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人妻第三次3p 同学上课摸小内内

2022-08-08 13:42:23情感专区
知道今天化学课是分析作业,张莉就高度紧张。准确来说全班都会紧张。 不能开小差了。 但是很幸运,一开始指定的在教室另一半。 张莉赶紧数了数题

        知道今天化学课是分析作业,张莉就高度紧张。准确来说全班都会紧张。

        不能开小差了。

        但是很幸运,一开始指定的在教室另一半。

        张莉赶紧数了数题目,应该是轮不到他和周粥这边了,不用担心。

        果然,还没到班级的一半,就讲完了。

        接下来就是大题了。

        可能是想到题目有点难,老丁头还贴心的让同学们都看看,他再叫人上黑板上去答题。

        张莉没办法了,赶紧推醒了周粥,让她看题。

        老丁头站在讲台上,看着台下都低着头,躲避自己眼神的一班同学。

        这道题是难了点,难怪没人敢看向自己了。

        看着看着,老丁头就发现了在角落里摇摇晃晃的周粥。

        平时周粥在所有任课老师心目中都是上课认真的代表啊。

        怎么现在也在上课开始睡觉了。

        “咳。。同学们看完了吗。”老丁头看着周粥的方向,脸上露出危险的笑容“那个在角落睡觉的,上来吧。”

        张莉早在之前就发现了,老丁头一直看着周粥。

        不用往旁边看,看着老丁头一直没移开的目光就知道,周粥又睡去了。

        听到老丁头后面那句话,张莉就知道自己猜得没错。但是不管有没有睡着,会不会做,现在都要先上黑板再说啊。

        张莉努力无视老丁头的目光,手在桌子底下悄悄移动,要去叫醒周粥。

        怪就怪周粥平时上课不睡觉,经验严重不足,上课睡觉怎么能睡那么死呢。

        “快上来吧,不会也先上来。”老丁头看着周粥的方向又说了一遍。

        周粥才刚刚被叫醒,张莉还在慌乱的帮她指题目。

        全班的目光也都在往这里看。

        老丁头倒是不催了,在讲台上笑着看这边。

        周粥脑袋还懵的,张莉在旁边慌乱的说着什么。但明显这道题张莉也不会。

        而周粥的作业本上这道题也是空着的。周粥之前查过,那是道竞赛题,她就先放着了。

        实在不能一直坐着,周粥认命的叹了口气,准备站起来,就算一点不会,也要去讲台上一趟。

        周粥正打算站起来的时候,余光看见一个人从张莉旁边向着讲台走去了。

        是陈译。

        周粥看着镇定自若的走上讲台的陈译。有点莫名其妙,刚刚老丁头一直在叫的是陈译?

        张莉看到这个场景也一时没反应过来,难道刚刚一直都是自己误会了?

        刚刚老丁头说的角落睡觉的,是陈译??不是周粥??


 

        讲台上的陈译刚刚站上去就拿起粉笔开始解题,洋洋洒洒的写着,一直写满了半块黑板才写完最后的大题。

        虽然这道题不是人人都能看懂的,大部分同学都不会,但是大家看着老丁头在讲台下那和蔼的微笑就知道,陈译写的是对的。

        陈译写完,放下粉笔。

        “陈译不错啊,最近学习兴趣高,抢着做题。”老丁头说着,笑着看向已经完全清醒的周粥,又和蔼的开口,“陈译写的都是对的,这是竞赛题,能写全对不容易的啊,同学们现在可以把步骤记好,我再慢慢讲。”

        另一边陈译从讲台上下来,经过刚刚的事情,周粥已经睡意全无,正认真的记着笔记。

        陈译经过她的时候,看了她一眼。

        但周粥好像没有感觉到,低头记着笔记。

        陈译坐回位置。

        周粥感觉到陈译坐回了位置,松了口气,抬起了已经红的不能再红的脸。

        老丁头前半句话,周粥当然是听懂了。

        睡觉被抓个现行,最后还是陈译无意间帮了自己,要是自己上去,怕是要呆呆站在台上了。

        后半节课,周粥睡意全无,认真听课。

        但身后人的一举一动还是引起了周粥的无意识下的关注。

        在各种复杂的情绪中,一节化学课终于是上完了。

        周粥觉得要谢谢陈译,没想到课刚刚上完,陈译就被老丁头叫走了。

        没办法,下节下课再说吧。

        “粥粥,译哥对你真讲义气。”张莉无意说道。

        周粥和陈译,于甜一行人认识,一起吃饭,放学的事,大部分人都看见过。

        都认为周粥和陈译算是朋友。

        “啊?没有不过是意外,我还准备谢谢他呢。”周粥立马开口。

        其实她都不知道,自己和陈译算不算得上朋友,话都没说几句呢。

        “什么意外啊,你不知道译哥睡觉老师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而且老师一般都不会叫译哥的。”张莉无语的说,“况且当时你还在睡觉,老丁头看的肯定是你,我看的一清二楚。译哥肯定是故意的。”

        “。。。。”

        听到张莉的话,知道陈译是故意的帮自己解围的,周粥更苦恼了。

        那自己岂不是,欠了陈译一个人情吗。

        周粥趴在桌子上,为着给还人情的事苦恼。

        门外,陈译被老丁头叫到了办公室。

        看着眼前还是懒洋洋的陈译,老丁头也没有生气,慢悠悠的喝了口茶,继而开口。

        一脸和蔼和期待的看着陈译,“陈译啊,你最近在准备竞赛吗?”

        “没,不感兴趣。”陈译淡淡的开口,态度还是充满了无所谓。

        “那你替周粥解题"老丁头听着陈译的回答有点急了,不解的看着陈译,“你可不要说以为我在叫你,你上节课可没睡。”

        “那道题好玩。”陈译不可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