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楪可怜番号 bl与子乱j伦H文

2022-08-15 14:02:13情感专区
关辛笑道:“娘带来的鸡,我也买了十只养在院子里,加上我们之前养的,便是一天一只也足够你吃到出月子了。” 他道:“怀这一胎你太辛苦了,大半年吃不下东西,你

    关辛笑道:“娘带来的鸡,我也买了十只养在院子里,加上我们之前养的,便是一天一只也足够你吃到出月子了。”

    他道:“怀这一胎你太辛苦了,大半年吃不下东西,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这倒是的,周喜这一胎一直吐,从两个月一直吐到九个多月,满宝给寄了方子回来也不管用,这边也找了不少大夫看,但就是不行。

    基本上就是吃了吐,吐了吃,中间一度严重到只要闻到一点荤腥就吐。

    最后还是老周头他们从京城回来,看这样子不行,将关小郎给接到了七里村,然后钱氏留在这里照顾小钱氏,一家三口全天吃素,连关辛中午在外面吃了肉饼都得先在军营里洗过澡换了衣服才回来,这才好受点儿。

    但肚子里有个孩子,一直这样吐,连个鸡蛋都吃不下,人还是快速的消瘦下来。

    不过周喜坚强,慢慢也就熬过来了。

    这一胎倒是生得顺利,可能是不吃肉的原因,孩子很小,脸色还有点儿黄。

    不过生下孩子后她的胃口就好了,肉也能吃,蛋也能吃了。

    不过大夫说了,也不能一下吃太多,以免不适应。

    关辛低头看了一眼渐渐有些白皙起来的女儿,松了一口气,这闺女长得有些像他,要是脸色也像他,那以后就难了。

    白了好,白了好呀。

    院子里有动静,关辛连忙起身出去,就见钱氏和钱家三个舅母提着个篮子一起进来,他儿子看见外祖母,一把冲过去直接抱住人,特别高兴的大喊道:“外祖母!”

    钱氏笑眯了眼,抱住他问:“你爹你娘呢?”

    “娘,”关辛连忙迎上去,笑着接过她手里的东西,然后看向三个舅母,喊了一通,“大舅母,二舅母,三舅母。”

    他道:“您怎么又拿鸡蛋过来,家里多的都快要吃不下了。”

    钱氏笑道:“家里不是有地窖吗,吃不下就存在地窖里,底下凉,可以放久一些。”

    她道:“也不必总是买肉给她吃,多吃些鸡蛋,早上两个,中午两个,吃着煮鸡蛋倒比肉还好呢。”

    又道:“还有小郎,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也要吃。”

    三位舅母笑着道,“对,可不能委屈了喜儿和孩子。”

    三个舅母都是第一次过来看孩子,也都带了一篮子鸡蛋和米过来,这算是当下的看望产妇挺高的礼节了。

    大舅母足足带了小一百个鸡蛋来呢。

    关辛收到这么多鸡蛋,是真的头疼了。


 

    不过这东西不能退,于是他放到了屋角。

    钱氏和三个嫂子进去看周喜,问道:“给你们帮工的大嫂子呢,怎么不在?”

    “她家里孩子不听话,说是中暑了,所以就回家两天,明儿再来。”

    “都这时节了还中暑?”

    “谁说不是呢,都入秋了,说是跟别的孩子跑到外头玩儿,忘了时间,从上午一直晒到下午,丁点水没喝不说,玩得都忘记了时间,幸亏大街上有人,人晕过去后给送到济世堂去了,不然要出大事儿。”

    大舅母道:“也是今年邪乎,虽说水没少多少,但太阳也太烈了,每日到了巳正,那天就跟个大火炉似的,烤得人脸皮都红了,从巳正到申时就一直这么烤着,前儿割麦子,多少人晕在了田里,实在是晒得很。”

    钱氏忧虑起来,“我们这儿还好,我看大头写信回来说,京城那边不仅太阳大,雨水还少,今年的收成远比不上去年的。”

    大舅母是知道周满现在有很多的田地的,听说那种田是她给皇帝老爷家干活儿,皇帝送的,请了好多人种地呢。

    所以她忧虑的问,“满宝的地……不会亏吧?”

    钱氏就笑道:“亏倒不至于,但只怕是不赚什么了,今年年景不好,大家都节俭些吧。”

    大舅母只能点头。

    二舅母道:“不过今年种的生姜和山药都不错,二郎前儿还和我们说呢,让我们把收下来的姜分成老姜和新姜,老姜晒好,回头他是要运到京城去的,新姜也要送到益州府,妹妹,你和妹夫这是又要去京城了?”

    钱氏笑道:“那也得等今年的收成入仓了才去,还有喜儿出了月子。”

    她道:“大头媳妇也快要生了,等我们去京城,正好照顾她。”

    “那还有大郎媳妇在呢,你急什么?”二舅母看了大舅母一眼,笑道:“我们家大妞素来体贴,她还能不照顾好儿媳妇?”

    大舅母也好些年没见到女儿了,连忙问道:“大妹,大郎他们在京城还听话,没给满宝他们惹麻烦吧?”

    周喜轻轻地拍着孩子,哄她入睡,闻言笑道:“大舅母,大哥和大嫂怎么会惹麻烦呢?您又不是不知道大嫂的为人,满宝可是她一手带大的,他们在京城只会越来越亲,哪儿有麻烦的说法?”

    话是这样说,但钱大舅母还是觉得家中的基业最重要,而现在周家的基业基本都是周二郎和周三郎在操持,反倒是周大郎这个长子一直在外头。

    也不对,也不算是在外头,他一直跟着老周头和钱氏呢,照顾父母也是长子的责任。

    钱大舅母叹息一声,“他们好就行,我就是怕他们没见识,在京城给满宝添麻烦。”

    钱氏笑道:“大嫂,大郎是我儿子,满宝是我闺女,你啊,想太多了。”

    二舅母笑道:“要是有空,我们也去京城见识见识就好了。”

    她叹气道:“说起来满宝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结果她成亲,我们连杯喜酒都没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