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暴露娇妻被别人玩系列 24小时免费直播

2022-08-08 13:44:19情感专区
全校所有班级中,引起最大骚动,最好看的还是作为艺术班的五班的进场表演。 毕竟是艺术班,每个同学都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有画出独一无二班级应援旗帜

        全校所有班级中,引起最大骚动,最好看的还是作为艺术班的五班的进场表演。

        毕竟是艺术班,每个同学都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有画出独一无二班级应援旗帜的美术生,有在现场全开麦飙高音的音乐生,还有走出来就可以引起骚动的表演生和体育生。

        他们出场的时候,场内场外的人都伸长了脑袋,往主席台看去。

        毕竟那一个班都很有看点。

        由于真的太亮眼,在五班后面出场的班级,都不免显得有点暗淡。

        不过在大家不耐的极限前,各个班级的出场总算是走完了。

        但是后面就是更加难以忍受的领导讲话。

        忍受过了漫长的领导讲话。教导主任一声令下。

        运动会才终于算是正式开始了。

        周粥的跳远的初赛就在上午。

        所以刚刚听完领导讲话,周粥就走回教室要换裤子。

        换完,看着厕所镜子里的自己,周粥别扭的往下拉了拉裤子。

        之前刚刚买来试的时候,记得明明是在膝盖上几厘米的呀,怎么现在看有点短啊。

        不过想想也是,这条裤子也两年了。

        自己虽然长得不多,但是也确实一直在长高。

        早知道就提早试试了。

        这会不会短的过分啊。

        周粥又往下扯了扯,觉得差不多了,看着自己顺眼了点,才出了厕所。

        厕所出来的时候,走廊上已经没有人了。

        不过从厕所门口看过去,就可以看到操场上满满的都是人。

        周粥走回教室,放之前的裤子。

        本来以为教室里也没有人,但是刚刚进去就看到了坐在桌子上,朝着后门低头看手机的陈译。

        他怎么没去操场啊。

        周粥刚想开口打个招呼什么的,就看到眼前的人已经抬起了头,正打量着自己。

        看着陈译打量的目光,周粥手不自在的背到身后,又往下扯了扯自己裤子。

        是在尴尬,周粥想着自己先开口打破一下这样尴尬的场面好了。

        没想到,眼前的陈译先开了口。

        陈译声音低哑,似是自言自语的喃喃“裤子怎么那么短。”

        声音很轻,但是周粥还是听到了,红了脸,低下头“等下要跳远。”

        陈译还看着眼前的周粥,双手背在身后,还拉着裤腿,乖乖的站着。

        “是不是腿太粗了,不好看啊。”周粥带着一丝愧疚的语气开口。

        陈译听到周粥的话,看着女孩通红的脸,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话不太礼貌。

        “没有,挺好看的,快下去吧,于甜他们在楼下等我们。”陈译开口,把手机放进口袋里,先出了教室。

        他觉得自己再在教室里待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看着陈译除了教室,周粥这才走近位置,放好了之前的裤子。

        走出教室的陈译不自觉的想着女孩的腿。

        她不知道自己的腿是好看的。

        修长笔直又匀称,还白的晃人。整条腿和羊白玉雕出来似的。

        对腿,陈译没有什么奇怪的追求。

        出去玩的时候,黄强有时候会叫一些认识的女生一起玩,那些穿的大多比周粥的短很多。

        短到大腿根的也是比比皆是。

        程明轩和楼昊也会当着自己的面谈论某个女生的腿,但是每次陈译听着他们的话,看过去的时候,总是没有什么感觉。

        对腿,对人都没有他们说的那种惊艳的感觉。

        甚至,在陈译看来,直勾勾的去看女生的腿是挺不礼貌的。

        即使这是男人的天性。

        但是刚刚周粥进来的时候,自己还是第一时间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裸露在外的腿上。

        女孩的腿很好看,但是陈译看来,总不适合用性感去形容自己刚刚看到的腿。

        那双腿就像她的主人一样,匀称,白皙中透出的是可爱。

        带着点肉肉的感觉。

        想着想着,陈译就开始发现了不对劲。


 

        刚刚周粥说,是为了跳远才穿的短裤???

        那等一下岂不是会有很多人和自己一样看到女孩的腿吗??

        男生的那点爱好和与生俱来的天性,陈译怎么会不知道。

        想到等等操场上的男的都会看到自己小姑娘的腿,陈译就烦的不行。

        总是有一种自己的私人财产被给予的不爽。

        陈译想着的时候,周粥已经放好了裤子,走出来了。

        “我们走吧。”周粥看着好像在发呆的陈译,试探的开口。

        陈译看着周粥,思考了会“那个。。粥粥。你。。”

        “怎么了。”

        周粥奇怪的看着磕磕巴巴陈译,这还是他第一次叫自己名字吧。

        什么事,那么严肃,话都说不利索。

        “拿这个绑腰上吧。”陈译脱下自己的校服外套,递给周粥。

        “没事..我也有校服。”周粥没有接过校服。

        她自己也有啊。

        “先拿着吧,天冷”陈译说完就把校服丢到周粥身上,转身走了。

        周粥拿着自己手里的校服不知所措。这天算不上冷吧。

        而且就算是真的冷,要绑在腰上,可是自己也有校服啊。

        拿陈译的真的是不太好。

        想这周粥返回了教室。

        走在前面的陈译,发现周粥没有跟上,在楼梯口停下了脚步。

        这是干什么去了??

        刚想着,周粥就走了出来。

        一步步走到陈译面前,伸出手把校服还给了陈译。

        “谢谢你,不过你的校服还是还给你。用你的校服,不好。”周粥看着陈译认真的说。

        陈译的脸刚要黑下来,就听到了女孩后面没说完的话,“我拿了自己的校服,绑在腰上。”

        这才注意到,女孩另一只手上还有一件校服外套。

        陈译这才伸手接过了自己的校服。

        不过没有继续往楼下走,只是看着眼前的周粥,眼神里看不出情绪。

        周粥一时没反应过来,陈译这么看着自己干嘛??

        看着女孩脸上慢慢浮现的疑惑的神情,良久,陈译才淡淡开口:“现在就快围上吧,天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