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下身被黑人粗暴进入小说 小东西~终于到了

2022-08-17 14:01:35情感专区
阮清视线也是对视了过去,语气淡淡,“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冷斯年喝了一杯水才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今天找你过来确实有很重要的事。” &ldq

  阮清视线也是对视了过去,语气淡淡,“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冷斯年喝了一杯水才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今天找你过来确实有很重要的事。”

        “你先等一下,很快青冥就来了。”

        阮清没有说话了,点了一杯柠檬水喝了起来,静静等待着他接下来说的很重要的事。

        冷斯年眼睛一直盯着她,手不安交错放在桌子上,他的一举一动,阮清全部都在眼里。

        “你是一直在阮家长大的吗?”

        突然被问到这个问题,阮清愣了两秒,淡淡道:“不是,我是后面才接到阮家的。”

        冷斯年紧张开问,“那你之前是在哪里生活,你现在还有印象吗?”

        “你打听这么多做什么?”

        这是自己的私事,她不想过多讲出来

        “你妈妈是不是叫阮柳?”

        一句话,阮清手里的茶杯掉了下来,碎成无数块,“你什么意思,你知道我妈妈在哪里?”

        看她的动作,冷斯年心里已经确定了八九分。

        “我确实知道她现在什么地方,我还知道你还有一个哥哥。”

        阮清呼吸沉重了起来,眼睛直逼他,“别告诉我,你是我哥哥?”

        冷斯年突然说话有些沉重,“如果我说是,你会接纳我吗?”

        阮清站不住了,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逼问他,“冷斯年,到底怎么回事,你最好和我一五一十说出来?”

        就着脾气都完全像极了。

        他这么就这么迟钝,一直没有往这方面想呢?

        还误把贼人当妹妹。

        冷斯年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玉佩,“这东西是不是你的?”

        阮清一把抓了过来,“我的玉佩怎么会在你哪里,冷斯年你到底是什么人,别和我耍花招,后果是你承受不了的。”

        冷斯年没有反抗,只是愧疚看着她,“我没有耍花招,你真的……极有可能是我妹妹。”

        冷斯年没有说肯定  ,是想给她一点时间让她适应。

        等下青冥过来了,所有谜团就会全部被揭开,到时候就真的真相大白了。

        “不可能,我没有哥哥,我只有一个妈妈。”

        阮清有些接受不了这件事。

        冷斯年上前准备安抚她,一只手用力捏住他的胳膊,他吃痛就松开了,对上那双深邃一眼望不见底的冷眸。

        “你再动她一下试试,让你竖着进横着出。”

        冷斯年解释,“苏牧,你听我说,阮阮她是我妹妹。”

        苏牧知道这个消息并没有多大的惊讶,他看了下阮清,好一会儿才开口,“我已经知道了,阮思思不是,阮思思是冒牌的,你才是真的。”

        “苏牧,说好的再也不骗我,你又骗了我。”

        阮清手一巴掌准备落他那种人神共愤的俊脸上,苏牧轻轻握住了,温声细语道:“你先听我说,说完你再打也不迟。”

        阮清愤怒着双眸看着他们。

        等待着他的下文。

        “这件事我确实已经知道了,但是也仅仅是昨天才知道的,我想和你说来着,然后你有事就出去了,喝了一晚上酒,我怎么有机会和你说。”

        阮清看着他的眼神不像是做说假话,实在不是她不愿意相信他,她是真的怕了。

        苏牧把她纳入怀抱,“这件事我知道,你一时半会让他也接受不了,你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我都听你的,不管怎样,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冷斯年把时间交给了他们两个。

        看了看腕表,快差不多了,青冥怎么还没有过来。

        打了电话过去催,那边显示不通。

        青冥刚刚拿上东西准备出发,就被阮思思拦了下来,语气淡漠,“思思小姐,你找我有事?”

        阮思思笑里藏刀步步靠近,“青冥叔,我感觉你变了好多,都不想以前那样对我好了。”

        “不是我变了,而是小姐变了。”

        以前那是因为他以为阮思思是少堂主,所以一直对她好,效忠于她,现在知道她是冒牌货了,自然也是改了态度。

        他只要一想到自己当初为了这个冒牌货差点葬送了自己的性命,现在一口气都没有消下去。

        等到少主,拿到结果了,就是阮思思的死期了。

        阮思思走到水池旁边故意把珍珠手链弄散,发出一声惊讶,“哎呀,我的珍珠手链掉下去了,这可是妈妈给我串的,现在怎么办?”

        青冥本来是不打算理会的,但是听到是阮柳串的后,他虽然不悦,还是主动开口了,“小姐站远些,我来捡。”

        阮思思后退了十多步  ,笑意吟吟,“那就谢谢青冥叔了。”

        青冥把东西放车上锁好,确定了安全,他才跳下去,一颗一颗捡起来。

        阮思思瞧找机会正好,和二楼一道窗户视线对视了一眼,从草地上拖出一根高压线放在水池里,瞬间电流在水里沸腾,剧烈晃动了起来,发出呲呲呲的声音。

        水里冒出血水,还有一具尸体漂了上来。

        阮思思什么事也没有,因为她穿戴了隔绝电的东西,看着水池漂浮的尸体。

        阮思思心里没有一点起伏,这事仿佛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事了。

        青冥死了,死不瞑目。

        那双眼珠子死死扩散瞪大,看久了有些渗人。

        偌大的冷家没有一个人出来,也没有一个人看到,实在是太诡异了。

        突然一个东西从窗户掉了下来,阮思思心一惊,难道被发现了。

        她赶紧跑过去,一看是一个布玩偶,顺着视线看上去,那里就是阮柳的房间没错了。

        看来刚才她的一举一动被阮柳看见了。

        马上去汇报了冷老太爷。


 

        “青冥已经死了?”

        冷老太爷冷漠点了点头,“嗯,办的不错,这是五千万,我已经给你定好了机票,你走吧。”

        阮思思一惊,马上开口,“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赶我出去吗?”

        冷老太爷冷笑一声,弹了弹烟斗,“爷爷,阮思思,别忘了,你姓阮,我姓冷,我们八辈子打不到一杆子上。”

        即便是这么久了,阮思思也还是不敢直视老太爷的眼睛,但是她不甘心,她努力了这么久的辛苦就这样白费了。

        她硬着头皮再次开口,“爷爷,不是说好了,让我留在冷家吗?我想为你做事。”

        阮思思说这话就是想保住自己在冷家的地位,虽然她知道冷斯年那边已经知道她是冒牌的了,但是她想只要有老太爷出面的话。

        她还是可以坐稳冷家小小姐的位置,她还有机会和阮清那贱人一决高下的机会。

        阮思思心理想的那些,冷老太爷这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不知道了。

        他冷笑了一下,“有句话我有必要告诉你一下  人心不足蛇吞象,现在是给你生路,你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后悔莫及了。”

        冷老太爷都这么说了,阮思思要是还不知道就真的是傻子了。

        她咬牙,接过了那张机票,“谢谢爷爷。”

        “再走之前,去阮柳房间,把这个东西喂她吃下,神不知鬼不觉,绝对没有人知道。”

        阮思思看着手里那粒白色的小药丸。

        不由得心尖一颤,这是想把阮柳毒死。

        “好了,时间不多了,要是被斯年知道了,到那时候就说什么也迟了,别说我没有提醒你。”

        阮思思不敢停留,马上抓着药丸上了二楼。

        敲响了阮柳的门。

        无论如何,今天阮柳必须死,只有她死了,所有秘密才会被保住,不然……

        门敲了好几遍,还没有开。

        很显然是被人反锁了。

        阮思思有备用钥匙,她气急败坏打开了门,一眼就锁定了角落里头瑟瑟发抖的阮柳,揪了出来,一巴掌打上去……

  阮柳猝不及防被打了一巴掌,就迎上阮思思渗人的目光,“你……你杀了青冥,你为什么要杀他。”

        阮思思冷笑了一下,捏起她的下巴,“你知道他是青冥,那你是不是已经恢复了。”

        “阮柳,其实你根本就没有疯是不是,说,你为什么要装傻。”

        阮思思的手再次锁上她的喉咙,眼神狰狞可怕,“你还想着你那女儿是不是,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就再也见不到阮清。”

        “哈哈哈哈……”

        阮思思仰天长笑,笑着笑着她眼泪就掉了下来,她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如果不是被接到了阮家,她应该过的很开心吧。

        没办法,走到这一步,她也不想,但是为了活下去,她不得不这么做。

        阮柳的下巴被捏开,阮思思笑容癫狂把药塞进她嘴里,那药是特制的药,入口即化。

        阮柳到了下来,也不知道死了没有  反正七窍流血。

        阮思思擦干净手里的鲜血,有些慌张,又翻箱倒柜找了许多金银首饰揣进口袋里,才去找了老太爷。

        冷老太爷拿了一张机票给她。

        “出去了,就永远不要回来,我会让人保护你,你就安心去吧。”

        阮思思没有听出他的话外之意。

        开心得不得了,马上她就可以走了。

        阮思思离开后,冷老太爷又打了一个电话,“手脚做干净些。”

        那边是冷冰冰的机械声音,“嗯。”

        阮思思到门时,老太爷的近亲司机已经等了她好久了,看到她朝她挥了挥手,“思思小姐,这边。”

        阮思思赶紧小跑过去了。

        气喘吁吁开口,“快点送我去机场,晚了就来不及了。”

        司机黄伯安抚她,死似笑非笑递了一瓶水给她,“思思小姐,先不要着急,先喝口水,我马上送你过去。”

        阮思思接过,并没有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