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篠田优中文邻居人妻在线 小sao货cao得你舒服吗

2022-08-12 13:36:30情感专区
但这次从生死的边缘徘徊了一次,她看开了。 命没了,又算得了什么? 她想活的更有价值,像江以宁一样,浑身散发着光芒。 受人敬仰。 江以宁盯进

        但这次从生死的边缘徘徊了一次,她看开了。

        命没了,又算得了什么?

        她想活的更有价值,像江以宁一样,浑身散发着光芒。

        受人敬仰。

        江以宁盯进她的眼底,说:“你可要想好了,留下来要面对多大的危险。”

        “我不是激动之下,才做的决定,是真的想好了。”雅一字一句道,“求您给我一个机会。”

        江以宁听了,沉默了半晌,让房间里其他的人都出去。

        等只剩下她和雅了。

        她反锁了门,重新坐在她跟前,道:“雅,若是我想做的,不止推翻赫连烈,还想推翻整个dark,你还愿意继续跟着我做事?”

        雅听言,不由得一怔。

        江以宁神色坦然。

        击垮赫连烈,也就是眼前的事了。

        她和陆执已经在暗中谋划,后续对付忽颉利和dark组织的行动。l

        否则,等赫连烈垮了,再想这些。

        那就来不及了。

        雅若是真的想跟着她做事,那也势必会察觉到异样。

        因此……

        与其遮遮掩掩的,等她发现。

        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

   “你若是怕的话,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我不怕!”雅义无反顾的接道。

        随即,又用力的吞咽了下口水,小声说:“可是……江小姐,要推翻dark很难、很难,对对付赫连烈和忽颉利,要难的多。”

        她敢想象,赫连烈倒台的画面。

        但绝对无法想象,在北境把dark推翻的场面。

        dark是北境的天,是北境的地……

        把天和地都推翻了……

        生存在北境的人怎么活?

        “难,不代表做不到。”江以宁神色淡然的说,“以前北境没有dark,不也好好地吗?怎么被它接管了几十年,就觉得离不开它了?”

        她笃定的语气,以及自信、坚毅的表情。

        都让人忍不住信服。

        刚才雅还觉得江以宁的想法有些疯狂,但听她亲口说出这番话,心里渐渐地开始动摇了。

        是啊……

        dark也才执掌北境几十年,凭什么不能推翻它?

        没了dark,北境人民照样活!

        哪怕苦点,累点,总好过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雅的眼神变得坚定,“江小姐,你说的对。我们一起推翻dark吧!我跟您一起做这件事!我只相信您,不相信其他人!”

        阿日拉夫人也对雅好。

        但她终归是dark的人,并且在所有的事跟前,她都会选择忽颉利。

        可江以宁不一样!

        明明dark与她没多大关系,不推翻也行。她却愿意为了北境的人民,去推翻dark。

        这两者的区别,就是小义和大义的区别!

        听到她的答案,江以宁诧异了。

        本以为雅会接受不了。

        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坚定了信念。

        江以宁笑了笑,道:“雅,你可真是个宝贝。”

        雅是一张白纸。

        由什么人引导她,她就会变成什么样。

        所以,塑造她的人很关键。

        雅害羞的低下了头,道:“江小姐,我不值得你夸奖。”

        “不。”江以宁温柔且坚定地说,“你很值得夸奖,多少人活了一辈子,都没你想的明白呢。雅,不要因为自己犯过错,就不停地贬低自己。我说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江以宁向来对人很包容。

        当初一再的给江柔机会,也是希望她能回头是岸。

        可惜,江柔从没珍惜过。

        反倒是雅……

        改变的很迅速。

        雅和她对视,心里有了底气。

        郑重的点头,道:“嗯,我知道了,江小姐。”

        江以宁摸了摸她的头,说:“想跟着我办事,可得有个好身体。你最近,什么都别想,养好身体就成。”

        “好。”

        雅答应了下来。

        江以宁又跟她聊了一个多小时。

        这才出了门。

        ……

        深夜——

        赫连烈回了家,神情有些不爽。

        江柔迎上前,问:“怎么又愁眉不展了?”

        “还不是因为江家的人不识抬举,我都开了那么好的条件了,竟然还敢跟我提要求。”赫连烈冷笑了声,道:“真是不知死活,等我弄死了忽颉利。回头,第一个收拾了他们。”

        眼下需要江家人的帮助,他才会低声下气。

        真以为他会一直容忍江家人?

        笑话!

        赫连烈憋了一肚子火。

        江柔笑着说,“他们提要求,你暂且答应呗。反正,等收拾完了忽家,咱们还能夺回来。”

        只是暂时借给江家人而已。

        哪里值得大动肝火?

        赫连烈扣住江柔的下巴,让她跟自己对视:“其他的都好说,但有一条……需要征询你的意见。”

        “什么?”江柔疑惑了。

        怎么跟江家的谈判,会牵扯到她身上?

        难道是忽家那边发现了,她指使雅的事?

        不可能吧?

        不是已经杀死那个人了吗?

        死人可不会开口说话。

        “江执提出,让我娶了他妹妹,做赫连夫人。”

        赫连烈一字一句道。

        若是之前,他会很乐意答应这个条件。

        但现在……


 

        江翠花被忽颉利玷污了,且听说毁容了。

        让他娶一个不干不净的丑女,做他的正室,他怎么可能心甘情愿?

        再说了,他现在心里有江柔。

        还亲口允诺了,等事成之后,让她做赫连夫人。

        现在改口答应江家那边,不是让他食言吗?

        因此……

        他没同意那边提出的条件。

        可江家那边态度也很坚决,其他的条件都能退让。

        唯独这条不行。

        江柔怎么也没想到,江家会提出这么一个条件。

        顿时有些面部表情管理失控。

        脸色迅速的阴沉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她才委屈的说,“所以……你答应我的,都要不作数了?”

        “你看你,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不同意他们的条件?不然,我怎么会那么生气?”赫连烈难得用温柔的语气哄人,“而且,我也是同你商量。你若不答应,我便回绝了他。我还就不信了,没了江家的帮助,我收拾不了忽颉利!”

        话是这么说。

        但没了江家人的帮忙,绝不可能那么快,就扳倒忽颉利。

        这要一直等……

        得等到什么时候?

        哪怕赫连烈等得起,江柔也等不起。

        她真是迫不及待的想得到至高无上的权势和地位,去狠狠地报复江以宁、陆执!

        江柔在心里弯弯绕绕,考虑了很久。

        再度开口,说:“烈,你不会喜欢上江翠花,移情别恋吧?”

        “小妖精,想什么呢?那个女人都失去贞洁了,且丑成那个鬼样子,我怎么可能喜欢她?”赫连烈笑道,“你放心,即便把她娶回了家,我也只会厌恶她,喜欢你。”

        “我不求别的,只求你心里只有我。”江柔说着,红了眼眶,佯装出一副情深模样,“为了你的事业考虑,我不能那么自私。”

        “所以……你去娶她吧。但你可千万要记得,答应我的话,不能爱上她。”

        最后一个字落下。

        她的眼泪也滚了出来。

        赫连烈的心肝,仿佛被人抓了一把。

        长臂一伸,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放心,我发誓,从今往后心里只有你一个人。若是有其他女人,便叫我不得好死。”

        “嗯。”

        江柔依偎进他的怀里,点了点头。

        赫连烈将她打横抱起,笑着说:“阿柔,你不是一直心心念念,想要一个孩子吗?我今天就给你。”

 翌日。

        江柔醒来的时候,赫连烈已经不在了。

        看着自己身上青紫的痕迹,她忍不住冷笑了声。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她可不会相信赫连烈的承诺。

        江柔捡起了一件浴袍,系上了腰带。

        拿起电话,拨打了蒙达的号码。

        没过多久。

        卧室的门被推开。

        蒙达溜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