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和虎狼之年的岳 宝贝你可真是个小荡货我c死你

2022-08-10 13:38:00情感专区
安晚一家的票数也不多,只有三张投票。 家里满十八周岁的人,只有陆森和云萍,以及陆景行。 而陆春和跟陆景明才十六岁,还不到年龄。 所以帮不了陆国昌多少。 不过,看他

安晚一家的票数也不多,只有三张投票。

    家里满十八周岁的人,只有陆森和云萍,以及陆景行。

    而陆春和跟陆景明才十六岁,还不到年龄。

    所以帮不了陆国昌多少。

    不过,看他平时的为人处世,还有刚才演讲的内容也是非常感动人。

    相信这次会有很多人支持他,投他的票。

    起码安晚都被他的演讲宣言感动了。

    自从这一个月余村长下台被捕后,陆国昌哪怕是做一个代理村长,都是亲力亲为,尽心尽力。

    为人公道正直,绝不偏袒哪方。

    上百人的投票环节从开始到结束,也就是半个小时而已。

    这一过程是由族长老爷爷和其他三位异性代表。

    陆家村有一半人口是陆姓,其他一半人口是各种异性,像何国强一家,余大伟一家。

    当初余村长能坐上村长位置,就是靠着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以及各种花钱送礼物的手段,收买了一半的村民,才弄到村长位置。

    结果这三年来,他饱中私囊,偏袒有钱人,只因为人家给他好处,就肆意欺负普通人。

    幸好全村有一大半人都识破了他的伎俩把戏,在他被警方逮捕后,欢天喜地庆祝一番。

    就算他没被警方逮捕,这个月的竞选村长一事,甭管他再花多少钱,也没人支持他。

    只要等待半个小时统计出结果,就知道村长一位花落谁家了。

    余大伟对自己非常有信心。

    因为陆国昌去上厕所,他就来到陆芊芊和陆勇面前威风一下。

    “陆勇,等我做了村长,我请你来我家吃饭,到时候我家大摆酒席,尽管吃,敞开肚子吃。”

    “唉,我忘了你们父亲也来竞选位置,刚才的宣言还说的那么感人,搞得我都快哭了。但我怎么觉得有点傻呢?大喜事上哭泣,真是晦气。”

    余大伟说话嚣张,刺激着陆勇和陆芊芊。

    如果他们在祠堂打人,肯定能让陆国昌直接失去竞选资格。

    到时候那他就是不战而胜。

    真是爽啊!

    “闭嘴!余大伟,你算什么东西。”

    “余大伟,你说什么都没用,打击不了我们。”

    “你别以为用钱就可以买通全村的人,你父亲的伎俩和恶行,大家都有目共睹。”

    “就是!你等着瞧吧!这次一定是我父亲坐上村长的位置。”

    陆勇和陆芊芊被余大伟气到眼睛发红,都想要杀人了。

    这种人真是卑鄙无耻,还以为用同样的伎俩就能骗过所有人。

    牛阿红双手叉腰,睁大眼睛瞪着余大伟。

    “你不去监狱探望你父亲,还有心思跑来竞选村长,你才几岁?黄毛小子,你给再多的钱也收买不了全村的人,你就等着看吧!”

    “我看谁会给你投票!那些钱都是打水漂了。不过了,你的那些钱也不是什么好钱,全是骗别人搞来的,也不怕遭报应。”

    她骂的很有深度,自戳余大伟的心窝子。

    本以为自己的事情隐瞒的很好,没想到牛阿红都知道了。

    那岂不是整个村子都知道了?

    余大伟脸庞又红又黑,怔在原地,支支吾吾,就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主要是他不知道牛阿红会知道自己的事,以为自己能瞒天过海,把所有人踩在脚下。

    骄傲让他目空一切,所以没有准备好如何反驳别人。

    “哼!余大伟太坏了,他又欺负芊芊了。”陆知礼瞧见余大伟嚣张跋扈,又气又恼。

    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反驳余大伟,或者骂余大伟。

    语言是一门很神奇的学问。


 

    他正要跑过去,却被安晚拉住手臂。

    “放心吧!五哥,余大伟蹦哒不了几天啊。”

    她知道余大伟和陆海两兄妹天天搞在一起偷摸拐骗,还到处去骗人家彩礼钱。

    每天都能进账好几百,一个月轻轻松松赚两三万。

    这个月他们骗了很多男人,估计一年半载很快就会被发现,迎接他们的只有手铐和牢狱之灾。

    陆森坐在轮椅上,很尴尬地看着余大伟。

    本以为这个孩子人品还可以,没想到也学到他父亲的那一招。

    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唉,这孩子怎么变成这样?” “爸,余大伟一直都这样,好几次欺负阿礼,不然他刚才怎么那么生气。”陆嘉言坐在小凳子上,只能看着余大伟嚣张跋扈。

    他要是想走过去帮忙,只能用拐杖,还得在外人面前做做样子。

    等半个月后,才能正式扔掉拐杖。

    陆海和陆璐看到余大伟被欺负,走过去帮忙。

    “你们别以为仗着人多就可以欺负我家兄弟!”陆海一身痞子的气息,头发染黄就算了,还弄成爆炸头。

    嘴里嚼着槟榔,张开一口像被血染红的牙齿。

    安晚撇嘴,槟榔可是一级致癌物质,陆海现在每天吃一两包槟榔,估计不出几年准会得口腔癌,得割掉半个嘴巴。

    不过,现在好像还没治疗口腔癌的,做手术都很难。

    到了二十一世纪,这口腔癌都无法根治,只能做手术保命几年。

    “就是!也不看看我们是谁,等余大伟做了村长,第一件事就是让你们好看。”

    陆璐扭着水蛇腰,穿一条红艳艳的花裙子,化着丑死人的浓妆,一身劣质的香水味道,就像个站街女。

    她一来,安晚一家和牛阿红一家全部捂着鼻子。

    “臭死人了!大堂姐你喷的什么香水?不是从屎坑弄来的吧!”陆知礼一开口就损死人。

    “就是就是!臭死了!”陆芊芊一脸嫌弃,看陆璐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坨狗屎。

    牛阿红捂紧鼻子,拉着陆芊芊退后几步。“陆璐啊,你这香水臭得我都无法呼吸了,你是想熏死我们吗?”

    陆知礼拉着安晚推后两步,还把陆森也推远一点。

    尽管他们一家本就离陆璐三米远外了。

    “你!你们!可恶!气死我了。”遭到这么多人的嫌弃和排斥,陆璐气得跺脚咬牙。

    他们竟敢说我坏话?

    可恶!

    她双目喷火,恶狠狠瞪着牛阿红一家和陆知礼一家。

    下一秒,她又笑起来,邪气十足:“你们肯定是嫉妒我,我身上喷的香水可是洋货,国外进口的,没有三百块都买不到。”

    这香水可是她的宝贝,有钱都买不到。

    一定是他们羡慕嫉妒恨。

    她才不要相信他们的话。

    香水的味道明明可好闻了。

“我妹妹说得对!三百块一小瓶的香水,你们有钱买吗?现在让你们闻一口,都值几块钱,便宜你们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