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语文课代表胸好软好大 H纯肉攵子

2022-08-08 13:38:44情感专区
十点,周鼎开车疾驰离开车库。 他没有回校,而是车头一拐,进入了最近的一个商场,然而冬季的龙城商场统一十点关门,九点半时商家们就陆续关了店门,等他停好车进入商场

        十点,周鼎开车疾驰离开车库。

        他没有回校,而是车头一拐,进入了最近的一个商场,然而冬季的龙城商场统一十点关门,九点半时商家们就陆续关了店门,等他停好车进入商场,一个开着的服装店也没找到。

        他只好离开,边开边寻找卖衣服的店。

        终于,他在路边找到了一家。

        他停好车,进去后价也不讲,拿了条合尺码的裤子就进了试衣间。

        换好后直接转账付款,带着团成一团的旧裤子离开。

        裤子被他扔在了后座上。

        他极力不去注意,却总觉得鼻尖缠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腥气。

        他又只好把窗户打开,任由刺骨的冷风吹进。

        可那种令人羞臊的味道和脸颊、耳根上的热烫一样,像是绑定了他,怎么也甩脱不掉。

        回到学校后他想干脆把裤子扔掉,否则进了宿舍被舍友看出来就太尴尬了。

        但又舍不得。

        因为夏郁坐过,摸过。

        周鼎红着脸,拿着裤子在寒风里站了二十分钟,最后顶着“看出来就看出来老子不管了”的表情在宿舍大门关上前冲了进去。

        果然,他一进宿舍,所有人就立刻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巫乐手里的泡面叉子都掉了:“……周队,你这造型是要去炸学校吗?”

        脖子往上都是红的,右手还捏着个团成团的布包,像喝醉了酒,又像受了刺激要闹事。

        林凡也从书本里伸头看了眼:“你喝酒了?”

        周鼎手握成拳抵在嘴前:“没有,我很好。”

        说完他低着头,在众人的注视中大步走进浴室,并且一进去就反锁了门。

        贺新阳眼尖,他说:“周队裤子换了!”

        又道,“我没闻到酒味,应该是的真的没喝酒。”

        巫乐茫然道:“那他是咋了?”

        贺新阳嘿嘿一笑:“脸红成那样,又换了裤子,要么尿裤子了,要么蛇裤子里了,就这俩,否则反应绝对不会这么大。”

        “嘶!你说得有道理啊!”

        巫乐一拍大腿,“他下午考完试就不见了,去哪也不跟我们说,你说他是不是去见那个网友了?”

        贺新阳点点头:“有可能,待会你问问。”

        然而周鼎根本不给他们问的机会。

        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后他就飞速上了床,被子一盖,说了声“我要睡了”,就谁的问话都不回了。

        巫乐小声问贺新阳:“他怎么了?不会有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害臊呗,小处男就这样,以后见多了就习惯了。”

        贺新阳瞅了周鼎的方向一眼,几乎用气声道,“你要不信,去浴室看看就知道了,那条裤子他肯定洗了。”

        巫乐还真去看了,出来冲贺新阳竖拇指:“果然洗了!”

        贺新阳意味深长地冲巫乐眨了眨眼。

        接着两人对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床上。

        周鼎根本没心思去管舍友们的想法,他正在懊恼自己没有发挥好。

        他回想起酒店里的一幕幕,只觉得自己就是个年久失修的木头人,不光脑子不灵活,嘴巴也不灵活,手脚身体全都跟锈住了似的,接吻笨拙,触碰也笨拙,他甚至把夏郁的舌头咬破了,还把……还把夏郁给捏疼了。

        啊……想死!

        想时光倒流!

        想一切重来!

        一直被夸身法灵活的篮球社王牌完全想不到自己会有如此粗笨的时候。

        他记得夏郁笑了好几次。

        肯定是被自己蠢笑的吧?

        感觉更想死了。

        太耻辱了。

        居然表现得这么差。

        夏郁会不会后悔跟他约了?

        一想到夏郁这个名字,心跳就不由自主地加快。

        周鼎摸出手机,在微信里翻出和夏郁的聊天框,点开他的名片和朋友圈看了又看。

        然后他又想到什么似的,切进网页,搜索起了体检这个关键词——

        【体检报告一般几天出?】

        【体检报告可以加急吗?】

        【龙城哪家医院体检出报告最快?】

        【龙城有没有医院可以当天出体检报告?】

        ……

        ……

        搜了半天,结果全是二到三天出,或者三到五天出,甚至还有一周左右出的。

        可夏郁跟他约的是明天。

        来不及了,他只能戴套。

        虽然他本来就想戴的,但是夏郁那么说了之后……

        他又不太想了。

        谁能抗拒得了这种毫无阻隔的亲密接触呢?

        反正他不行。

        想着想着,口舌便又有些干燥起来。

        周鼎用力闭了闭眼,努力把乱七八糟的念头从脑子里清除出去。

        这时候他不该想这些有的没的,他还有其他更要紧的事情要做。

        深吸了一口气后,周鼎把平板拿了出来。

        可爱小给给给他发的教程全在这个平板里。

        虽然他已经大致都看过了,但今天夏郁一个吻就撩得他毫无反击之力,甚至差点缴械投降,让他深刻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和菜。

        这可不行。

        要是技术不好,夏郁下个月肯定会把他换掉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