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美女露出奶头给男人吃奶 两人结合处溅出白沫小说

2022-08-04 14:10:21情感专区
暮川上下睨了他一眼,好笑:“你还差这点酒席钱?” 李昊哲:“我主要是……真就是我岳父说的那样,跟那些人真的就不熟。” 他每天忙得昏

    暮川上下睨了他一眼,好笑:“你还差这点酒席钱?”

    李昊哲:“我主要是……真就是我岳父说的那样,跟那些人真的就不熟。”

    他每天忙得昏天暗地,官场上的酒局饭局从来没时间参加,确实是与别人私交甚少。暮川凑近了道:“所以,你要改一改,我需要你拉帮结派,他们也需要你给他们一个巴结我的方向,我要营造出两股或者三股不同势力的错觉,让他们站队,然后互相制衡

    。”

    李昊哲:“……”

    暮川:“兄弟,我看好你哦!”

    李昊哲:“我尽量吧,我真是没时间应酬,我觉得,最近陪巴真的时间都少了呢。”

    暮川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眸光渐深,嘴角一点点上扬。

    另一边。

    暮寒手指受伤后,被暮川勒令在家里休息两天,顺便观察。

    赞誉跟糯糯全都陪着他。他们还一起研究壁画,就暮寒说的,圣女与储君死前共同看的那个方向,他们都觉得这一定是线索,都已经有了许多假设,其中,糯糯说的:“可能是小圣女藏匿的地方。

    ”

    赞誉表示赞同:“他们两个人的爱情,被皇室不允许,皇室虽然认可圣女,却觉得圣女配不上储君。”

    糯糯皱眉:“这种猜测能成立吗?”“能,”赞誉很耐心地解释:“我看了一些古南英外史,上面记载,圣女在当时只是名字好听罢了,事实上,她们的地位并不高,皇室需要她们与天神沟通,然后获取力量,

    求雨,求风,求国泰民安,所以基本上跟神婆差不多,是皇室非常需要却并不被皇室看得起的职业。”

    糯糯沉下脸:“靠!古南英真他妈不要脸!”

    赞誉无奈地捏了捏她的小脸:“不要说脏话。”

    糯糯:“看不起人家,还要有求于人家,这不是有病吗?”一直沉默的暮寒,终于忍不住了:“咱们也别在这里瞎猜了,我这手指都结痂了,都好了,没事了。哥哥说让我在家里观察,我既不头疼也不闹热,我只有10天时间,还是

    赶紧去看看什么情况吧。”

    三人一合计,找了小叶子打掩护,一块儿从花园小道溜走了。

    他们来到揽樱阁,绵绵跟凤三都不在,但他们身份摆在这里,没人敢拦着。

    后院是禁区,宫女士兵都不敢过来,他们三个偷偷溜过来,然后从枯井下去。


 

    强光手电,专业的相机,还有录音笔什么的,他们全都准备好了。

    下了枯井台阶,来到墓道走廊。

    眼前还是之前的那幅壁画,不过,工作人员已经离开了,今天这里阴森森的,特别安静,半个鬼影都没有。

    暮寒有些害怕:“那些教授什么的,今天都休息吗?我们要不要明天再来?”

    糯糯拍了一下他屁股:“怕什么!不是你说,咱们时间不多的吗?咱们就是来研究一下壁画,又不是盗墓,里头咱们不过去,就在外头瞧瞧,亡灵们不会怪罪我们的!”

    暮寒缩了下脖子:“我怎么觉得,你不说还好,你一说我更害怕了?”

    糯糯扬起下巴:“我走前头!”

    “我在前面,”赞誉到底比他俩都大一岁,走到他俩前面,打着强光手电:“慢点,跟着我,一点点走。”

    他们终于走到了壁画的尽头。

    糯糯:“这里真冷。”

    没曾想,这里居然有回应,糯糯稚气的嗓音一下子传出去,过了好几层,一连回音了四五次。

    配合眼下的场景,让暮寒吓得腿软,他双手用力抓着糯糯的衣服。

    暮寒:“姐,你能别再说话了吗?”

    这一句,也传了四五遍。

    糯糯听着觉得好玩,竟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回音,好多回应,哈哈哈哈!”

    魔性的笑声在墓室走廊上不断来回播放,像复读机一样,吓得暮寒心脏快要炸开了。

    暮寒气的脸都苍白了,额头全是汗,转身就走,不理她了:“我自己查!不跟你走了!”

    他走着走着,电筒照到了之前他手指划破的地方。

    他打着灯,默念《心经》,给自己加油打气,然后拿着手电筒对着墙壁那一块照了过去。

    但见,原本被他染了血色的草丛里,赫然藏着一个婴儿!

    “啊!!”

    之前看的时候,分明什么都没有,可现在却多了一个婴儿。配合糯糯刚刚消失的回应,以及现在的环境,吓得暮寒连连后退并且大声惊叫。

   糯糯胆子挺大的,下了枯井即便知道墓宫里没人,她也一直没怕过。

    可现在,却被暮寒的惊叫声给吓得浑身冒汗。

    因为暮寒叫的声音又急又拉长,以至于回音也在一层层尖锐、一层层拉长,在这冗长寂静又黑暗的墓宫走廊上,仿若从头顶炸开的一样。

    她拔腿就朝着暮寒的方向跑。

    冲过去一把将暮寒抱住:“怎么了?暮寒!”

    赞誉也追过来,一手举着手电,一手臂张开呈老鹰护小鸡的姿态,将他俩护在身后。

    赞誉沉着脸,紧张地看着对面,就这么一瞬间,他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

    可是对面除了壁画什么也没有。

    一阵阵惊叫的回音过去,赞誉警惕地看着前方,问:“怎么了?”

    暮寒伸手指着壁画:“有、有、有个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