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乱伦小说长篇岳 班主任奖励我们挠她脚心

2022-08-09 13:37:52情感专区
胡硕就点了点头,跟着就见简单又道,“这个超高速的以太网CPU可以保留,但是这个冗余控制CPU就不要了,还有这两个输入模块儿,跟输出模块儿也不要了,这两个模块平常用的人都很少

胡硕就点了点头,跟着就见简单又道,“这个超高速的以太网CPU可以保留,但是这个冗余控制CPU就不要了,还有这两个输入模块儿,跟输出模块儿也不要了,这两个模块平常用的人都很少。”随即简单又看了一下后面各自跟的数量,然后点了点头,“嗯,差不多了。”

胡硕将那两张A4纸重新接了过去,跟着拿笔又在上面做了一翻修改,然后就起身去了书房,再次在电脑上整理一下。

然后就听到简单道,“老公,你明天你明天再发给对方吧,这样才有利于我们后面谈价格,若是现在就回他们,他们还以为我们迫不及待呢,到时候故意拿乔。”

胡硕就点了点头,“好!”

“另外,他们这些即便都是全新正规,完全没有拆过包,且从来没有损坏过的产品,但是现在也是属于二手的产品,所以那个价格方面不能给高了。”

“知道,我到时候按照现在的实际市面价格的四分之一来跟他们谈。”

简单就点了点头,“可以,不过我们先跟他们提价格,先看他们出什么价格,另外,你等下整理好了,发我一份呢,我到时候也发几个同行看一下子,看他们有没有意向一口吃下,若是他们能吃下就好了,这样我们不用积压资金,可以很快变现。”

“好,那我到时候就发一些客户,先试探一下看他们有没有需求。”

“可以!”

一会儿之后,简单的手机就有了QQ提示音,就听到胡硕对她道,“我往你QQ上发了一个截图。”

简单道,“好,那我明天在发他们。”

第二天上午,简单趁着胡妈过来带他们兄弟两个的功夫,然后就将胡硕昨天发给她的那个QQ图片贴了和她比较熟识的几个同行,问他们有没有这些产品的需要,说是帮一客户处理的。

当然了,自然她也将这些产品贴给了与他们长期合作的上家。

很快就有人来向她咨询了,问她是不是正规渠道的产品?还问她是全新的还是上过机的?怎么质保?价格都分别是多少?开票还是不开票?

这些个问题除了那个价格还不能立马给他们做答复之外,其他的简单都给他们一一做了答复,并且也向他们再次的解释了说是帮一客户处理的,先问下看有没有需求,若是有的话,她稍后晚点向客户询了价格之后再跟他们回复。

当然,她也不忘向他们多问了一句,问他们都大概啥子价格能接受,有的说确定货没有问题的话以现今市场价格的一般收购,有的说三分之一的价格,不过好在没得人说四分之一的价格。

不然的话她都要直接打算放弃了,毕竟那么低的价格,客户会不会卖给他们另说,就算是卖给他们了,他们也不会有多少的利润空间,她又何必去麻烦嘛。

不过他们能接受的价格好在不是太离谱,他们还能再争取一把,若是谈的好呢,他们到时候还能再多赚一点。

简单将从同行那边了解的信息给胡硕说了一下,胡硕就点了点头,“行,那我先回客户邮件,然后再发给其他一些客户看一下,看他们都没有需求。”

简单就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胡硕将他昨天又重新整理出来的那些产品发给了绵阳致远科技,对方很快就给了他们回了邮件,可那价格嘛却高的有些离谱,差不多只比之前他们的采购价格少了个一两百块钱。

简单知道后,然后将她跟之前那几个同行的聊天信息重新整理了一下,然后又重新做了个截图,在手机里保存了下来。

然后她就给那李勇直接发了一条微信过去,“李主管,你那些个货我们可能无能为力哟。”


 

对方很快就问她为什么?

简单就道,“你那个价格没人接受的了,太高了,要知道你那个已经是属于二手产品了,你觉得市场哪个二手产品还能卖到跟原价格差不多的价格?”

对方就道,“可我们那都是全新的,而且从来都没上过机的呀?当初都还是从你们那购买的呀,这个你是知道的。”

简单就道,“就算你那些都是全新的,也没有上过机的,也是从我们这里购买的,但是你要知道,你那些价格都是按照当初的市面价格来采购的,但是按照现在的价格你那些货值不了那么多的钱。

最关键的你那里面还有两年前的产品,现在别人买货基本上都要问下是啥时候产的,是不是最新的产品。

再说,就现在经济状况,你也是知道的哈,很多客户都是不愿意去囤积那些货物的,你看就像你们公司一样,不是也要面临着压力被迫转型么?

你看这两年倒闭的工厂和公司有多少,那些商铺又关了多少?老实说,就我们公司今年子这个时候与去年子这个时候相比,我们的业绩销售量都缩减了好多,我们还算在行业里面做的不错的,要是其他的一些公司恐怕也不会比我们好。

你说,要是别人将你那个货拿回来了,若是不能及时的销售出去的话,那不就是只能积压在库房里了么?那岂不是就是占用资金了。

就算后面能销售出去了,那到时候又是个什么价格?谁也说不准呀?这个就跟那个赌博是一样的,所以,没有人能够轻易的去尝试,都是要慎重的对待这个问题。”

简单将他们这边的理由阐述清楚之后,对方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那以你的意思说我们那别产品就没得人愿意了是吧?”

简单就道,“还是有两个在问,具体型号就是我回你邮件上的那些,不过人家的价格都开的很低,和你们给的那个差的不止一大截。”

然后对方就给她发了一个流汗的QQ表情,跟着就问她他们都说啥子价格愿意接受。

简单就给他发了“==”的符号,然后就将她之前已经做过处理了的价格截图发给了对方。

对方看到之后,就吃惊地道,“这么低?”

简单就道,“没办法呢,市场行情就是这样,老实说你那些产品我们之前也发给过我们一些客户,问他们要不,但是基本上都没得客户说要,都说到时候有需要的时候再找我们,所以我们就发给了几个熟识的同行,问他们要不,然后他们就开出了那个价格,就是我刚才截图给你的那个价格。

这还是客户能接受的价格,如果你们卖给我们的话,那肯定还是要低个一百到两百块钱的样子,不然的话我们公司没的赚的,老板也是不会同意的。

大家都是生意人,打开门就是为了盈利的,还希望你们能理解一下。”

然后对方又是流汗,跟着就道,“这个我不能做主,我要跟领导反映一下,看他们是啥意思。”

简单就道,“这个是当然,老实说,我们也不抱希望,毕竟客户能接受的价格和你们期望的价格还是相差了那么大一截的。

没事,能成就成嘛,不能成也没办法,谁让现在这个经济情况就是这个样子的呢,若是像以前经济情况都很好的时候,市场上的货都供不应求的时候,那你们那个价格我相信绝对会有人抢着要的。

但是现在却是供大于求,而且市场上的竞争又激烈,你看哈,现在各个品牌的都有,像三菱,安川,富士,台达,还有西门子,欧姆龙,以及一些其他的国产品牌的产品,等等等等,市场份额只有那么大,而且还在逐渐缩小,各家都要生存,你说他们不但要保障产品的质量,不去拼价格还去拼啥?”

简单故意往严重了说,然后就把对方说扎起来了,然后对方就道,“那行嘛,那我去跟领导反映一下,到时候再回你。”

简单就道,“可以,但是要快哈,我怕到时候他们又返回,说不要了,那就糟糕了。

老实说我也还是想把你们那个单子给接下来的,毕竟我这个月的业务量还差了一大截呢,我怕到时候完成不了。”

“行!”

胡硕看到简单纳闷忽悠对方,就忍不住地笑道,“可以呀小妮子,你这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把对方都弄的慌了起来。”

简单就道,“商场如战场嘛,自然是要亦真亦假的,再说现在是他们经营不下去了,急着公司资产折现,然后好尽快的公司转型,求生存,又不是我,所以我们要是能多捡些耙耙自然是要多捡些的。”

胡硕就点了点头,“那就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