想怎么做,三叔心里也好有个数。”

        “三叔只管给我打个掩护就行,别的不用管。”

        宋三小哪里是想管,他只是想知道宋宛月买药到底想做什么?可任凭他怎么问,宋宛月就是不说。

        依旧是去的济世堂,宋宛月熟练说出了几味药材,让伙计给包好。

        看就这么几味药材,竟然花费了十几两银子,宋三小心疼的直抽抽。

        出了济世堂后直嘟囔,“这是仙草啊,卖这么贵?”

        宋宛月抿唇乐,“这是银子。”

        宋三小撇嘴,“就知道糊弄你三叔。”

        两人又去买了捣药的东西,还有称药材的称,这才去了上次的调料铺,买了不少的干辣椒。

        辣椒是个贵重的调料,就算酒楼一口气也买不了这么多,调料铺的掌柜的高兴坏了,不等两人打价,自动给两人降了价钱,还赠送了一个布口袋。

        宋三小把药包也放在口袋里,背着回了集市上。


 

        宋树三人已经收拾妥当了,桌椅板凳太多了,牛车上放不下,正发愁呢。

        宋三小直接拍胸脯,“你们甭管了,先回去了,一会儿让我那几个弟兄过来搬走就行,明日一早再让他们送过来。”

        宋树不放心,这可是花了不少的银子买的。

        “走吧,二叔,我累了,想早点回家休息。”

        一听宋宛月说累了,宋树立刻顾不上桌椅板凳了,牵过牛车,让她赶快上去坐好,赶着牛车出了城。

        正是最热的时候,路上连个行人也没有,宋慎忍不住了,“娘,把今天卖的钱拿出来咱们数一数。”

        一份十五文钱,一百多份就是一千多文钱,宋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铜板,兴奋地恨不得大叫几声。

        宋树和刘翠兰也很高兴,虽然以前大哥打了猎物一下能卖好几两银子,可那不是经常的。从今天开始,他们以后能天天挣这么多钱。不对,算上给悦客来酒楼的,比这还多。

        虽然心里喜,但刘翠兰知道财不外露的道理,“着什么急,回家再数。”

        “娘,我偷偷的数!别说人了,就连天上的鸟我也不让它看到。”

        宋慎央求。

        “闭嘴!”

        宋树一声喝,宋慎立刻老实了,只有眼睛还在动,不停的给宋宛月使眼色,示意她说话,他是真的想数钱。

        宋宛月失笑,软着声音,“二婶,我也想数。”

        软侬的声音入耳,刘翠兰哪里还记得财不外露的道理,当即把钱袋子拿出来放在她面前,“给。”

        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生个闺女,可老天爷偏偏给跟她作对,给了她两个小子。想到此,还不满的瞪了宋慎一眼,要不是这个小子抢了位置,她生出来的就是女儿了。

        宋慎早就习惯了被区别对待,眼巴巴的瞅着钱袋子。

        “二哥,你帮我吧。”

        宋宛月话声还没落,宋慎已经迫不及待的伸出手去,把铜板哗啦全倒了出来,把钱袋子扔在一边,一个铜板一个铜板的开始数。

        ……

        宋奶奶和宋老爷子站在宋家村口,一个劲的朝远处张望。

        “老头子,你说他们今日能卖完吗?”

        这话宋奶奶已经问了无数遍了,宋老爷子拿着旱烟袋,看着远处,“一准能卖完!那可是咱月儿琢磨出来的吃食。”

 牛车慢慢的朝着村口走,宋慎终于数完了最后一个铜板,嘴都咧到后脑勺上去了,兴奋地看着宋宛月,“小妹,你猜猜看,有多少铜板?”

        为了多数一会儿,他每到快要数完的时候便故意数错了,再重新数,宋宛月哪里能看不出他的心思。

        听他问,配合的说,“多少?”

        “整整一千七百个。”

        宋慎眼睛里都是亮光。

        一天就能挣一两多银子,一个月就能挣差不多五十两,三个月就是一百五十两,凑够了三百两,就能把手镯赎回来了,小妹就不用跟那个傻子定亲了。

        “这么多?”

        宋宛月佯装讶异,惹的宋慎更是嘿嘿笑,“小妹,你放心,等赚够了银子,二哥陪你去把镯子赎回来,以后那个傻子敢再往你面前凑,二哥饶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