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挺起奶头送到他嘴边 黄的让人湿的高嗨

2022-08-04 14:13:56情感专区
她打开包,从里面取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上:“这是我名片。” 对方接了:“谢谢。” 李萌琦又道:“您的电话,方不方便给我呢?” 负责人:&l

    她打开包,从里面取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上:“这是我名片。”

    对方接了:“谢谢。”

    李萌琦又道:“您的电话,方不方便给我呢?”

    负责人:“方便的方便的。”

    对方用手机拨了李萌琦电话,李萌琦手机响了,立即掐断,把号码存起来。

    负责人先走了。

    说来也巧,夏寻刚回办公室,李萌琦就接到了倪暮凡的电话:“萌姨,我找到了合适的心脏。

    对方是南英首都儿童医院一名因车祸而导致脑死亡的女童。

    她车祸前身体一直非常健康,也没有任何隐性疾病。

    她家人已经在上午签订了放弃治疗与器官捐赠的协议。

    如果您这边确定要她的心脏,我就先帮您定下来,只是她离不开许多医疗设备,不能经受长途飞行。”

    李萌琦赶紧点开扬声器:“圈圈,夏寻就在这里。夏寻,圈圈找到了心脏,是车祸脑死亡的女童的,但是那边不能飞过来。”夏寻马上道:“我们可以飞过去给小心怡做手术,心脏与其他人体器官不同,取出身体后第四个小时就是一道大关,心脏细胞功能开始衰竭,器官在其受体中发生故障的可能性急剧增加,所以四小时内移植效果最佳。南英飞宁都十多个小时,再加上往返机场的时间根本来不及,小心怡现在的状况也不适合再拖延,早一天做手术,就早一天

    有希望活下去。”

    倪暮凡:“小心怡现在可以坐飞机吗?”夏寻脑子转的极快,几乎是脱口而出:“渡轮,心脏不用承受十几个小时的高空压力,渡轮+高速,把行程路段经过的国家海关、轮岗司机与车辆、渡轮的船全都提前安排

    好,无缝衔接地接力送人,40个小时内就可以赶到。”

    夏寻说的这个法子,代价极大。

    但是作为医生,他第一反应就是救人,任何代价都比不上救人。事实上,李萌琦把人转来之后,那35万的费用夏寻夫妇一分都没扣过她的,要真扣得话,光是徐心怡过去一个礼拜在这里用的进口药、以及护理费用,都已经超过10万了

    。

    宋璇私下里说:“萌姨这么有爱心,咱们可不能挣这份钱,不然跟吃人血馒头有什么分别?”


 

    李萌琦听见夏寻的话,傻了眼:“宁都到南英,一共多少个国家要打招呼?人家会愿意?”

    倪暮凡在电话那头道:“我来安排。你们等我消息。”

    通话结束。

    夏寻觉得这个大公主好酷啊,虽然话不多,但是很有威严的感觉。

    李萌琦心情复杂地从医院离开,临走前,从徐心怡的病房门口路过,透过玻璃窗外里头看了眼。

    就见一个白白净净,特别好看的小姑娘,靠坐在床头,面前有个小床桌,正一边吃饭,一边冲着电视里的画面笑着,她那样天真无暇,纯洁可爱。

    李萌琦很快就路过了。

    匆匆一瞥,她更加坚信,自己救这个孩子是对的。

    至于福利院负责人说的那些……有待考证。

    李萌琦回到办公室,却发现,陈坚居然躺在她办公室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杂志在看。

    茶几上摆着一只漂亮的食盒,是他们家里的那种。

    见她回来,陈坚坐起身:“去哪儿了?”

    李萌琦好笑:“你什么时候来的?看不见我,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年底了,我怕你在什么部门忙着,就没打扰你,反正你很快会回来。”陈坚笑着放下杂志:“吃饭了吗?”

    李萌琦已经吃过了。

    可是看着茶几上的餐盒,她笑:“没呢,正饿着。”

    陈坚也笑起来,熟练地将饭盒打开,他也没吃,一直在等着她。

    夫妻俩就并肩坐在沙发上,一边共进午餐,一边聊天。

    对于血衣以及福利院负责人的事情,李萌琦知无不言,全都说了。

    餐后,陈坚接了那个档案袋,打开看了眼,顿觉头皮发麻。李萌琦偷偷摸到桌边取了健胃消食片吃了,而后望着陈坚:“找心脏的事情我已经麻烦了圈圈了,不想再麻烦她。绾绾怀着孩子,我也不大想让她看见这个,你说,我给川川拍个照片发过去怎么样?他之前有十几个太傅,都是才高八斗的,对于这种文字或许可以破译。”

  陈坚看向李萌琦,宠溺地笑:“我觉得可以呀。”

    李萌琦便过来将这块绵帛端端正正摊开摆好,将上面的字拍了清晰的整体,又认真拍了细节,林林总总十几张,一股脑儿给暮川发过去。

    她怕打扰暮川工作,没直接打电话。

    她给暮川发了好几段长长的语音,将自己与徐心怡的缘分,前因后果都解释清楚。

    发完后,她将手机放下,笑:“好啦,等咱们女婿什么时候有时间,再看看听听,我表达的这么清晰,他应该能听懂。”

    陈坚笑:“你的表达能力肯定是最厉害的。对了,你公司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陈坚不是很想总跟李萌琦分开。

    万一倪暮凡将徐心怡的手术安排妥当,需要陈坚陪同夏寻他们提前离开,而李萌琦公司事情一大堆走不掉,那就不太美好了。

    李萌琦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这些年,咱们经常两地分居,你还没习惯呀?”陈坚难过,将她拉入怀中轻轻抱着,脸上呈现出一种少有的委屈的表情:“我有时候会想,妤树虽说也挺厉害,却也比不上天骄集团,干脆归属于天骄集团算了,反正都是

    一家的,也省的让你这么多年兢兢业业全都扑在这个上头。

    可是静下心来,也会慢慢劝自己,至少咱们每年有一半的时间是可以在一起的。

    好比这次,你哥主动提出让咱们夫妻俩一起去南英过年,他留在这里,咱们不是又多了十几天可以相处的日子?”

    李萌琦轻轻拍着陈坚的背:“过完年,我得立即就回来,事情多。”

    陈坚将她搂的更紧:“好羡慕小栋跟小叶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