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双性尿孔针玩弄调教 我半夜摸睡着的妺妺下面好爽

2022-08-09 13:30:28情感专区
两人商量完月子坐满看电影儿的事情之后,接下来简单就让胡硕到时候每天陪她下楼去溜圈儿。按她的话说就是一定要让她的身材体型恢复到她怀孕之前的状态,胡硕就笑话她臭美!简单就

两人商量完月子坐满看电影儿的事情之后,接下来简单就让胡硕到时候每天陪她下楼去溜圈儿。

按她的话说就是一定要让她的身材体型恢复到她怀孕之前的状态,胡硕就笑话她臭美!

简单就皱着鼻子朝他哼了哼,“这你就不懂了,就算我生了孩子养了娃,那我也要照样把我的生活过的精致些。

那不能说我生了孩子之后就破罐子破摔,不修边幅,整天不是蓬头垢面,就是邋里邋遢的,然后对我的身体不负责任了呀?

某个伟人曾经都还说了呢,一手抓物质文明,一手抓精神文明,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同样的道理,在咱们家也是适用的。

呐,现在两个小家伙就是咱们家的物质文明,管控好自己的身体,使自己随时都保持着一份积极乐观向上的心态那就是我的终极精神追求,我一边养娃,一边锻炼自己的身体,我这也叫两手抓,不冲突呀?”

胡硕嘴角的笑容就愈发的深了,“是,不冲突,可你不知道你再那样锻炼下去,我到时候会血脉喷张的。”

简单就似笑非笑地拿眼斜觑着他,“哎哟,瞧你这话说的多夸张,胡先生,我怎么觉得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情话了?”

不过她很喜欢,当然了,这句话她只能放在心里说,绝不能叫他给听着了,否则的话,他那岂不是会得意?

“我说的可是真的,绝没有哄你的意思,当然了,你若是想听,我以后每天都说给你听,”她不知道现在的她有多令他着迷,自从她生完孩子之后,身上又多了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母性的光辉。

尤其是在每天晚上大半夜的时候,就着床头柜处那微弱的橘黄色的灯光,他看到她温柔地低着头抱着孩子喂奶的情景,他的心口顿时就涌起了一股暖流,那里也被填的满满的。

简单赶忙打住,“可别,每天都说,你是想肉麻死我呢?”

胡硕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没情调的女人!”

简单就捂嘴看着他呵呵地直乐!

就在这时候,胡妈突然进来了,看到他们俩在那有说有笑的,于是就问道,“说什么好笑的事情呢,这么高兴?”

简单就道,“没什么,我们俩说笑呢。”

胡硕也转过了头去。

胡妈也不在意他们究竟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跟着就问胡硕,“你今天要出去不?”

胡硕就摇了摇头,“今天不出去。”

胡妈就道,“那行,那你就待在家里照顾他们娘仨,刚刚房产中介打来电话,说有人看上胡果的那个铺子了,想买,我刚也给胡果打了个电话,问了下她的意思,但她说让我们去帮她处理一下。

所以,我跟你们爸要过去一下子,单单的那个鸡汤已经煲在砂锅里了,我已经转了小火,再炖个一个多小时就差不多了,到时候你别忘了给她弄出来喝?”

胡硕就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简单就给胡硕说,“那你送爸妈他们过去吧。”

胡妈就赶忙拒绝道,“不用,不用,我们等下到门口去打个车就是了。”

简单就道,“恐怕不好打车哟,我看到物管发在群里的通知说,最近这一段时间咱们小区外的道路都在施工,好像在铺什么管道,一号和三号大门外的道路都被封死了,那公交车都被绕道了。”

胡妈就道,“没事,不是还有二号和四号大门口么?若是再不行的话我们就直接去赶地铁,那地铁也是能直接达到那边的,还是挺方便的。

再说,你现在正坐着月子,家里怎么能不留人?”

简单也知道婆婆妈是不放心他们母子仨,所以也没有拒绝,于是就道,“要不让胡硕开车送你们到地铁口吧,这样你们也懒得走路,而且比较快捷,就几分钟的事情。”

胡妈想了一下,然后就点了点头,“行,那你就送我们到地铁口,我们直接赶地铁过去。”

简单就问,“那你们有公交卡吗?没得就把我那两张拿去,我放在书房的抽屉里的,胡硕你给他们拿一下。

我有一张里面好像还有几十块钱的电子钱包,有一张好像没得了,里面只有几毛钱,要充。”

胡妈就道,“有有有,之前我跟你们爸就一人办了一张,上次你才生了孩子住院的那几天,我就跟你们爸一人往卡里充了一百块钱的电子钱包呢,现在里面还有好几十呢。”

简单点了点头,“行,那你们就快去吧。”胡硕点了点头,然后就拿着钥匙和胡妈一同去了隔壁,胡硕已经收拾妥当等在那里了,胡妈就对着他道,“单单说让胡硕送我们去地铁口赶地铁。”

胡爸就点了点头,“也好!”

下午三多钟,胡爸胡妈就回来了,然后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过来问他们他们走后家里没得什么事嘛?

简单和胡硕说没有,然后胡妈就问给简单煲的汤弄给她喝了没?

简单说喝了,然后胡妈就点了点头,跟着简单就问她,“妈,那铺面儿卖了么?”要知道,那铺面儿从去年年底就一直说有人看上了,想买,但是却从来没有卖脱。

胡妈就道,“卖了。”

“卖了啊?”简单也就替胡果高兴,“那那边现在是什么价格啊?”


 

胡妈就道,“两万一卖的,我和你们爸本还想让胡果再考虑一下子呢,毕竟我们小区里的房子现在不是涨价了么?我就想看还能不能再涨点儿价格上去,可胡果她执意要卖呢,那铺面儿现在归她所有,我们也不好做过多的干涉。”

胡硕就道,“留在手里干什么嘛?现在外面的铺子倒的是一片一片的,你越留在手里,说不定到时候那价格会跌的更厉害。

这铺面儿他不同于房子,房子他必定是居住的地方,生活必需品,说不定这家不买,他下家就有人买。

现在房地产萎缩,整个成都市每年子开发的楼盘都比较有限,往往都是供不应求,再高再贵,开盘就售空的现象比比皆是。

不说别的,就成都那些高校,每年子毕业的学生就有很多万,好多要留在本地发展的,只要家里稍微有点条件的,他们父母都会给他们买上一套房,让他们在这里安定下来。

那铺面儿就不一样了,那铺面儿是用来做生意的,经济形势好的时候肯定是很多人都抢着买,但是经济情况不好的时候,那它就是一笔闲置的资金,你越是放的时间久,它的价值就越是跌的厉害。

你看这做生意的他毕竟是少数人,绝大部分人都还是以在公司,工厂,或者一些其他的服务领域上班为主,那铺面儿它就不是一个生活必需品,今天我有钱,我可能就会去或租或买一个铺面儿来学着做点小本生意,当回老板,倘若我明天没钱了,那么我就又去给别人打工就是。”

胡妈就道,“那照你那么说,我们手里还剩下的那间铺面儿也留的没意思了?”

胡硕就道,“你可以跟爸瞅准时机到时候把它卖了哈,反正那地段也就一般,再说你那铺面儿也有十几年了,都属于老铺面儿了。

到时候你们也可以用那个钱在这边选一个,我看我们小区四号门口对面去年新开的那个楼盘下面的几间铺面儿还不错,而且到目前也还没有销售出去,我想在价格方面也还比较合适,应又不少的微调空间。”

胡妈就蹙着眉头想了想,“那我到时候跟你们爸商量一下呢。”

跟着简单就问,“唉,妈,那买铺面儿的他是拿去干什么的?”

“哦,说是蒸包子馒头的。”

“啊?蒸包子馒头还要专门买一个铺面儿啊?现在包子面头都有那么大利润了啊?”简单就吃惊。

胡妈就道,“据说是他们专门做老面馒头的,卖杂粮馒头那种,给附近的一些单位做配送销售的。”

“这样的啊?难怪呢?原来是有客户支撑的啊,我就说嘛,那地段又不属于人流多的黄金地段,怎么还在那儿开包子馒头铺子呢。”

胡妈跟着又道,“说是他们之前在三环路那边做,但是是租的铺面儿,现在那边在做环保改造,所以那边的铺面儿就给拆了,然后那边每次送市区的货也不大方便,所以就想找一个近一点儿的铺面,然后不就看上胡果那个铺面儿了么?”

简单就点了点头,胡硕就问,“那他们那边是怎么付款的?”

胡妈就道,“合同签了,说是这两天先安排百分之五十过来,然后剩下的等铺面儿过户了之后一起安排过来,我们给胡果说了,她也同意了的。”

“那她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产权证在她手里,你们怎么让人家拿去过户?”胡硕就问。

胡妈就道,“没有,没有,当时是给她了的,但是她没有拿去走,不是要过户么?她说等她嫂子月子坐满之后再说,所以就把那些产权证都在家里了。”

胡硕就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话了。

胡妈就问他们晚上想吃啥,她等下就去煮?其实他主要问的也就是胡硕,因为简单的月子餐是单独弄的,而且基本上都是定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