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在公交车上嗯…啊gc被c 唐三玩小舞腿内里面的

2022-08-16 14:12:05情感专区
“这就是我跟你说的丁玲,也就是我这个儿子的媳妇!” “这次的画作就是她所做,她还拜了齐老为师呢!” 慕晚瑜的声音之中满是得意,这是对于薛丁玲的

    “这就是我跟你说的丁玲,也就是我这个儿子的媳妇!”

    “这次的画作就是她所做,她还拜了齐老为师呢!”

    慕晚瑜的声音之中满是得意,这是对于薛丁玲的欣赏。

    魏晋北打量了一下薛丁玲,眸中带着些许的惊讶,“这倒是不清楚,这齐老竟然还开始收徒了!”

    “不过天赋却是可以,我相信,只要在这条路上不放弃,不需要五年,就能够举办个人展,到时候也能够成为国油画界 的狠人啊!”

    “叔叔,我还需要努力。还有很多需要跟着前辈们学习的地方。”

    薛丁玲连忙回应着,对于自己如今的能力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若是说,五年之内举办个人展,这还真是一种难以相信的事情。

    “年轻人谦虚是可以,但是也不能够过于谦虚。”

    “看看你锦绣姑姑和慕晚瑜,即便是自己不会,也绝对不会落了下乘!”

    魏晋北的声音之中满是笑意 ,对于这些小辈,自己还算是比较喜欢。

    只是没有想到,如今他们都成长地这么快,不知不觉之间,这些孩子们都已经谈婚论嫁了!

    “行了啊,你再说下去,就不用再这里待下去了!”

    盛锦绣直接瞪了男人一眼,扭头笑着对薛丁玲道:“没事啊,你这个魏叔叔啊,就是喜欢张口就来,没有任何的章法,不过……”

    看了一眼瞬间老实的魏晋北,盛锦绣也不好在小辈的面前落了魏晋北的面子,继续道:“这个人还真是有些真材实料,你要是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他。”

    显然,听到了盛锦绣这样的夸奖,魏晋北原本还有些落寞的眉眼瞬间是展开,眼中的光亮比之前还要明显。

    薛丁玲的心中不由得怀疑这两位长辈之间的关系。

    “行了,既然都认识了,就先去选地方挂画吧!”

    “这里的布置都已经装修好,就等着直接上作品了,你们随意挑选,不用有所顾虑,本来这一次,就是……”

    “就是为了开心嘛!艺术都是为了开心!”

    魏晋北被盛锦绣再次瞪了一眼,瞬间转变了话语,尴尬地笑了笑。

    虽说心中怀疑,但是最终薛丁玲也没有将心中的疑问问出口,而是转向了盛笃行,“那我们就先过去了!”

    盛笃行对着三位长辈笑了笑,示意身后抱着画的保镖跟上。


 

    而站在原地的三人,则是等到了薛丁玲他们远走之后,才互相看了一眼。

    “魏晋北,怎么这么久了,你这话嘴边还是没有长进?”

    慕晚瑜都忍不住地吐槽,这一次的画展的确不是魏晋北想要在桑城举办,原本定的是隔壁的海市,但是拗不过盛锦绣的要挟,来到了桑城 ,对于她所说的同意让薛丁玲来带画展览,一开始魏晋北是不同意的,但是最终在各种威逼利诱之下,也是同意,若是画品的实力足够,也不是不可以同意。

    “不过这次还是要感谢你!”

    慕晚瑜这是真心 的,对于他能够帮助自己的媳妇,已经很是高兴。

    魏晋北笑了笑,并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是在不经意地看向了身边的盛锦绣。

    “锦绣,我先过去看看他们选了些什么地方,出出建议!”

    “你和魏晋北好好叙叙旧!”

    慕晚瑜直接开口,不给盛锦绣任何的反应,直接快步离开,留下了盛锦绣和魏晋北面对着面无言。

    最终还是魏晋北打破了这一沉寂,眼中带着些许的亮光。

    “不如去前面坐坐吧!”

    提议了一句,盛锦绣这才抬起头,视线看向了不远处,点了点头。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胶着黏腻,依照魏晋北消息的灵敏程度,是早就知道了盛锦绣离婚的事情。

    对于盛锦绣和龙影之间的关系,也是清楚,正是因为这样,才会有些难以直接说明。

    这么多年,魏晋北对盛锦绣的情感并没有消散,反而是越发地浓郁,那种情绪不断地引-诱着自己,去关注着盛锦绣的消息。

    但是始终都美誉跨越出那条禁忌之线,他们都知道,一旦出现了变化,就会变得不再像是之前那般的轻松。

    正是因为这样的平衡,让他们每一次在一起的时候 ,都能够感受到那种过去的那种欢愉和轻松。

    不过现在,双方之间似乎笼罩了一层让人难以琢磨  的气息,试图将这一层屏障所击碎。

    “你知道我最近的情况吧!”

    盛锦绣的声音很是平淡,笑了起来,“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这都是迟早的事情!”

    “你何必这样拘谨,难道说,你还怕我把你给吃了?”

    这样的话语瞬间就让周边的气氛变得轻松了些许。

 金标谈笑风生走了过来,“老朋友好久不见,说说看怎么进来的?”

        段阳脸色戾气未消,“打了一个人被关了进来。”

        因为之前段阳帮助过自己,所以金标还是蛮感激的,把人弄出去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

        “没事,一点小事,我来处理,你走吧。”

        说着,金标打开了他手上的手铐。

        段阳淡淡看着他,也没有客气,“谢了。”

        两个人寒暄了两句就走了。

        一出来,段阳就迫不及待想要去看看温涵怎么样了,手机叮咚了一声。

        是金标发来的消息,“晚上有空吗,好久没见了,老朋友聚一聚应该有时间吧。”

        段阳盯着手机看了三秒,回复了过去,“好。”

        他本来想拒绝的,但是一想要是拒绝了就欠人家一个人情,想了一下,他还是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