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戒尺打花蒂肿合不拢 张开腿任他弄得死去活来

2022-08-08 13:37:00情感专区
比寒气进来得更快的是沈佑堂,他穿了件蓝色羽绒服和灰色长裤,快速闪进门后笑着揉了把夏郁的脑袋:“是被我吵醒的还是你自己睡醒的?” 夏郁偏头躲他的手

        比寒气进来得更快的是沈佑堂,他穿了件蓝色羽绒服和灰色长裤,快速闪进门后笑着揉了把夏郁的脑袋:“是被我吵醒的还是你自己睡醒的?”

        夏郁偏头躲他的手:“你说呢?”

        “嘿嘿,这个点还不起?不像你啊。”

        “是人就会赖床。”

        夏郁板着脸,有点起床气,“你找我有事?”

        沈佑堂笑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随你,我去刷牙。”说完,夏郁转身走进浴室。

        沈佑堂也跟了上来。

        发现夏郁不太高兴后他脸上的笑收敛了点,说:“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欢迎我啊?我这阵子太忙了,所以才一直没找你玩。你呢,要不是我今天过来,你是不是也不会主动找我啊?”

        夏郁垂着眼刷牙,不理他。

        他还没睡醒,因为昨天研究欲上头,他光看说明书还不够,还去找了相关的片子看,等彻底把这些东西的用法弄懂已经凌晨三点,他睡前大脑还总要天马行空一会,等到彻底睡着估计四点都过了。

        现在九点,五个小时都不到的睡眠根本不够。

        他连讲话的力气都没有。

        沈佑堂叹了口气:“唉,真冷漠,伤心心。”

        夏郁:“……”

        他吐掉嘴里的泡沫,“你到底找我什么事?”

        “好吧好吧。”沈佑堂耸了耸肩,“我是来邀请你去看我打球的。”

        夏郁有些莫名:“看你打球?你们篮球社人都快走光了,谁跟你打球?”

        “我一个人也可以打给你看啊!”

        夏郁:“……”他不太想看。

        而且篮球是对抗性运动,本来就要双方有来有回地打起来才好看。一个人打球那叫练球,邀请别人看自己练球……其他人怎么想夏郁不清楚,但他个人觉得挺暧昧的。

        他打算拒绝:“我不太……”

        沈佑堂忙道:“诶诶诶!别拒绝嘛,我不就是想让你也给我画一副打球时候的画嘛。”

        说着语气里带上了一点哀怨,“你都给周鼎他们画了那么多幅了,还给陆思危林凡也画了,就没给我画,还是不是好兄弟了?”

        夏郁道:“那些都是一个女生约的稿。”

        沈佑堂知道,但他耍赖道:“那我也想你给我画一幅。”

        夏郁轻皱了皱眉:“行吧。”

        沈佑堂顿时高兴了,他从羽绒服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递到夏郁面前:“喏,我给你带的早饭,现在还是热的,你洗漱完吃正好。”

        夏郁一看包装就知道是小笼包。

        随着各个院系先后放假,食堂里的东西也越做越少,去晚了,就只能买便利店的面包。

        小笼包是最受欢迎的早饭之一,基本上过了八点就买不到了。

        夏郁眨了眨眼:“谢谢。”

        他并不觉得高兴,反而感到了一点困扰。

        “好兄弟客气什么?”

        沈佑堂笑起来,“先继续揣我衣服里吧,我兜里热。”

        夏郁垂眸:“嗯。”

        一句“好兄弟”,让困扰堵在了夏郁心里。

        即使他感觉到了沈佑堂的不对劲,也问不了,说不了,只能当不知道。

        洗漱完后夏郁换了套衣服,跟沈佑堂一起去篮球馆。

        篮球馆里人非常少,不管球场上还是观众席上,都只有那么零星几个,但暖气依旧开着,进去后瞬间感觉温暖了许多。

        一进去,夏郁就看到了在球场上跑跳的周鼎。

        没人跟他打,就他一个人在那练习投球。

        既然周鼎在,那么巫乐一般也会在,果然,眼睛顺着扫过去,又是昨天见过的那几个面孔。

        他们都没上场,就在场边坐着聊天。

        巫乐率先看到他,立刻起身元气满满地冲他打招呼:“早啊夏郁!”

        夏郁冲他点点头,和沈佑堂一块儿走到了前排。

        他在前排坐下,沈佑堂把小笼包给他:“我去换衣服。”

        巫乐冲沈佑堂笑:“你来得正好,周队正愁没人跟他打呢。”

        沈佑堂也笑:“希望周队能手下留情。”

        说完他跑过球场,朝周鼎点了点头后进入了更衣室。

        “你这是吃的早饭?”陆思危主动跟夏郁搭话。

        夏郁点点头:“今天起晚了。”

        巫乐看着他的画板:“你今天又要画谁?”

        夏郁伸手指了指更衣室的方向。

        “沈佑堂?”

        夏郁点头:“嗯。”

        “又是练人体?”练完投篮的周鼎走到夏郁身旁,拿起矿泉水的同时语气冷淡道。

        夏郁慢吞吞地咀嚼着食物:“不然呢?”

        周鼎喝水的动作一顿,差点被呛到。

        他黑着脸看了夏郁一眼,放下水瓶,又抱着球跑回了球场。

        巫乐坐到夏郁旁边:“你画沈佑堂干嘛?”

        这语气……

        夏郁问:“他怎么了?”

        巫乐撇撇嘴:“他谈恋爱以后部活不来,团建不来,训练也是点个到就走,教练都喊不动他,我反正看不惯这种的,好歹教练开会得来吧?总不能谈个恋爱就什么都不管了吧?那还进什么一队啊,占着茅坑不拉……哦哦我忘了你在吃东西,不好意思啊。”

        夏郁:“……没事,我已经吃饱了。”

        巫乐睁大眼:“还剩好几个呢!你就吃饱了?”

        夏郁看了看他,把盒子往他眼前一伸:“你要吃吗?”

        巫乐接过饭盒,不好意思地挠头:“嘿嘿嘿嘿被你看出来了,我好久没吃过学校里的小笼包了,早上完全爬不起来。”

        “没事,你吃吧。”

        夏郁把筷子也给了巫乐,“反过来用。”

        下一秒,“咚”的一声巨响落在夏郁脚边。

        夏郁被吓了一跳,抬头正对上周鼎黑沉沉的目光。

        周鼎跑过来:“不好意思,投歪了。”

        巫乐也被吓了一跳,他大声嚷嚷:“你这投得也太歪了吧?”

        周鼎看着他:“那你来投?”


        巫乐跟鹌鹑似的一缩脖子:“我不来。”

        周鼎捡回篮球,跨过夏郁身旁的座椅时膝盖蹭到了夏郁的左手。

        周鼎垂眸看他,又是一声:“不好意思。”

        语气轻飘飘的,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显然是故意的。

        夏郁:“……没事。”

        幼稚!

        周鼎再次回到球场时,恰好沈佑堂换好衣服从里面走出来。

        周鼎冲他抬了抬下巴:“斗牛来不来?”

        “我可斗不过你。”

        沈佑堂看了眼场边的人,“3v3吧。”

        周鼎嗯了声:“也行。”

        他转头点了四个人的名字,分好了队。

        沈佑堂冲夏郁挥手:“夏郁!认真看我啊!”

        夏郁已经架好了画板,闻言伸手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

        周鼎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们一眼,然后别开头去跟他的两个队友讲战术。

        这场巫乐没上,他翘着二郎腿坐在夏郁旁边,吃得整个人美滋滋的。

        他悠哉悠哉道:“完咯,这场有人要被虐咯。”

        夏郁正低头画画,他跟沈佑堂很熟,连他只穿裤衩的样子都见过,所以不用看就知道要怎么画。

        闻言他随口问:“谁要被虐?”

        “沈佑堂呗。”

        “为什么?”

        巫乐给夏郁解释:“你看嘛,周队明显认真了,打得忒狠,他不认真都很厉害,认真起来我们学校就没人能打得过他。”

        夏郁顺着巫乐的目光往球场看去,确实,周鼎沉着脸,一看就很认真的样子。

        沈佑堂这边既拦不住他的进攻,也破不了他的防御,甚至连球都控不了多久就会被周鼎抢走。

        周鼎凶狠的样子很明显。

        同样的,沈佑堂脸上的难堪也很明显。

        夏郁在心里叹了声气。

        沈佑堂估计待会得炸,他这人好面子,今天就是特地打球给自己看的,不能出风头也就算了,结果还被人压制得这么难看,面上肯定挂不住。

        果然不出他所料,再一次被晃倒的沈佑堂站起来后没有再跟上去抢球,而是站在原地面色不善地看着周鼎,压着火道:“周队,这样就没意思了吧?”

        周鼎也停了下来,他微抬起下巴,语气冷硬:“那你说怎么算有意思?”

        又道,“我划水把球都让给你就有意思了?”

        这话一出,沈佑堂脸色骤变:“周鼎,你就是在针对我吧?!”

        周鼎单手托住球,面无表情地看着沈佑堂:“我对你的队友也是这么打的,只有你这么容易被晃倒。我觉得你不该质疑我是不是针对你,而是应该好好考虑考虑自己的问题。”

        沈佑堂被气笑了:“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看不起我呗?”

        他冲周鼎呵了声,“打球厉害让你优越感这么强?朋友之间玩玩而已,你这么步步紧逼、这么上纲上线的有必要吗?是,我跟你比球技是挺菜,所以我就不配跟你打球呗?”

        周鼎也有点来火:“你菜你怪我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