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Sm俱乐部重口小说 年轻的老师5在线观看中字版

2022-08-04 13:50:59情感专区
他们一坐下,便有宫女提着食盒鱼贯而入,打开食盒,将里面的饭菜端出来放在各人的桌子上。 刚才还被荷叶包裹着的烧鸡也被热了一遍后砍成一盘盘的送上来,一张桌子上一小盘。

    他们一坐下,便有宫女提着食盒鱼贯而入,打开食盒,将里面的饭菜端出来放在各人的桌子上。

    刚才还被荷叶包裹着的烧鸡也被热了一遍后砍成一盘盘的送上来,一张桌子上一小盘。

    白善坐在满宝的旁边,殷或便坐在了他们下首,边上就是就是咕噜噜的冷泉,溢出来的水顺着山石往下,哗哗作响,再往下还因为太高飞溅而下,他们刚才走上来时看到了,甚是好看。

    宫女将豆花放进了冷泉里泡着,还有一些瓜果,都拿了木桶放着,装了一些冷泉水,再又放入冷泉之中,烈日之下,下午吃上片镇过的瓜果,那滋味,便是成仙也不换了。

    只不过满宝叮嘱了不要多吃,以免受凉腹泻。

    因为天热,刚才又在路上,满宝不是很想吃肉食,因此都挑了素菜吃。

    白善见了,便盯着对面的白二郎看。

    白二郎看见,很高兴的端起他面前的一盘青菜递过去。

    立即有宫女上前接过给白善送过去,白善给了一盘肉给宫女端过去还他。

    长豫看见了便扭头吩咐道:“让厨房再做些时蔬送来,多换几种做法。”

    宫女应声而去。

    明达抿嘴而笑,道:“我也觉得行宫的青菜很味美。”

    这个长豫最有研究,道:“此时正是菜蔬最茂盛之时,但其实最好吃的时候还是两个月前,当时正是春末,各类野菜最肥美,也不必多说工序,只需烫一烫,烫熟以后沾上咸酱,或者甜酱就很好吃了。”

    她道:“行宫气候偏冷,山上冷泉又多,因此菜蔬也比山下的要晚一些,现在下面的菜蔬虽茂盛,根茎却有些偏老了,不似山上的菜蔬,正当时,所以要更好吃。”

    满宝一听,便道:“那在院子里种些菜也不错。”

    毕竟他们要在这儿住上两月呢。

    长豫不想种菜,道:“这些自有下人去关心。”

    明达吃了几口菜,问满宝:“你找到想要找的书了吗?”

    满宝道:“找了几本,我打算一会儿就钻研钻研。”

    明达道:“我那儿也有几张调香的方子,却不是安眠的,你要看吗?我觉得香也都有共通之处,或许你研究了这个就能研究出安眠香来了呢?”

    满宝兴致勃勃的道:“你回头送我看看。”

    明达点头。

    长豫立即道:“要是研究出来了给我也调一盒。”

    “你也失眠?”

    “现在不曾,但有备无患嘛,我听人说年纪大了都易失眠。”

    这准备可真够早的。

    白善他们也在说话,魏玉问白善,“我们工部呈递上去的折子你们批复了吗?”

    白善道:“没有,压下重议了,应该会被打回去重新做。”

    魏玉不由头疼,“我已经改了两次了。”

    白善笑了笑,与他举杯。

    最轻松的便是白二郎和殷或了,魏玉看看自己,再看看他,都是驸马,他的日子怎么就过得这么好呢?

    于是他忍不住问:“陛下近日没有招你读书吗?”

    殊不知白二郎也头疼呢,叹气道:“没有,陛下近日不喜欢找我读书,喜欢把我叫去跟着一起听政,头都快要疼了。”


 

    听就听吧,可皇帝偶尔还会提问,那么大的国事,连魏大人他们尚且想不出让他满意的办法来,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小翰林知道啥?

    所以问上十次,他有五次答不上来,还有四次是胡说的,毕竟,总是说臣不知,臣亦没有好的办法也是很丢脸,很不好意思的。

    殷或闻言就笑道:“你不如和陛下明言你近来要专心修书,陛下可能就不找你了。”

    白善笑道:“他怂,不敢说。”

    他早和他这么说过了,但白二郎不敢把自己写话本的事告诉皇帝,因此一直强撑着。

    一旁的明达听到了,抿嘴笑了笑道:“你再去几日,等父皇的病好了我与他提。”

    白二郎大松一口气,就问满宝:“陛下的病什么时候好?”

    他每天都能看到皇帝,又有白善和周满这两个知道内幕的人在,自然知道皇帝没有重病,但也生病了,最近正在吃药呢。

    魏知也知道实情,真正不知道实情的反而是长豫公主。

    她并不知道真正重病的是公爹,而不是亲爹,于是也关切的看向满宝。

    满宝道:“应当差不多好了,等稍晚些我去请平安脉。”

    长豫就大松一口气,忍不住合什念了一声佛。

    魏玉则是倒了一杯酒,冲周满举杯道:“周大人,这一杯敬你,多谢你了。”

    满宝笑着举杯,“这都是我的分内之事。”

    一行人在这吃吃喝喝,有风吹过来,带着冷泉的水汽吹过来,被外面的骄阳一晒,吹过来的风就只剩下凉爽。

    长豫高兴的仰头喝了一杯酒,长呼道:“大乐——”

    魏玉抿嘴一笑,和她道:“你要是喜欢这里,晚上我们也可以提着饭菜过来这里吃。”

    长豫却摇头,“算了吧,就我们两个不如在院子里吃,而且外面蚊子好多的,就周满给的这个药包不一定管用。”

    满宝一听立即道:“我觉得我的药包挺好的呀。”

    长豫就撸起袖子让她看她手臂上的红包,“诺,这是昨天晚上咬的,明明已经挂着药包了,我就一个不小心它就咬上了。”

    满宝探头看了一眼,不由问道:“那只蚊子呢?”

    “被我拍死了。”

    满宝就怪她,“你一定没贴身带着药包,或者是没点燃,或是距离太远了。”

    魏玉就笑道:“公主觉得那药味儿不好闻。”

“哦?什么样的变化?”

    老算命的坐直了身子,问道。

    “我也说不上来,肉眼能看到的,就是空间更大了。”

    萧晨摇摇头。

    “空间更大?”

    老算命的挑了挑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