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官场猎艳一个官二代的情欲史 爽⋯好舒服⋯快⋯深点短文

2022-08-13 13:56:10情感专区
陆如意一听,又害怕起来。 “那哥,你不要证明是秦可楚绑架秦川的,不久可以了吗?”陆如意握住了陆翰宇的手臂。 “现在的关键不是我证明不证明,而是,秦可

    陆如意一听,又害怕起来。

    “那哥,你不要证明是秦可楚绑架秦川的,不久可以了吗?”陆如意握住了陆翰宇的手臂。

    “现在的关键不是我证明不证明,而是,秦可楚会反咬一口,说是你指使的,你明白吗?”

    “不会吧,我和她关系那么好,她不会反咬一口的,对吧?”陆如意慌张地问道。

    “恐怕,在她的利益,和你的利益面前,她最终牺牲的,只有你的利益了。”陆翰宇判断地说道。

    “后来,她自己说,如果秦川没有参加公演,算不算自我放弃,我说应该算的,但是我不知道她会绑架秦川,她说她来安排,我就说谢谢她之类的,没有其他了,更没有涉及毁容这样的事情。”陆如意说道。

    陆翰宇深吸了一口气。“她对你没有戒心,应该还没有脑子故意设计你,录下录音,所以,如果她反咬你一口,你一定记得,全部否认,一点都不要承认你和这件事情有关,可能法官会问你,有没有对陆如意抱怨说你讨厌秦川之类的,你就说有是有的,但是没有叫秦可楚说什么,毕竟你以前针对秦川,说不讨厌她,就假了。”

    “哥,真的会牵扯到我吗?”陆如意害怕起来,

    “目前还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毕竟都是秦家人,秦老太太可能会压下来,只是私下里,会进行审问,你会被供出来,到时候就是协助调查,但是,如果确定了你是主谋,那就不是协助调查那么简单,你会成为罪魁祸首被告上法庭。”陆翰宇思索着说道。

    “我现在还是去看看秦可楚吧,希望她看在姐妹的情谊上,不要供出我。”陆如意慌张道。

    陆翰宇握住了陆如意的手臂,“你这种智商,玩不过秦可楚的,她以前对你没有防备,但是现在她身边有军师了,你过去,说多错多,就真的会录音了。”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啊?哥哥。”陆如意没有主张。

    “听我说,现在,你最好避开所有和秦可楚有关的事情,她的电话也不要接听,一定,确定,知道吗?”陆翰宇说道。

    “嗯,好,我听哥哥的。”

    “我会拖爸爸的朋友去警察局打听是怎么回事?晚点再给你确切的消息,你现在去排练,做好你应该做的事情。”陆翰宇说道。

    “好。”陆如意答应道。


 

    陆翰宇立马打电话出去。

    警察局里

    秦老太太也在了,坐在椅子上,“秦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毁了楚楚的容颜?”

    “妈,你一定要替我们楚楚做主啊,楚楚才十八岁,花容玉貌的,现在她的脸被毁成那样,你也看到了,怎么办啊,我们楚楚的这一辈子该怎么办呢,以前那么美,现在被毁容成这样,呜呜呜呜。”麦妮娜哭诉道。

    秦老太太心疼地看着秦川,“真的是你做的吗?”

    秦川把手机的录像打开,递给秦老太太。

    秦老太太看到了全部的过程,震惊,愤怒之余又迅速的沉静了下去,深吸了一口气,压着一股怒火,看向麦妮娜,把手机递给麦妮娜,“你好好看看。”

    麦妮娜看到手机的录像,震惊之余,慌张的把手机录像删掉,跪在了秦老太太面前,“妈,你一定要替我楚楚做主啊,如果你不帮她作主,她就真的完了。”

    麦妮娜以为把录像删了,看过的只有秦老太太,只要秦老太太说是秦川毁了秦可楚的容颜,就是秦川。

    现在生杀决定权,就在秦老太太手里。

    秦川勾起嘴角,“录像我有很多辈分,你觉得,这是奶奶能做主的了的吗?再说了,要做主,也应该为我做主。”

    “什么为你做主,现在毁容的是我的女儿,不是你,你在这里说的轻松。”麦妮娜瞪着眼睛说道。

    “她毁容,是因为她自己想要毁我容,自作孽,不可活。我现在要不要报警,在我一念之间。”

    “麦妮娜,让秦可楚跟秦川道歉。”秦老太太说道。

    “什么?道歉?受伤的是我家的秦可楚,你还让她道歉,那她有多委屈啊?”麦妮娜崩溃地说道。

    “我不管她有多委屈,她绑架我,想要毁我容颜,这就是犯罪,我把证据交给警察,委屈?她哪有资格,我要是不开心了,我还可以放到网上,声名狼藉,心狠手辣的大家闺秀,相信很快能在圈子里传开,你觉得你的女儿,还能找个圈子里的好人家吗?”秦川幽幽地说道。

    “妈。你看这个女人,多狠毒啊,居然让我家秦可楚声名狼藉,她声名狼藉了,损害的是我们秦家啊。”麦妮娜求着秦老太太。

    “是谁先动手的,是谁先报警的,是谁想要让秦家声名狼藉的,我相信奶奶很明白。”秦川雍容地说道。

    秦老太太深吸了一口气,扫向麦妮娜,“她的话,你听的很清楚了,如果楚楚可以道歉,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如果楚楚不道歉,那么秦川就要报警了,交给警察处理了,刚才的录像你也看到了,到底是谁对,是谁错,我相信警察能够自己判断。”

    “可妈,现在是楚楚毁容了啊。”麦妮娜觉得憋屈。

    “毁容是她想要泼硫酸,秦川躲过了,她自己自找的。如果她不想毁掉秦川的容颜,会自食恶果吗?你要是不让她道歉,那么,你们的事情我也不管了,我秦家的孙女,我总要保住一个的。”秦老太太站起来说道。

    言下之意是,她会保住秦川。

    “那,那,那……”麦妮娜哭着不说话。

    秦老太太对着局长说道:“抱歉啊,自家姐妹闹着玩,还耽误你们时间了。”

 “没事没事,那……这孩子……”警察局长试探着老太太的意思。

    “是孩子闹着玩,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我就带我这个不争气的孩子回去了。”老太太笑着说道。

    “行,那老太太,慢走。”

    秦老太太走在前面,秦川跟着,上了秦老太太的车。

    秦老太太不说话,秦川也不说话。

    “川,这件事情,道了歉,就算了吧,毕竟是自家姐妹,如果传出去,对你,对她,都不是好事,是两败俱伤的结局。”秦老太太说道。

    “我本来就想算了的,如果我不想算,那么,我会第一时间就报警了,如果秦可楚,自知理亏,息事宁人,那这件事情等于没发生过,奶奶,是她想要置我于死地,农夫与蛇的故事,在课本上就讲过,我善待对我好的人,但是对我不好的人,我不想姑息养奸。”秦川沉着道。

    “看在奶奶的面子上,这件事情就不予以追究了吧,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秦可楚不是你的对手,或许,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吧。”秦老太太锁着秦川问道。

    “她要绑架我,不过,被我察觉了,我下午要去录制,没有空理她,但是我又想知道她为什么绑架我,所以录制完后,我赶去了,才知道她的目的是要毁我的容,我本来以为她可能是想要关我一天,让我没办法参加明天的录制,那么,我也就关她一两天,让她参加不了录制,奶奶。”秦川喊道,直视秦老太太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