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黄文污到湿透嗯啊滴水 岳腿缝之间水汪汪

2022-08-06 13:58:31情感专区
“再和你说过了,这里不比瑞城,有骆家罩着,你想怎么胡来没有人管你,但是你也不想想看这里是青城,权贵最多的地方,你要还去得罪别人。” “不是活该

        “再和你说过了,这里不比瑞城,有骆家罩着,你想怎么胡来没有人管你,但是你也不想想看这里是青城,权贵最多的地方,你要还去得罪别人。”

        “不是活该是什么,你呀,就该长长记性。”

        “我给你定张机票,等你伤口好了,我再送你回去。”

        骆音说的很认真,涂好药,把药箱收了起来。

        骆凡马上就拒绝了,“我不要  ,我这次出来就是要闯荡的,这就回去了,怎么交差。”

        “就你还闯荡,我怕你在闯荡下去,小命都会没了。”

        骆凡听着很是心烦,“姐,你就不能盼着点好的吗?总是咒我死。”

        “好啊,那你就给我滚出去。”

        骆音是真的生气,这个弟弟真的是太不争气了。

        “不嘛不嘛,我就要在姐姐这里。”骆凡平日里作福作威惯了,不过最怕的还是这个姐姐,她现在这样子可绝对不是开玩笑做做样子,而是动真格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骆凡也不敢再去触她的霉头,想到什么,他突然有些暧昧看着骆音道:“姐,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就是找姐夫。”

        骆音没听明白,后面才反应过来。

        “你要去就去,要是被赶出来了,被怪我没有提醒你。”

        说到沈昭这件事,骆音就觉得很烦躁,都这么多天过去了,除了那天晚上沈昭主动邀请跳舞,就再也没有和他她说过话了。

        也是奇怪的很。

        骆凡看出了端倪,“怎么,是姐夫对你不好吗?”

        他们这压根还没成呢?就一口一个姐夫叫着了,骆音也知道骆凡是想讨好哄自己,不过事实证明,她还是蛮开心的。

        “管你什么事,多管闲事。”

        骆音瞪了他一眼。

        “我关心我自家姐姐,怎么能叫多管闲事呢?”

        骆凡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还在撒着娇。

        骆音没辙,也不想和他说话。

        “好了,没什么事,就好好休息吧。”


 

        “姐,我被人打了,你都不关心我了。”

        骆音深吸一口气,把火气一压再压,“那你想喔怎么做?”

        “你帮我找人打他们一顿,最好是双手双脚全部打残。”

        “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骆凡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我认得那人?是街头小混混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

        这话一说出来,骆音眼睛冷眯了起来,“打你的是街头小混混?”

        “嗯,他们打我打得可疼的,你得好好帮我教训他们。”

        骆凡说着挥舞着手,不小心有触碰到伤口,他痛的呲牙咧嘴。

        骆音还以为是哪家权贵,本着让弟弟吃吃苦头,息事宁人,没想到居然是一群小混混。

        这群混蛋都敢欺负到她头上了,找死。

        “这件事,我会去查,找到了你亲自动手。”

        骆凡开心的不得了,“嘿嘿,谢谢姐。”

        ……

        温涵也差不多上课了,教室里人都三三五五坐满了,因为今晚是沈韫得课,所以大家都格外认真。

        姚香香看着她进来,一颗心突突突跳个不停。

        温涵回到自己座位上要路过姚香香的桌上,看到姚香香的画多了几分污渍,又被她添了几笔笔墨,瞬间就失去了那意境。

        姚香香看着她,话有些心虚,“温涵,你那画呢?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温涵绝对有些不对劲儿,姚香香向来是和她是死对头,突然这么阿谀逢迎,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温涵没有回答她,只是路过然后做回了座位上。

        姚香香笑容尴尬在脸上,然后一脸生气,拽什么拽,摆着一张臭脸给谁看。

        温涵闻到一股很浓的墨汁味,心里警铃一响,下意识就去拿她的画,但是铃声已经响了,沈韫也进来了。

        问了好,才坐下来。

        沈韫一双看着温涵和姚香香,“你们两个的画已经完成了吧,交上来吧。”

        姚香香深吸一口气,把心虚压下,然后把画交了上去。

        沈韫只是扫了两眼,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惊喜,只能说是太古板了,画的是很好,然后放一边了。

        姚香香脸上的笑容由雀跃到失望,咬了咬唇下去了。

        不过没事,温涵比她可差劲了。

        现在就等着好戏上映了。

        沈韫看着温涵,“温同学,你得作业呢?没有画吗?”

        温涵看着这张被墨汁盖的看不出原来图画的画纸,心情很是复杂,现在要怎么解释呢?难道说是不小心把墨泼上去了。

        她记得她走的时候才墨水瓶是放在左边的,现在突然换到右边了,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为之。

        她下意识看了姚香香一眼,姚香香眼神一躲拿起了书本,自己看了起来。

        都这样了,温涵还是还不明白就是傻子了,这就是姚香香搞的鬼。

  沈韫看到了她手上沾满了未干墨汁的画,眉头深深拧了起来,“怎么回事?”

        温涵用力捏着画纸边缘,咬牙道:“应该是有人故意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