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汁水四溅捣出白沫在线 两根一起上爽h高

2022-08-15 13:59:48情感专区
西饼坐在一旁扇风,也跟在后面看,可惜她不认识几个字,看了一会儿就头晕的移开了目光,百无聊赖的盯着周满的脖子看。 她总觉得大人的脖子被蚊子叮了,可惜衣裳遮住了大半,她看

    西饼坐在一旁扇风,也跟在后面看,可惜她不认识几个字,看了一会儿就头晕的移开了目光,百无聊赖的盯着周满的脖子看。

    她总觉得大人的脖子被蚊子叮了,可惜衣裳遮住了大半,她看得不是很真切。

    一个宫女敲响了院门,听到允许后方提着裙子进来,行礼后道:“周大人,我们公主邀请您明儿去皇庄里摘葡萄。”

    满宝看了看她,认出她是明达公主身边的人,摇头道:“不行,我不能去,我还要上衙呢。”

    公主就笑道:“陛下也去的,大人便是为了陛下的安危也该同行的。”

    但皇帝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呀,今天开始都不吃药了,只食疗就可以,注意不暴晒,多喝水,保持心情愉悦和足够的休息就可以。

    现在主要的病人是魏大人好不好?

    她今天早上偷溜着过去给魏知把脉,他昨夜又没睡好,

    满宝看了眼自己手中的书,忍痛的摇头道:“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让郑太医随驾。”

    宫女张大了嘴巴,没想到周大人竟然能抵挡住诱惑。

    宫女只能告退离去。

    满宝叹息一声,仰望了一下蓝蓝的天空,惋惜了好一会儿才继续低头看书。

    西饼留意着时间,提醒道:“大人,您都连着看了一个时辰了,休息一会儿吧,大人可是叮嘱过的,这样对眼睛不好。”

    满宝“嗯”了一声,翻了一页后敷衍的道:“待我看完这一页。”

    看完这一页后她又道:“待我看完这一段。”

    最后还是五月出来强硬的收了书,满宝才闭上眼睛摊倒在躺椅上,一上一下的摇晃着,脑海中回忆着她这一上午看的内容。

    制香太难了,即便有配比,一前一后的炮制也很重要,手法也重要,差一点儿,出来的香就千差万别。

    满宝觉得她要做出适合魏知的香太难了,至少不是一两天,甚至不是一两月能达成的事,所以她决定换一个法子。

    如果适合魏知的安眠香做不出来,那就只剩下针灸和泡脚两种办法了。


 

    针灸的话,她倒是不介意的,就不知道魏大人介不介意她夜半三更上门给他扎针了。

    以满宝对他的了解,他肯定是在意的,每隔五天给他扎针选择的中午他都有些不自在呢。

    满宝睁开眼睛,想起来了,“今天中午要去给魏大人扎针是吗?”

    “好像是的。”

    满宝便道:“去,派个人去和魏大人家的老仆说一声,让他安排一下,午正过后魏大人要休息两个时辰。”

    “这么久?”

    “所以才让他们提前安排嘛。”满宝重新躺回躺椅,接过西饼手里的蒲扇自己扇起来,道:“不过他能安排出一个时辰来我就谢天谢地了。”

    魏知果然还价一半,只给了她一个时辰,不,连一个时辰都没有,因为这一个时辰包括了吃午食的时间。

    满宝干脆在他家蹭饭吃。

    好在魏大人的饭食也是行宫里提供的,按照品级吃的菜,不过他胃口很一般,因此大半进了满宝的肚子,至于满宝的那一份,她扭头和西饼道:“你回去吃饭吧,我给魏大人看完病就回去了。”

    两家的院子中间就隔了两个,近得很,因此西饼笑着应下,躬身退下。

    魏知笑着摇了摇头,见周满吃得这么香,也忍不住多吃了小半碗饭,于是饭后他就在屋里转圈圈,要略消食后再扎针。

    满宝道:“大人是饮食不节,所以把胃给养坏了,不然不会只吃这么点的。”

    魏知叹息一声道:“如今我在你们太医的眼里,那是哪儿哪儿都有毛病。”

    满宝心软起来,立即安慰道:“没事儿,这个暂且不用吃药,是可以慢慢养着的,您的一些饮食习惯就挺好,比如荤素得宜,再按时一些,慢慢的,便是不能养好,也不至于再变坏。”

    满宝算着时间,觉得消食的时间差不多了,便摸了摸他的脉,于是让他趴在榻上去扎针。

    因为想着用针灸,满宝今天扎的针就变换了一些,减了原本的两根针,却在另外的地方加了五根针。

    一旁的老仆暗暗记住了位置,正想提问,以往一直和满宝小声谈论些政事的魏知发出了鼾声。

    老仆大惊,小声问道:“大人睡着了?”

    满宝颔首,叹息一声道:“这套针调理内息比不上之前的一套,不过它可以让人安眠,也算养神,罢了,有得有失吧。”

 “不过,听魏大人这鼾声,他鼻子也有些问题,嗯,也有可能是因为趴着,”满宝问老仆,“魏大人夜里睡觉的时候打呼吗?”

    老仆:“……时而打,时而不打。”

    满宝低声嘀咕,“不知是累的,还是别的问题……”

    “罢了,此时不是治疗这个的时候,回头你告诉魏大人,夜里睡觉的时候可以侧着睡,这样呼吸要顺畅一些,也就不会打呼了。”

    老仆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在这种小事上纠结,打个呼噜而已,哪个大男人不打呼噜呢?

    不过这是周太医叮嘱的,他还是记下了。

    满宝坐在一旁的小凳子上计算着时间,偶尔去转一转针,魏大人一直睡着。

    老仆听着这熟睡的声音都有些犯困了。

    大家都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大门被人敲响,俩人立即清醒过来。

    满宝微微蹙眉,老仆已经赶忙起身去开门了。

    满宝就听到院子里老仆的说到:“我们大人才睡下,大人有事不如等我们大人醒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