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卫老和江淑容上船第二次 周静雯陈勇

2022-08-08 13:37:35情感专区
沈佑堂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脸上的表情有点僵:“就是还在谈咯?是谁啊?我认识吗?要是认识的话我可以帮你打听打听,现在的人都很复杂,你可别被骗了。” 夏郁

        沈佑堂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脸上的表情有点僵:“就是还在谈咯?是谁啊?我认识吗?要是认识的话我可以帮你打听打听,现在的人都很复杂,你可别被骗了。”

        夏郁道:“你不认识,是我写生时候认识的,不是本地的。”

        “这样啊。”

        沈佑堂低下头吃了口菜,“你们进行到哪了?要不要我给你参谋参谋?”

        夏郁摇头:“不用,顺其自然就好。”

        沈佑堂干巴巴道:“好吧。”

        说完,想了想又道,“唉,你对人家小姑娘可不能像对我这样,太冷淡了,小姑娘会被你吓跑的……”

        “叩叩叩!”

        忽然,旁边的玻璃被人敲动。

        两人一块侧头看了过去,发现是两个熟悉的面孔,其中一个正笑着冲沈佑堂挥手。

        沈佑堂也朝她笑了笑,然后又勾了勾手,示意她们进来。

        他对夏郁道:“是阮阮跟她闺蜜,你都见过的。”

        夏郁轻嗯了声。

        他记得,是那两个对副驾驶非常执着的女生。

        阮欣一跑进来就在沈佑堂旁边坐下,她飞快地冲夏郁点点头,然后就撅起嘴,伸手戳沈佑堂的胸口:“你不是说你今天特别忙吗?还让我不要打扰你,结果在这儿跟朋友吃饭,跟朋友吃饭干嘛不跟我说嘛,我们可以一起呀!”

        他们选的是四人座,位置靠墙,只有两边有座位。

        阮欣坐在了沈佑堂旁边,那么姜雨茜就只能坐在夏郁身旁。

        夏郁直接站了起来:“我吃完了,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说完他走出座位,把位置让了出来,“你们聊吧。”

        沈佑堂也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他:“你这就走了?不吃了吗?”

        “嗯。”夏郁冲他晃了晃手机,“你懂的。”

        说完冲他们挥了挥手,“以后有机会再一起吃饭。”

        沈佑堂眼睁睁地看着夏郁离开,没有再说什么挽留。

        坐下后,他甚至悄悄地松了口气。

        阮欣窝进他怀里,神色有些不开心:“你以后跟他吃饭都跟我说一声好不好?”

        沈佑堂脑子乱乱的,随口问:“为什么?”

        “他太好看了,我会有危机感。”

        沈佑堂笑了两声:“他是男的,有什么好危机感不危机感的?”

        “是茜茜跟我说的。”

        “她说什么?”

        “她说学艺术的很多都是同性恋。”

        沈佑堂在心里苦笑了一下,他倒希望他是呢。

        他拍拍阮欣的手:“别瞎猜,他不是,他已经有喜欢的女生了。”

        居然都有喜欢的女生了。

        那他以后该怎么办呢……

        -


 

        夏郁离开餐厅后再次拿出了手机。

        他看着周鼎发来的消息,光看字都能感受到对面的焦急和小心翼翼。

        【周鼎:你吃完饭了吗?】

        【周鼎:你在球场的时候说吃完饭给我答复的。】

        【周鼎:我等你。】

        【周鼎:?】

        夏郁又有点想笑了,他打字回道:【吃完了。】

        对面秒回:【那你的回复是什么?】

        【夏郁:我同意了。可以,我约你,但是得先见个面谈一谈。】

        【夏郁:晚上五点半,楠田大厦九楼旋转餐厅301包厢,请你吃晚饭,聊一下规则,顺便我验下货。】

        【周鼎:验货?】

        【夏郁:不行吗?】

        【周鼎:当然行!我都可以!】

        【夏郁:那就这样,晚点见。】

        【周鼎:好的,晚点见。】

        发完微信,周鼎一改焦虑和颓唐,跳起来就要去找贺新阳。

        他懂上床和约是什么意思,但不知道什么是验货,贺新阳是这方面的老手,问他准没错。

        但刚下床,他又顿住了身形。

        宿舍里其他五个人都在,一问大家就全都知道他要干嘛了,太尴尬。

        周鼎又回过身,想重新回床上,但其他人已经注意到了他。

        贺新阳道:“周队,终于结束自闭了?”

        周鼎回过头:“我怎么自闭了?”

        “还不承认?那你问问他们你今天那样是不是自闭?”

        其他几人一齐点头。

        巫乐今天都惊到了,他看着周鼎道:“你饭也不吃,一回来就躺床上,问你啥你都不回答,不是自闭是什么?我也是没想到,一个沈佑堂居然能给你气成这样,多大事儿啊?”

        林凡:“没想到加一。”

        宋栩:“加二。”

        赵修楠:“加三。”

        贺新阳:“加身份证号。”

        周鼎:“……”

        他叹了口气,“不是他,跟他我犯不着这样。”

        “那是谁?”

        巫乐就不明白了,“我们又没惹你,球场上除了我们也就一个夏郁,夏郁一直搁那坐着,更不可能惹你,所以到底谁惹你了?难道你还能凭空来气?”

        周鼎默了默。

        他无法解释,也不能解释,于是他道:“……说了你们也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