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和亲妺在客厅作爱h 公主被当着所有人玩

2022-08-15 13:49:25情感专区
一旁的长豫听到了,不住眼的去看俩人。 明达就拉了拉她。 皇帝不去管他们的嘀咕,见这里有山有水,有树还有风,更是不缺吃的,清清凉凉,很是恣意,于是和古忠道:“去,将我

    一旁的长豫听到了,不住眼的去看俩人。

    明达就拉了拉她。

    皇帝不去管他们的嘀咕,见这里有山有水,有树还有风,更是不缺吃的,清清凉凉,很是恣意,于是和古忠道:“去,将我的钓具取来,我们在此垂钓。公事且推后再处理。”

    又道:“和京城那边说一声,朕近日身体不适,让太子多处理一些折子,若无必要,折子就不要往这边送了。”

    魏知:……

    古忠低头应是,却没有立即下去,等着人劝呢。

    果然,魏知道:“陛下的身体不是好多了吗?”

    皇帝咬咬牙道:“这两日又觉得困倦了起来,或许是体内湿气加重了也不一定,回头周卿给朕看一看,看看要不要换一副药。”

    李尚书道:“不如现在看吧。”

    “哎,”皇帝甩了甩袖子道:“难得半日清闲,何必急于这一时?朕就要等傍晚了再看。”

    他对古忠道:“趁着日头还早,你让人回京城传话去吧。”

    古忠这才躬身退下,“是。”

    满宝就觉得皇帝也挺可怜的,他们不想工作的时候请个事假还是可以的,不然还能请病假,说休息就能休息,倒是皇帝,便是正生着病,想要休息都有一大群人拦着。

    真可怜!

    皇帝见这会儿没人拦他了,高兴起来,便起身走到栏杆边上往下看,摸着胡子道:“不错,不错,这水看着还挺清澈的。”

    魏知泼他冷水,“所以不会有很多鱼,陛下怕是钓不到。”

    皇帝被噎了一下,然后又自得起来,“别人钓不到,朕却一定会钓到。”

    古忠一听,只能又悄悄的退了下去,不一会儿后又上来,然后避着魏大人几个和殷礼挤眉弄眼。

    殷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只能跟着他出去。

    皇帝带着两个女儿和女婿天伦之乐,满宝和白善百无聊赖,和殷或站在一边,正好看见这一幕,便都有些好奇。

    见殷大人转身离开,找了个禁军说话,白善便和殷或挤眉弄眼,小声道:“殷大人总不会让人去抓了鱼来这里放着给陛下钓鱼吧?”

    殷或就沉思起来。

    一看他的表情,白善有些惊悚,“不会吧?”


 

    满宝也道:“不会吧?”

    殷或垂眸道:“可能吧。”

    大家就一起扭头看向皇帝。

    皇帝正背着手四处走动,赞叹道:“你们这地方选得好呀,朕这几日四处走着,也打这儿走过,怎么就没想到下午在此避暑呢?”

    他扭头吩咐道:“回头让人在这儿放张高桌高椅,下午朕便在此批阅折子,与众臣论事,倒比在宫殿里议事还要清凉舒服一些。”

    满宝连忙道:“陛下,这偶尔还好,要是总在这亭子中长时间停留,恐怕真的会加重湿气的。”

    这冷泉是真的冷,它不是假的好不好?

    魏知和其他大臣一听,立即道:“请陛下保重身体。”

    皇帝有些扫兴,只能道:“好吧。”

    长豫道:“父皇,我们吃些果子消消气吧。以后呀,我就常来这里,这样您批阅折子累了过来,直接可以吃现成的。”

    皇帝一听,不由笑道:“朕不能在此久留,难道你就可以了?”

    他对长豫和明达道:“你们是女孩子,也不可太贪凉,尤其是明达你,你身子不好,可不许调皮。”

    明达道:“父皇,女儿不会调皮的。”

    白二郎深以为然的点头,明达可乖了。

    皇帝瞥了一眼白二郎,没说话。

    很快便有内侍取了一把钓钩过来,皇帝就拿了往下去,找了个树荫的好地方,套上饵后就甩到了水里。

    白善他们也分到了钓具,不过他们更关心上面冷泉的情况,不由垫高了脚尖网上看。

    皇帝看见,也抬头看去,问道:“你们看什么呢?”

    白善他们立即收回目光表示没看什么,乖乖的找了个地方下钩,然后就坐在草地上等着鱼咬钩。

    然而看着哗哗往下流的水,便是白二郎都小声嘀咕起来,“这能钓上鱼?”

  自然是钓不上的,这清澈的水哟,这喘急的水哟,这冰凉凉的水哟,也就石头缝里有可能有一些尖尖细细地小鱼,刚才白善他们就在抓那种小鱼玩儿。

    一群年轻人排排坐在草地上看着随波飘动的鱼饵,再齐齐扭头看向上面坐在小杌子上的皇帝和大人们,他们都全神贯注的手握鱼竿看着前方呢。

    长豫有些坐不住了,来回移了一下自己的鱼竿,小声问魏玉,“你说父皇跟前的那个大水窝会不会能钓上鱼?”

    魏玉只瞥了一眼便道:“至少比我们强。”

    他们的鱼线还在随波逐流呢。

    白善悄悄的拿着鱼竿起身,拉了拉满宝,俩人便悄悄的起身顺着水流往下走。

    殷或见状也拿着自己的鱼竿起身,也不在意它会不会挂到石头就下去。

    白二郎见了,立即拉上明达就要跟着去。

    明达却扯住他,嘘了一声后道:“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俩人也悄悄的走了。

    长豫眼泪汪汪的,既想跟着他们走,又有点儿忧虑的看向上面的皇帝,她有点儿不太敢。

    魏玉也不敢。

    两个老实人便孤零零的蹲在草地上许久,最后还是明达看不过去,悄悄的回来扯上姐姐,带着一起往下。

    皇帝眼角的余光看见,微微摇了摇头,和魏知道:“朕的长豫是个胆小的,怎么你家魏玉也这么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