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撩起老师旗袍挺进去 伪装学渣哪几章有车

2022-08-06 14:21:49情感专区
夏郁轻点了下头:“是我朋友的女朋友过来找他玩,我不想在那儿当灯泡,但又想洗澡,所以就问了声巫乐,本来是想去他那儿的,但他说他在湖边烧烤不在酒店,我就只好过来找你

        夏郁轻点了下头:“是我朋友的女朋友过来找他玩,我不想在那儿当灯泡,但又想洗澡,所以就问了声巫乐,本来是想去他那儿的,但他说他在湖边烧烤不在酒店,我就只好过来找你了。”

        说完一顿,语气变得犹豫起来,“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到你了?”

        确实来的不是时候,也确实打扰到他了。

        但对上那双乌黑澄澈的眼睛,周鼎便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摇头道:“没事,不影响,你去洗吧。”

        夏郁感激道:“谢谢。”

        “不用。”说完周鼎在床边坐下,目送着夏郁进入浴室。

        浴室门一关,他就整个人往后倒了下去。

        周鼎仰躺在床上,只觉得脑子里乱成一团,要是夏郁是个女生也就罢了,直接追求就完事,偏偏夏郁是男生,这就很让他郁闷,自己跟一个男生那么有缘算怎么回事?

        他又不是gay。

        想到这句,周鼎忽然产生了片刻的迷茫。

        他翻身坐起,目光直直地落在那扇关着的浴室门上。

        夏郁洗完后一推开门,就对上了周鼎这副若有所思的眼神。

        往外迈的步伐顿住,夏郁问:“你一直在等我洗完吗?”

        周鼎别开视线:“不是,我只是刚好在想事情。”

        夏郁边往外走,边用毛巾擦头发,随口问道:“在想什么?”

        周鼎欲盖弥彰:“没什么。”

        夏郁没有再问,他走到沙发边坐下,伸长手拿起了周鼎摊在床头的酒店宣传册,翻了两页后问:“你刚刚是在看电视吗?”

        “嗯。”

        夏郁低着头,洗过澡的他露在浴袍外的皮肤都泛着浅浅的粉,潮湿后的头发更加黑亮,嘴唇也比平时红艳许多,搭在宣传册上的手指又细又直,看起来温润莹白,像是用羊脂白玉精雕细琢出的艺术品。

        他的一举一动散漫而随性,不像来借用浴室的客人,反倒像是房间的主人。

        “不继续看了吗?”夏郁又问。

        周鼎道:“不看了,没什么好看的。”反正他是不会打开电视机的。

        “我有点想看bbc,我能在这看一会吗?”夏郁抬起头,一双眼睛水洗过似的澄澈。

        周鼎:“……”他有点后悔刚才光顾着想事情,没有把电视台先切掉。

        他也不清楚这种收费频道关掉后再开启还会不会接着前面的继续播放,但保险起见,还是不要打开比较好。

        想了想,周鼎转移话题道:“你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这是在下逐客令,夏郁听出来了。

        乌黑的双眼盯着周鼎,他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有。”

        周鼎默了默,问:“什么事?”

        “我一直想问你,你是gay吗?”问出这句话时,夏郁单手托腮,眼睛直直地落在周鼎脸上,不放过对方丝毫的表情变化。

        周鼎闻言大震,他眼睛睁大,瞳孔微颤,好一会才找回声音似的看着夏郁道:“你怎么会想到问我这个?”

        夏郁歪头打量他:“被我猜中了?”

        周鼎有些被气笑了:“怎么就猜中了?我什么都没说吧?”

        夏郁认真道:“你迟疑了。”

        周鼎霎时无语,过了会他才一字一顿道:“我不是gay。”

        说完站起身,语气有些冷硬地说,“没别的事的话你就回去吧,我今天有点累,想早点睡。”

        夏郁坐着没动,他仰头看着周鼎:“还有一件事。”

        周鼎:“……”他深吸了口气,强行按下心里的郁闷。

        “说。”这个字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夏郁声音清亮:“我想跟你约。”

        周鼎愣住:“……你说什么?”

        “我说,我想跟你约。”

        停顿一下,夏郁认真地给周鼎解释,“上床的那种约。”

        这话一出,整个房间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空气陷入寂静,周鼎感到了满满的窒息感。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夏郁:“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夏郁嗯了声:“我知道,我很清醒,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不必了。”周鼎双手叉腰,他看着夏郁,巨大的荒谬感充斥着他的身心。

        夏郁又问:“你不信?”

        周鼎眉头紧蹙:“你不觉得这很……这很……”他一时有些词穷,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

        “我注意你很久了。”夏郁忽然插话。

        他没有再理会周鼎的反应,自顾自地继续道,“在我眼里你的身体比那天你在我那儿看到的波塞冬还要完美,我非常喜欢,而且,你真的不是gay吗?我感觉你是,所以我才会主动靠近你,跟你搭话。”

        周鼎拧眉反问:“你为什么觉得我像gay?”

        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生气,应该坚定地反驳,但夏郁的话恰好戳中了盘旋在他心里好几天的问题,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弄清楚。

        “你看我的眼神跟看别人的眼神不一样。”

        夏郁也站了起来,他微仰起头,眼睛与周鼎对视,“是带着**的,我能感觉得到。”

        像是被一道雷电劈中,这次周鼎没有露出震惊的表情也没有着急反驳,他怔在原地,没了声。

        好一会,他才喉结滚了滚,声音艰涩道:“是因为你长得太漂亮,我把你当成……”

        “女生?”不等周鼎说完,夏郁便接过了话。

        说完他上前一大步,几乎和周鼎贴在了一起。然后仰起头,鼻尖正对着周鼎的下巴,温热的呼吸喷在对方的喉结上。

        他紧紧盯着周鼎的眼睛:“你再仔细看看,你真的把我当成了女生吗?”

        周鼎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漂亮脸蛋,悄然摒弃了呼吸。

        他喉咙干涩地吞咽了一下,想要后退,却被夏郁抓住了衣襟。

        是,眼前的这张面孔很漂亮,非常漂亮。

        不止之前注意到的那双手,夏郁从头发丝到脚趾都精致得宛如艺术品,一看就让人觉得他一定是在富人家娇养着长大。

        漂亮、精致、雌雄莫辩等等的词汇都可以放在他身上,但并不会让人把他错认成女生。

        一点也不会。

        即使他这几天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是因为夏郁长得像女生、他跟女生一样漂亮,所以才混淆了自己的认知,让自己潜意识里把他当成了女生,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夏郁是男生,一眼可见的男生。


 

        他一开始就没有弄错,之后自然也不会弄错。

        所以,是他在把夏郁强行往“女生”这个词上靠。

        是他为了给自己近日的不对劲找借口,强行把夏郁往“女生”的方向推。

        是他在逃避问题。

        是他在欺骗自己。

        看周鼎的表情,夏郁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没有再揪着之前的问题不放,而是问周鼎:“你是个保守的人吗?”

        “你问这干嘛?当然不是!”周鼎想也不想地说。

        现在这年头保守成了贬义词,尤其在还未经历社会毒打,觉得自己思想最先进、最时髦的大学生群体里,保守更是一个说出来就让人皱眉头的词。

        好像承认自己保守,就是变相地承认自己古板、迂腐、不知变通。

        周鼎当然不会觉得自己保守。

        “那……”夏郁踮起脚尖,让自己的眼睛正对着周鼎的眼睛,嘴巴也正对着对方的嘴巴,毫厘之差的距离让他们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和体温。

        和周鼎对视了一会后,夏郁压低声,语气里多了几分蛊惑的味道——

        “要跟我约一下试试吗?”

        “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是不是gay吗?”

        “不想不知道你对我到底有没有**吗?”

        “不想知道……**带来的快乐是什么样的吗?”

        -

        夏郁离开后,周鼎独自盘腿坐在床上。

        他神情有些木然地看着电视。

        此时电视里的剧情已经发展到了**,大胆又露骨的画面充斥着屏幕,男女主角们的表情似痛苦非痛苦,似非,发出的声音撩拨又暧昧。

        可周鼎却看得面不改色。

        不觉得激动,更不觉得亢奋,他单手撑着下巴,电视里不停晃动的两个人影在他的眼里渐渐模糊,声音也渐渐减弱。

        再次集中注意力后,他发现电视里的两张脸换成了他和夏郁。

        周鼎一震,慌忙别开视线。

        他干脆关掉了电视,大字型躺在床上。

        ——“那要跟我约一下试试吗?”

        ——“不想知道……**带来的快乐是什么样的吗?”

        周鼎攥起手,一动不动许久后,他猛地拉起被子一角,盖住了全身。

        他蜷缩在被子里,入眼皆是漆黑。

        狭小又封闭的空间静谧无声,他睁着眼,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噗通噗通噗通……

        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