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李大柱田秀香全文免费阅读 抵在g点上狠狠研磨

2022-08-12 13:41:08情感专区
只要dark组织不倒,这赌场便能不停地为她赚钱。 江柔听到这话,心中大喜。 赌场自然是最好的! 甚至比给江家下的聘礼都好! 她一直想要。

        只要dark组织不倒,这赌场便能不停地为她赚钱。

        江柔听到这话,心中大喜。

        赌场自然是最好的!

        甚至比给江家下的聘礼都好!

        她一直想要。

        但又怕自己太过贪婪,招惹赫连烈的厌恶。

        所以忍着不敢提。

        现在,他主动说出来,她也没必要推脱。

        “你真的肯送给我?”江柔问。

        “自然。”赫连烈笃定道,“等明天,我便派人,把赌场过到你的名下。”

        “烈,你对我真好,我再也不疑心你和江翠花,有什么了。”江柔主动献上了吻。

        赫连烈摁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过了大概十分钟——

        两人这才分开。

        江柔媚眼如丝道,“我去拿点药,给你涂抹下伤口。”

        “好。”

        赫连烈笑着应下。

        ……

        第二天。

        赫连烈果然遵守了诺言,派人把赌坊给了江柔。

        江柔拿到所有文件,开心的几乎要蹦起来。

        赫连烈很大方。

        给她的是一座大赌坊,每天光盈利都有三百万。

        一个月近一千万。

        有了这座赌场,她就不差钱了。

        能更灵活的收买人。

        江柔去市中心的商贸大厦,买了一套性感的睡裙,想回家,好好地感谢下赫连烈。

        可没想到……

        刚把车停在家门口。

        赫连烈的手下就跑过来,低声对她说:“江小姐,您暂时不能进去。”

        江柔挑了挑眉,冷笑道:“怎么着?家里来了什么人,是我不能见的?还是,谁给你了狗胆,敢阻拦我?信不信我告诉烈,叫他……”

        “江小姐,是赫连先生派我来,在这里拦下你的。”

        那人打断了她的话。

        江柔眸子一紧:“是不是江家来人了?”

        “嗯,江小姐来了。”

        手下如实回答。

        江柔满腔的喜悦,瞬间化为了泡沫。

        之前赫连烈跟她说,他要娶江翠花时,她没什么感觉。

        但此刻……

        有家不能回,只能躲着江翠花。

        实在令人憋屈!

        她向来不喜欢服输。

        更不要说,江翠花是一个被毁了清白精神失常的丑女人!自己怎么可能被这样的人比下去?

        死一般的沉默,维持了片刻后。

        江柔勾了勾唇角,笑着道:“好啊,我不进去。”

  宅院里——

        赫连烈的脸色铁青。

        昨天被打了一通,他几天内都不想见到江以宁。

        可没想到,她自己过来了。

        赫连烈懒得开口。

        江以宁却走上前,期期艾艾道:“我哥昨天教训了我,说你是我未婚夫,以后,咱们俩要一起过日子的,我不该那么粗鲁的对你。所以,他命我今天登门道歉。”

        “不用道歉,你是我未婚妻,打我几下,又能怎样?”赫连烈嘴上说的大大方方,心里却巴不得她赶紧走。

        江以宁微微一笑,“既然你原谅我了,那我就放心了。”

        “嗯,你还有其他事吗?”赫连烈略不耐烦的问。

        “有啊~”江以宁拖长了尾音,凑到了他的跟前,做出娇羞的模样,道:“我今天来,主要是跟你培养感情的。”

        若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赫连烈也许会很愉快的接纳她的撒娇。

        可此刻……

        江以宁顶着一脸可怖的红斑,且上面涂抹着褐色的药水。

        她浑身散发着一股又苦又涩又臭的味道。

        简直像是从垃圾桶里捡出来的。

        实在是令人生不出,半点欢喜之情。

        赫连烈微不可查的皱了眉头,往后退了一点,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我对你的感情,已经很深厚了,不用再培养了。”

        “可我还没喜欢你呢。”江以宁轻声说。

        赫连烈:“……”

        一个残花败柳的无颜女,还敢嫌弃他?

        真是被江家惯得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陪着我,到处走走吧。”

        江以宁拉着他的胳膊说。

        赫连烈再次挣脱了她亲近的举动,道:“好啊。”

        说完,没有任何犹豫。

        迈开了步子,走在了前面。

        江以宁赶忙追上他的脚步。

        ……

        因为想快点摆脱江以宁,所以赫连烈潦草的带着江以宁,在家里转了几圈。

        然后,直接跟她说,都逛完了。

        没什么可逛的地方了。

        原以为这样做,她就会离开。

        可没想到……

        江以宁还要留下来吃饭。

        赫连烈的耐心尽失,借口道:“那你随便在家里玩,我去处理公事。”

        说完,还给管家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盯着江以宁。

        不管江以宁是真傻还是假傻,都不能让她有任何机会。

        靠近这个家的机密。

        管家领命,继续跟着江以宁。

        赫连烈转身上了楼。

        到了书房里——

        他刚要松口气。

        身后却覆上来了一具娇软的身体,“烈,你怎么一直陪着她。”

        听到熟悉的声音,赫连烈焦躁的心情,稍微被安抚了一些。

        转过身,看向江柔,问:“你怎么进来的?”

        “我偷偷爬墙溜进来的。”江柔住在别墅里那么久,对这个家的每一处,都了如指掌,所以,她找了个梯子,从花园旁的假山那里,直接溜了进来,“你放心,我进来的时候,故意避开了你们,不会让江翠花发现我的。”

        赫连烈勾唇笑了笑,“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哼,我再机灵,又能怎样?还不是比不上江翠花重要?你为了招待她,把我拒之门外……”

        江柔娇滴滴的说。

        赫连烈低头,摸着她的腰肢,说:“她是突然到访,我来不及安排你,所以才采取下策。你得理解我。”

        江柔当然理解他,不为别的,只为他刚送了她一座金矿。



 

        也得体谅他的不容易。

        “嗯……”江柔点了点头,手指划着他的胸口说,“我也是太在乎你了,才会患得患失。烈,你不会为了江翠花,忘记我的对不对?”

        “当然。”

        赫连烈回答的毫不犹豫。

        江柔面上露出小女儿家的神态,然后拉着赫连烈的手,走到书桌跟前,把自己买的性感睡衣拿了出来。

        “我特地买的,为了给你助兴的。现在……我们来开始吧……”

        赫连烈听言,喉结忍不住滑动。

        外面还有江翠花呢。

        他们俩就光明正大的偷晴,实在是太刺激了。

        但也正是这种新鲜的感觉。

        让他对江柔更加有兴致。

        江柔手指放在衣扣上,衣衫滑落……

        ……

        蒙达想要敲门进书房,向赫连烈汇报一些事情。

        却听到里面传出来暧昧的声音。

        他认出来是江柔的……

        面部的肌肉瞬间僵硬。

        敲门的手也悬在了半空中。

        许久后——

        他的手攥成了拳头,咯咯作响。

        赫连烈!

        早晚有一天,他要取而代之!

        把江柔完完全全的占为己有!

        不允许别人再染指她半分!

        蒙达转身就走。

        经过楼梯口时,刚好撞上了,迎面走来的江以宁。

        江以宁被撞得后退了两步,揉着自己的肩膀,看向眼前的男人,呵斥道:“你怎么回事呀?走路不长眼吗?直愣愣的就朝着我撞过来!这要是再大力点,我非被你撞到楼梯下面去!万一摔出个好歹来,你负的起责任吗?”

        换成别人,江以宁才不会如此胡搅蛮缠。

        可她知道眼前的蒙达,是赫连烈的得力助手。

        逮着了机会,自然要刁难一番。

        蒙达垂首,声音硬邦邦道,“对不起,江小姐,我刚才走路急,没看到您。我以后会注意的。”

        “一句对不起,就能完事了?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这世上也不会有警察了。”江以宁冷笑道,“赫连烈呢?把他叫过来,我要他狠狠地处置你!”

        说完,江以宁便往书房的方向走。

        蒙达脸色变了。

        赫连烈刚才可是下达了命令,不让江柔进来,免得被江翠花看到。

        虽然他不爽江柔被赫连烈霸占,但也绝不想害了江柔。

        赶忙上前阻拦,“江小姐,您有什么气,尽管冲着我撒。不论您怎么惩罚我,我都接受。求您别惊动赫连先生。”

        江以宁察觉到他不对劲,更要惊动赫连烈了。

        一把推开他,直接往前冲。

        蒙达和管家交换了下神色。

        管家也意识到了不对,赶忙小跑上前,阻挠江以宁。

        “翠花小姐,你要找先生,我去给您通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