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工人带去工地轮流 我被老外玩到了剧烈高潮

2022-08-13 13:53:05情感专区
直到眼前再次回到现实,她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件里衣时,她顿时便咆哮地怒吼道:“牛大宝,你个死变态,你个王八蛋,赶紧放了我” 可是牛大宝却是屹立

        直到眼前再次回到现实,她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件里衣时,她顿时便咆哮地怒吼道:“牛大宝,你个死变态,你个王八蛋,赶紧放了我”

        可是牛大宝却是屹立不动,冷笑一声道:“刘家大小姐,你问问你弟对我的女人做了什么,你让这个王八蛋亲口告诉你,我只是扒了你的衣服,而他呢?”

        此时李娟哭的更伤心了,刘彩凤当时就无语了,皱着眉头狠狠地瞪着刘俊,心虚地吼道:“刘俊,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刘俊当时吓傻了,他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行为了,顿时就慌了神,吱吱唔唔地说道:“姐,你别听他们的,我没有对她做什么?”

        牛大宝却是愤怒不已地拽着刘彩凤的头发,然后往上一提,痛的刘彩凤双手抓着牛大宝的手,脚尖都快要离地了。

        “牛大宝,你到底想怎么样?快放了我姐,要不然我就杀了她”

        可是牛大宝此时知道,刘彩凤便是制伏刘俊的最好武器,他今天不但要带走李娟,而且还要好好教训一下刘俊,让他们两姐妹知道,他牛大宝的人不是那么容易欺负的。

        “小子,你自己掂量掂量,要不要放了我的女人,如果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定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说时迟,那是快,牛大宝将手直接塞到刘彩凤的肩带那里,紧紧地抓着刘彩凤里衣的根带,朝着刘俊吼道:“我数三声,你不放的话,我就让大伙看看你姐的绝妙身材,别到时候怪我没有提醒你”

        “一”

        “二”

        随着牛大宝数声越来越接近三的时候,刘俊和刘彩凤完全都懵了,真没有想到,居然会碰到牛大宝这种以其人之道还之彼身的人物,当时刘俊也是没有了办法。

        牛大宝数到第三声的时候,刘俊彻底放弃了,松开了李娟,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刘彩凤哭道:“姐,对不起,我错了”

        李娟赶紧朝着牛大宝跑来,钻入了她的怀里,哭的极为伤心。

        牛大宝轻轻地拍了拍李娟的后背,安慰着她,然后便朝陈爽使了使眼色,陈爽便拉着李娟走到旁边,紧紧地拥她入怀,脱下衣服遮盖着她身上的肌肤。

        可是刘俊跪在地上,看到牛大宝并没有放开自己的姐姐,当时他就像疯了一样,一脸鼻涕一脸泪水地吼道:“快放了我姐”

        牛大宝怎么可能这么放过这小子,不禁冷笑一声道:“你当着你的姐面说清楚,刚才你对我的女人做了什么事情,你说呀!”

        刘彩凤忍着痛楚,一直没有吭声,虽然她恨牛大宝,但是更恨自己的弟弟不争气。

        “刘俊,你个不争气的败家子,你到是说呀!你做了什么?”

        刘俊看着姐姐那痛苦的样子,不但心虚,而是彷徨不安,恨自己刚才做的事情。

        他没有办法,不能让姐姐再受委屈了,所以一五一十地把刚才的事情说了出来。

        而此刻,聪明的陈爽却一直拿着手机在全程录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听到弟弟说出那不堪的事情,刘彩凤闭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恨铁不成钢的她只是忍着痛楚说道:“牛经理,我弟不懂事,还望你高抬贵手,放他一条生路”

        可是牛大宝怎么可能听刘彩凤的话,铁青着脸说道:“我之前就警告过他,别在天心市来找麻烦,你还保证我说不是你弟做的,现在人证物证都在,你说我怎么可能放了这小子”

        “那你想怎么样才肯放过他?”刘彩凤此时开始担忧起来,她觉得牛大宝看来今天是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结果,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要我怎么放过他,可以呀!你问问他刚才是哪只手伸到我女人衣服里面的,就当着我们的面把那只手剁下来就可以了”


 

        此话一出,刘俊脸都吓得发白,跪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姐姐,恐惧般地求饶道:”姐,姐,救救我“

        而刘彩凤也是被牛大宝的话气得瞬间就失去了理性,本来想开骂对着干,但是转念一想到自己的父亲的忠告,不禁让自己先冷静下来,然后才轻声说道:”牛经理,我弟是有错在先,但也不致于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吧!只要你放了我弟,我愿意拿一千万来换他的手,你看怎么样?“

        牛大宝看到李娟此刻躺在陈爽的怀里正瑟瑟发抖,不禁皱了皱眉头,咬着牙说道:”刘总,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给我一百万,另外加上你弟弟一个手指头,二是让他直接剁掉那只手,没有其它的选择,我只给你们两姐妹一分钟的时间考虑“

        牛大宝松开了刘彩凤,但是转身将她直接踢倒在地上,一脚踩在她的背上,让他们两姐妹滚到地上去商量事情。

        看着眼前的姐姐受到人生中第一次这样的屈辱,刘俊当时哭着摇头说道:”姐,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不听你的话,我是个成年人,这件事情就由我自己来承担吧!“

        刘俊那狰狞的面孔几乎一直在颤抖着,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不甘心,反正就是瑟瑟发抖一般,嘴唇都黑了。

        他站起来,然后便从后腰抱出一把小刀,看了一眼刘彩凤,紧接着便盯着牛大宝说道:”小子,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今天栽到你的手上,我无话可说,只是你要记住了,今天要了我一根手指头,改天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刘俊,不要“

        可是他却当着亲姐姐的面,挥舞着手上的刀子,对着自己的小手指直接剁了下去,顿时那只被剁的小指头却直接落到了刘彩凤的跟前。

        看到那只小手指,刘彩凤当时便哭着疯狂喊叫着,挪动着身子朝着痛苦倒在地上的刘俊爬去。

        也不知道是因为在这样的条件下得到了教训,刘俊很快爬起来,忍住自己的痛楚,大叫一声:”帮我姐解开“

        而牛大宝却见机行事,直接拉着陈爽她们两个便开着车扬车而去。

        但是陈爽知道,今天晚上这场酣畅淋漓的对决,奠定了牛大宝在李娟心目中神一般的存在。

        那些小弟都吓傻了,而刘彩凤挣脱绳子后,便赶紧扶着弟弟上了车,朝着医院而去。

        弟弟的小手指送医及时,医院马上进行了手术,总算接了上去,只是医生说了,可能以后这根手指不会正常了,只是当作个摆设罢了,用不了力的。

        被牛大宝欺负成这个样子,刘彩凤一声都不敢吭,她明白,这件事情在道上来讲,刘俊这是自找。

        但她是刘家的长女,而刘俊是刘家的传家接代的男人,现在手指接上去了,但却也不是一个健全的人,想来想去,她还是愧疚地拨通了远在国外的父亲的电话。

        听到刘彩凤在电话里那不争气的汇报,老者在电话那头越听越气,不禁骂道:”别说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告诉过你们不要动这小子,你们两姐妹非不听,真是不知好歹“

听着父亲在电话那头的愤怒之声,刘彩凤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狂妄所付出的代价,想想牛大宝确实是一个可怕的人物。

        他居然查到了刘俊关押李娟的地址,并且还设计灌醉她,将她为要挟带到这边,用来进行交换,这似乎都是设计好的每一个步骤。

        而他又不但侮辱了她们两姐弟,更是狠狠地抽了她一巴掌,甚至是侮辱了她本人,这种被人欺负到头的恨,她是怎么也忘不了。

        ”爸,帮帮我们吧!这次我们是真的丢脸丢大了,从小到大,还真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对我们刘家,而刘俊的手指头虽然接上了,可是以后只是成了一个摆设“显然,她是想让自己的父亲出面帮帮她,教训牛大宝一次。

        ”真是胡闹,你们两姐弟是不是还嫌事情闹的不够大吗?我早就劝过你了,以为你在天心市能够稳住大局,你要知道,你们这样下去,以后我们刘家在京都还有什么话语权?“老者在电话那头气得都头顶冒青烟似的。

        刘彩凤却非常不理解父亲的做法,不禁弱弱地问道:”难道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

        可是老者却叹了口气说道:”我真不是你在国外留学到底学到一些精髓没有,明知道它是一头老虎,你们非得和他肉博,难道你们不知道做一个笼子给它下个套给捆起来吗?“

        刘彩凤皱着眉头,细细一想,顿时眼前一亮道:”爸,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不要直面和他对着干,用智谋来干掉他?“

        老头才叹息道:”要是当初你把我的话听进去了,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刘俊这孩子如果再不改变,我就要动摇对刘家的后面一切安排了,我真没有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你告诉他,给我滚回京都去,一年不允许离开京都“

        父亲挂了电话,刘彩凤虽然心里有些愤怒,但想想至少牛大宝没有脱了她的衣服,毕竟刘俊也承认是他动了牛大宝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