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阳台跪趴play 车在颠簸时摸了女同事的手

2022-08-06 14:16:17情感专区
听到宋奶奶喊他,宋三小拿着扫帚的手抖了抖,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宋宛月。 宋奶奶这一声极大,不仅宋宛月听到了,院中的宋家人也都听到了。 许氏白了脸,见宋宛月已经

   听到宋奶奶喊他,宋三小拿着扫帚的手抖了抖,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宋宛月。

        宋奶奶这一声极大,不仅宋宛月听到了,院中的宋家人也都听到了。

        许氏白了脸,见宋宛月已经朝门边走,急忙喊了一声,“月儿!”

        宋宛月停下脚回头,许氏几步走过去,“娘去说吧。”

        她就说是自己让月儿当的,将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拉下脸皮来让顾家宽限几个月,到时候她一定赎回来。

        “娘可知道月儿把玉镯当去了哪家当铺,当了多久,当票在哪儿?”

        “你快告诉娘!”

        “顾家今日是有备而来,如果我不进去,顾家恐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娘放心,我自有办法让他们宽限几个月。”

        两人说话的声音很低,宋林虽没完全听清他们说什么,但看她们娘俩的神色,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也一瘸一拐的上前,正要说话,宋宛月已经朝着屋内走去。

        宋林一把抓住许氏,“孩子他娘,怎么了?”

        许氏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宋宛月已经推门进去了,顾义的目光瞬间落在她身上,眼中起了光亮,“小丫头。”

        他今日穿一身月白色锦袍,越发衬的他唇红齿白,一双眼睛仿若一汪清水,没有经过世俗的污染,纯真而又分明,熠熠发光。

        宋宛月在心里吹了一个口哨,面上却是不显,微微朝他点了点头,“顾少爷。”

        顾义瞬间笑了,噌的起身,走到她面前,低头掰着自己的手指头,“我的好吃的、好玩的、还有家里的田地、银子都是你的,只要你同意了提亲……”

        宋奶奶就要蹦起来,被宋老爷子眼疾手快的摁住。

        宋宛月微微一笑,“多谢顾少爷抬爱,咱们门不当户不对,我配不上你。”

        要是搁在明白人身上,准能听明白她这话里的意思,偏偏顾义心智不全,听完她的话,立刻道,“配得上,配得上!我那天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应该是我媳妇,你放心,以后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谁要是敢说你不好,我让人打断他的腿。”

        那日?

        宋宛月眼睛眯了眯,随即似笑非笑的看向顾老爷,开门见山,“那日顾老爷命人送手镯来便存着心思了吧?”

        顾老爷惊讶于她的敏锐,脸上神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坦荡荡的承认,“顾某确实存了想为义儿求娶的心思,但我们也不是那等无赖的人家。我在手镯的下方让人写了纸条,表明这是我顾家祖传的玉佩,你们看过以后便会知道我顾家的意图。”

        只要是长了脑子的人家,就算是看到玉镯没联想到什么,看到那张纸条也会明白的。

        宋宛月确实没看到那张纸条,就算是看到了,她也会拿去当掉救宋林的。

        “玉镯被我拿去当掉了。”

        “什么!”“什么!”

        前一声是顾夫人的,她惊得站起来,“那可是我们顾家祖传的手镯,你怎么能当了呢?”

        后一句是宋奶奶的,她也惊得站起来,心里已经想到了什么,嘴唇直打哆嗦,“月儿……”

        “当日我爹病重,家中没有那么多银钱,我便拿去当掉了,不过顾老爷和顾夫人请放心,三个月内我一定会将玉镯赎回来,完完整整的还给你们。”

        她说出玉镯当掉的时候,顾老爷眼中便闪过精光,端坐着没动。

        闻言点了点头,“我们顾家也不是强人所难的人家,既然宋姑娘说三个月内能赎回来,我们便等三个月,只是,手镯赎不回来怎么办?”

        “一定会赎回来的,我们宋家就是砸锅卖铁也赎回来。”

        “宋老夫人,并非是我不相信你们,而是凡事都讲究个证据,万一到时候你们没赎回来,咱也好照章办事?”

        宋宛月看着他,“顾老爷想怎么办?”


 

        顾老爷沉吟了一下,“这样吧,咱们立字为据,三个月内你们要是归还了手镯,自此以后我们顾家人谁也不会再上门打扰,如果还不回来,宋家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好!”

        宋宛月一口应下,“就以三个月为期,如果还不了,我自会同意这门亲事。”

        宋家就有笔墨,宋宛月亲自去拿来,写好字据,摁好手印,交给顾老爷。

        顾老爷接过,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小心的拿在手中。起身,对着宋老爷子和宋奶奶拱手,“今日是顾某唐突了,还望两位见谅。”

        宋老爷子脑中还在嗡嗡的响,有些缓不过神来,宋奶奶比他强不了多少,两人愣着没有说话。

        顾老爷再次拱了拱手,朝外走,顾夫人拉着顾义跟上,顾义还想对宋宛月说什么,被顾夫人轻声劝阻,“义儿听话,等过些天咱们再来。”

        顾义依依不舍,不住的回头。

        宋宛月送他们出来,顾义立刻高兴了,眉眼弯了起来。

        宋三小一直站在门口,看他们出来,脸朝一边,用鼻子眼哼了一声。

        顾老爷并不在意他的态度,神色自若的吩咐家丁们拎着东西回去。

        看这样子,亲事是没有说成。众人让开路,看着他们出去,上了马车走远,才发出议论声。

        顾家可是远近闻名的大财主家,据说家里的银子多的都没地方放,和这样的人家结了亲,就如同傍上了一个财神爷,要多少银子没有?宋家人是不是傻,怎么会不同意?

        议论声很大,宋三小气恼的大步过来,“去去去,都回家去,再敢乱说话,别怪我不客气!”

        他就是个混不吝的性子,众人不敢招惹,瞬间散去。

        宋三小放下手中的扫帚,关上大门。

        马车上,顾夫人忍不住抱怨,“这宋家也真是的,我们纸条上都写明白了,他们宋家要是不愿意,就把玉镯送回去,也省得我们今日白跑一趟了。”

        顾义看看顾夫人,再看看顾老爷,从身上拿出一张纸条,“爹、娘,你们说的是不是这张纸条?”

        顾夫人一惊,拿过去看了眼,还真是顾老爷让人写的纸条,顿时目瞪口呆,“义儿,这张纸条怎么会在你手中?”

        “我那天看到爹放里面以后,觉得好玩,就偷偷拿出来了。”

        顾夫人,顾老爷,……

   “停一下!”

        一名壮汉从旁边的田地里突然冲出来挡在马车前。

        车夫急忙拉缰绳,马车猛然停下。车内的顾老爷三人身体差点撞到车壁上。

        “怎么回事?”

        顾老爷一声喝问出,不等车夫回答,马车前的壮汉三两步过来,就要往马车前凑,被车边的丫鬟挡下。

        看着貌美的丫鬟,壮汉眼中闪过惊艳,随即着急开口,“顾老爷,我是宋明,是月儿的堂叔。”

        “你有何事?”

        宋明咧着一嘴黄牙,“顾老爷别生气,我有办法让我大伯娘答应您家的提亲。”

        “让他过来。”

        丫鬟让开身体,把车帘掀起来,顾老爷稳坐马车内,打量了他一眼,“你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