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明星少妇伺候真爽 被几个男人同时做好爽

2022-08-04 14:04:58情感专区
陈坚吓了一跳。 他老丈人都退休了,天天在家里相妻教子,怎么可能违法犯罪? 陈坚赶紧从被窝里爬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给熟睡中的李萌琦掖好被子,然后走到院子里给江帆打电话。

陈坚吓了一跳。

    他老丈人都退休了,天天在家里相妻教子,怎么可能违法犯罪?

    陈坚赶紧从被窝里爬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给熟睡中的李萌琦掖好被子,然后走到院子里给江帆打电话。

    陈坚:“阿帆,岳父被抓起来了,说是南英这边下令的,要服刑一周,你知道什么情况吗?”“知道,”江帆叹了口气:“阿哲告诉我了,是这老头活得不耐烦了,居然处心积虑买了个太阳能手机,还有全球通的卡,临走前给恩恩留下了,恩恩给绾绾打电话,绾绾没

    接。”

    陈坚:“……”

    江帆:“别管了,年纪大了,犯糊涂了,一万个人劝他都没用,倒不如让他进去受受罪,关一次不够就两次,两次不够就三次,一次比一次时间长,我看他到底怕不怕。”

    陈坚:“……”

    江帆叹了口气:“我买了腊月29的票回去,我跟娜娜就在医院过年,也不管他。

    你跟萌萌来南英吧,老头子现在大脑都不清楚,你们留在B市过年,他又刚好出狱遭罪出来,指不定怎么跟你们撒气。

    你们都回来,守着绾绾,看看小栋,也陪陪阿木叔他们,团团圆圆过个年,别待在B市受气!”

    陈坚:“……”

    通话结束。

    陈坚返回房间,等第二天一早,妻子醒来,他准备好了饭菜,跟妻子一边吃,一边小心翼翼地把事情讲给她听。

    李萌琦整个人石化了两秒,而后若无其事地吃吃喝喝:“不管他!”

    她哥说的对,现在李斌是倔脾气,认死理,怎么都说不通,非得让他吃点苦头,以后才能知道收敛。

    陈坚也无奈:“你哥说,他买了腊月29的机票回来,让我们回南英。”

    李萌琦:“嗯!”

    见妻子也是这态度,陈坚一点点放松了。

    他原本还怕她会哭,会难过,会担心,但是现在看来,当初的李萌琦如今也锻炼起来了,他很欣慰。

    开车送爱妻去上班,陈坚又回了娇园的四合院。他准备了两份午餐,全都放在保温饭盒里,想到徐心怡才10岁,应该很喜欢吃鸡翅,他用无油烟的空气炸锅给她炸了20只鸡翅,李萌琦的饭盒里放了5只,徐心怡的饭盒里

    放了15只,又另外配了两荤两素,还有一份莲藕排骨汤。

    他开车先送医院一份,直接放在护士站:“你好,请帮我交给07床的徐心怡小朋友,就说是资助人送来的就行了。”

    他没露面。

    听李萌琦上班前的叮嘱,在饭盒上贴了一张便利签。“亲爱的徐心怡小朋友,我是你的资助人,听夏寻医生说,你很想见我一面,但是我要工作,还要帮你找心脏,所以会比较忙。我答应你,等你手术成功的时候,我再见你

    。望你有信心,祝你早日康复。”

    陈坚留下饭盒就走了。

    他知道江帆花钱请了一个兄弟给包恩娜做饭送饭,所以没管包恩娜。

    他直接带着饭盒去给李萌琦送了。

    李萌琦每到快下班的时候,见他过来,就有些哭笑不得:“都说了我吃工作餐很方便。”

    陈坚笑:“我闲着也是闲着。”

    他把饭盒打开,食物拿出来,李萌琦洗完手回来,吃了一会儿,她想起来:“哎呀,我两天没去看娜娜了,太忙了,她堆积的衣服肯定没洗。”

    陈坚直接打了个电话,安排娇园的一个女佣去洗了。


 

    他望着李萌琦:“解决了。”

    李萌琦笑:“我怎么觉得你现在有点霸道呀?”

    陈坚点头:“见不得有人把我媳妇当奴才使。”

    李萌琦无奈:“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陈坚转移了话题:“心脏目前找到了两个,但是那两个孩子都是重疾,一个是白血病,血液检测不合格,还有一个有隐性基础病,配型也没成功。还得再找。我来之前给她

    送了一份,鸡翅比你的多。”

    李萌琦听着,原本很担忧,可听到后面,又笑了起来:“你干嘛给我鸡翅少,都要告诉我?”

    陈坚笑的有些憨憨的:“那、那我不是习惯了什么都告诉你吗?”

    陈坚一向厚待自己媳妇,难得对媳妇不公平的时候,他就会觉得心里特别不安,不告诉她,他就更不安。

    李萌琦叹了口气:“那还得找。不管怎样,咱们都尽人事听天命,把能做的都做了,她要是实在留不住,我们也无愧于心。”

    陈坚乖巧地点头:“嗯,都听你的!”

    李萌琦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之前,还说咱们要攒钱给小栋在南英首都买一处宅子,结果我一下子就挥霍了35万。”

    陈坚当了这么多年的御侍,还从来没有贪污受贿过一分钱。

    李萌琦在妤树独掌财务二十多年,从小姑娘成长到现在,也没有贪过一分钱,而且李萌琦本身是没有妤树股份的。宁都的首都,他们有一套房子,是陈家的老祖宗买给陈栋的,五年前南英暴乱的时候,陈栋夫妇心疼闺女,怕陈绾绾往后连娇园都回不得了,商量了一番,把盛京市陈坚

    的那套房子改成了陈绾绾的名字。

    陈绾绾出国的时候,他们怕女儿在国外受苦,把两百万宁元换成了外币,留给了陈绾绾。

    陈绾绾后来又住在储妤宫,跟暮川去了,陈坚怕女儿用钱不方便,又怕她手里没钱底气不足,又把积蓄拿了一部分给了她。

    可是他们还有一个儿子,现在小栋已经长大了,他势必要在南英照顾暮川一辈子的。

    世事无常,陈坚还是跟李萌琦商量,准备在南英给小栋买一套房子,这样也算是一个保障。而且他俩不想给倪嘉树夫妇添麻烦,也不敢在南英贷款买房,只要一贷款,倪嘉树夫妇肯定会知道,到时候肯定会尴尬,万一倪嘉树夫妇送房子、送钱,他们无功不受禄

    ,心里拿了也不踏实,拒绝的话又显得生分,总归是麻烦。

    陈坚笑:“那就不买复式的洋楼了,买个简单的小高层也是一样的。回头小栋长大了,赚了钱,再把小高层卖了换更大的,咱们能做到哪一步,就做到哪一步呗。”李萌琦笑:“嗯。”

 暮川早会结束没有立即起身,而是询问李昊哲搬家要不要帮忙。

    由于姜丝妤、暮川全都没起身,以至于议会厅里的人全都没有动,大家眼观鼻鼻观心,都在打量暮川跟李昊哲的互动。

    “我哪儿敢让您给我帮忙呀?”李昊哲笑着又道:“主要我觉得住在皇卫司比较方便。”

    想了想,他又道:“给我亲王府邸,我倒觉得是浪费了,我跟巴真就两个人而已,哪里犯得着住那么大的宅子,就好像住了一整个人民公园似的。”

    暮川笑:“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李昊哲:“哈哈哈哈,你不说我还没注意,但是你这么说,也对哦。”

    兄弟俩一个在这头,一个在那头,就这样傻笑着。

    时间好像回到了那一天,回到了暮川追着李昊哲跑,喊着他小媳妇,还要亲他的时候。

    终于,有位文官大喜:“是啊是啊,骁王府应该张罗好了,骁王什么时候搬家?也好让我们都去聚聚,讨杯好酒喝。”巴干达马上举起双手:“都来我这里报名!我家爱婿呀,平日里与大家私交甚少,对很多大人还不太熟悉,他要请,也不知道请谁呀?不如大家都到我这里来报名,哈哈哈

    !”

    “好啊好啊,我要去!”

    “我也要去!”

    “我也想去骁王府看看呢。”

    一时间,众人踊跃回应,弄得李昊哲有些尴尬。

    跟着暮川从早会地点出来,两人一起上了车,李昊哲忍不住问:“你刚刚干嘛啊,故意的?我本来就没想着要大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