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邻居的同学第一次很嫩很紧 民工的黑紫粗大

2022-08-10 13:34:57情感专区
约莫五六分钟,沈誉回来,直接坐进驾驶室,启动车子离开。 孟桃在后座,问他这怎么回事?小鲁可能是去跟着田志远,小董却跑去哪了? 沈誉将车开出一段路,靠边停稳,让孟桃换到前面

    约莫五六分钟,沈誉回来,直接坐进驾驶室,启动车子离开。

    孟桃在后座,问他这怎么回事?小鲁可能是去跟着田志远,小董却跑去哪了?

    沈誉将车开出一段路,靠边停稳,让孟桃换到前面副驾驶位去坐,然后告诉孟桃缘由。

    原来沈誉安排小鲁去跟着田志远,看他还要继续往哪里走?转回来的,意外看见了一个人,因为沈誉戴了口罩、帽子,装扮与平日不同,那人倒是没发现他,所以他回来,就把小董派出去了。

    “那是什么人?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孟桃问道。

沈誉没打算瞒着媳妇儿:“春节前,刘爷爷在临水村讲了孟绍安和关女士的往事,哲翰听了之后,很难过很气愤,他不能眼看着孟绍安和金燕燕像没事人似的,继续过着安稳舒心日子,多一天都不行,这对关女士、对你太不公平。所以哲翰去了孟绍安家,直接把他们的蒙羞布给扯下来,让丑恶现形。

    但那一家人的厚颜无耻不同一般,孟绍安试图遮掩,却又想把你认回去,孟哲翰明白你的心思,当然不可能同意;而金燕燕,当年那个故意接近关女士,最后嫁给了孟绍安的女人,她不想要你回归孟家,这不利于她和她的两个女儿……母女三个用了手段,在孟绍安书房装上窃听器。

    孟绍安毫无察觉,只顾着打探你的消息、地址,终于让她们获知你将出现在Y省省城,大概她们自以为逮到机会,想要对你出手了。”

    “你刚才看到的人,是金燕燕?”

    “是她的大女儿孟文蓝,哲翰说你长肉了,脸儿变圆,跟他亲奶奶、孟绍安母亲少女时期非常像,有时候从某个角度看,简直一模一样。孟文蓝学画画的,她特意带了人,拿着画像,在车站东面遮阳棚那里对着下车的女性旅客,寻找你。刚才我们走的是特殊通道,她没看到。”

    孟桃听了个来龙去脉,气得脸通红——如果没人提醒,她都不爱记得孟绍安是谁,自己安安稳稳过着,竟也会招来祸事,还很有可能是杀身之祸!

    孟绍安和金燕燕那对渣男贱女,还有他们养的恶狼崽子,是活腻了!

    沈誉心疼道:“乖,咱们不生气,为那种人不值得。有我在呢,不怕啊。”

    “我怕她个鸟毛!”孟桃抬手拍打了一下车门。

    沈誉:“……”看把他小媳妇儿气的,都飚粗话了。

    暗地里埋怨孟哲翰,干什么吃的?身边安插了耳目都不知道,小媳妇儿根本不屑于搭理孟绍安,从来没问过那恶心一家子,她们倒自己摸过来了。

    更是恨极金燕燕母女,竟然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用窃听器、跑到Y省省城火车站蹲守,明摆着要赶尽杀绝。

    沈誉目光森冷,他会让孟文蓝后悔此行。

    刚才看见的孟文蓝也刻意做了一番装扮,穿一身仿军装,短发抿进帽子里,戴副墨镜,不男不女的样子,却自以为不可一世。

    她手拿画像坐在遮阳棚下的长椅上,眼睛紧紧盯住下车的女旅客,站台上还有其他几个男的,也钻在人群里四处寻看。

    遇到像孟桃一样围着围巾的女子,他们会直接叫人家把围巾取下来看看清楚。

    如果刚才不是小董小鲁来接站,又离开得快些,可能就真对上了。

    就是如此地明目张胆!

    孟桃对沈誉说道:“你不用麻烦小董的,让我去会会那个孟文蓝,我不撕了她,我就不改名!”

    一辈子叫孟桃花。

    已经消逝的孟桃花,是个弱者。

    在书中,她没被孟绍安知晓,也幸亏没有,金燕燕母女不会容许她出现在公众面前,她的结局一样很悲惨。

    沈誉道:“我让小董去查,孟文蓝带来的几个人,是不是孟家势力内?这个要告知哲翰;孟文蓝想对你做什么?让她自食其果。”

    孟桃:“我想亲自跟他们对决,让他们知道这世间,是有报应的,关秀芝的女儿没那么好说话!”

    “会让他们看到的。”

    沈誉握了握孟桃的手:“真要去对上孟文蓝那个蠢货?田志远可就跑远了。”

    孟桃怔了一下:对哦,特么气的都忘记正事了。

    “先跟着田志远吧,孟文蓝放一放。”

    “不能放,等小董查明情况,我会安排人处置,再告诉你结果。”


 

    “好吧。”

    孟桃抓着沈誉的手,在手背上轻轻啃一下,又亲一口:“亲爱的,有你真好!”

    沈誉心尖颤了颤,扶着方向盘的手差点打滑:他媳妇儿认真撩起人来,要命了!

    如果这不是在大街上,他直接就停车把人酱酱酿酿一番。

    定了定神,故意道:“我记得在火车上,有人还说不要我一起旅行,差点就把我赶回去了。”

    “哎呀,这个你都不知道。”孟桃撒娇:“女人有时候喜欢说反话,说不要,那就是要!如果你当时很听话,掉头就走,我会着急的,肯定会抓住你不让走!”

    “真的?”

    “当然!”

    “那再亲一个,亲这儿,就给你记着!”

    “……”

    从火车站出来,吉普车行驶半个多钟头后,拐进一座大院里,沈誉告诉孟桃:这是家属院,大表姐有套住房,他们可以在里面休整一下,洗个澡煮点东西吃。

    孟桃有些忐忑:“会不会打扰到大表姐?我们可以去招待所啊。”

    沈誉安抚她:“大表姐去营区了,不在省城,她让小董、小鲁接站,就是安排我们住这儿。”

    “你来之前先知会她了?”

    “没有,是打电话给另外一个人,被她知道了。”

    “那我们,要准备个什么礼物给她?”

    “大表姐吸烟、喝酒,我给她带了两条京城名烟。”

    “果然女中豪杰、女汉子!”孟桃表示敬佩。

    “女汉子?”沈誉第一次听说,不禁失笑:“我媳妇儿也是女汉子。”

    孟桃知道他指的是力气大,笑道:“我就一股牛力气而已,还不够格。”

    吉普车在一栋四层楼前面停下,沈誉以前来过,熟门熟路带孟桃上楼,小董把钥匙给他了,徐大表姐住三楼,三室一厅约莫九十多平米,这在七十年代,可算是高规格了。

    沈誉将两条京城名烟放在茶几上,孟桃从挎包里掏出一包奶糖和一盒巧克力,沈誉看了看,点头,这些原是他从华侨商店买的,经过孟桃之手,大表姐吃着就算觉察出不凡,也只会当成是他带来。

    水龙头里有现成热水,沈誉和孟桃洗头冲澡,换上干净衣服,整个人清清爽爽舒舒服服,正合力做一顿可口饭菜吃,小董和小鲁先后回来了。

小鲁先汇报:田志远在火车站转了一圈,找人问路,走去了汽车站,排队买到一张去茅岭地区的车票,然后就在汽车站附近国营饭店吃了碗热汤米线,又再买几个杂粮窝头,就拎着他的布袋子,缩在汽车站角落里休息,他的上车时间是下午二点。

    孟桃看了看墙上挂钟,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半。

    茅岭地区,在沈誉画出来的那张图上标有,离边界线很近,玉矿就在那里,这说明田志远还真没有别的去处了,他唯一要前往的就是那个玉矿。

    小董说孟文蓝那边的情况:前天就开始安排人在车站守着,每趟火车进站,下车的旅客中年轻姑娘们都被他们盯着看,容貌出色的甚至被盘问,还被要求留下地址、工作单位,否则没那么容易走出站台。

    孟文蓝是昨天出现,拿着画像,才没有直接盘查,而是寻找与画像相符的人,但至今一个都没找到。

    为孟文蓝做的几个人,有穿制服的,有穿普通服装的,很明显彼此之间不了解,因为据小董找的一位常在车站走动的便衣说:他很疑惑,看不懂这些人在干什么,穿制服的应该是公干,可其中两个穿普通服装的,明明是地头蛇,疑似涉“暗”、涉“皇都督”(和谐),并与边境多宗妇女走失案有关,但他们狡诈无比,狐狸尾巴藏得深,暂时没抓到实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