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东西长大了可以C了视频 啊…别 了漫

2022-08-04 13:49:17情感专区
太子妃这会儿肚子已经有六个多月了,满宝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有何症状?” 是摔了,还是肚子痛,或者是见红了? 吴公公哪敢诅咒太子妃,因此低着头含糊其辞,满宝见他

    太子妃这会儿肚子已经有六个多月了,满宝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有何症状?”

    是摔了,还是肚子痛,或者是见红了?

    吴公公哪敢诅咒太子妃,因此低着头含糊其辞,满宝见他这样,还以为涉及机密,急得不行,跺了跺脚后道:“东宫可有太医或者医女在吗?有没有药箱?”

    这个有。

    吴公公连连点头。

    于是满宝也顾不得猜疑宫里是出了什么事,拎起裙子就往东宫跑。

    吴公公瞪大了眼睛,伸手想拦,她已经快速的下台阶,眼看着就要下完了,他连忙追上去,“周大人,您慢些,您慢些,太子妃她……”也不是那么严重的。

    可怜吴公公才缓过一口气,也只能拎着袍子跟在后面跑。

    两个小内侍则跟在吴公公身后。

    巡逻的侍卫看到他们跑动,眉头一竖就要喝止,看到追在周满身后的吴公公,顿时憋了下去。

    吴公公跑过去还得解释一句,“太子妃要请太医……”

    看着他们跑远,有侍卫忍不住道:“太子妃不会有事吧?”

    “闭嘴,宫闱密事岂是我等能议论的?做好自己手上的事就行。”

    大家立时低下头去低低应了一声,但心里也不由猜测起来。

    生活在顶端上的那几人,任何一个出事,那都不啻于一场地震。

    满宝体力好,精神也不错,一溜烟跑进了东宫,宫女内侍们对她都熟,看见她跑进来虽然惊讶却也没拦她,由着她一路跑到了东宫后院。

    太子妃还没收到消息,她正在屋中窗边的榻上午睡呢,有两个宫女一左一右的给她打扇,屋里屋外还坐着好几个宫女内侍,或在做针线,或靠着柱子昏昏欲睡。

    满宝跑进来的动静不小,在皇宫里丁点动静都显得很大,于是守在屋外的人立即惊醒过来,看到满宝微讶,“周大人,您回来了?”

    满宝跑上去,微微有些喘,问道:“太子妃呢?”

    见她额头脸上都是汗,宫女脸上的笑容微顿,也有点儿紧张起来,“在屋里午睡呢,周大人要求见得略等一等,奴婢这就去禀报。”

    说罢转身就要进去禀报。

    满宝却一把抓住她,疑惑的看着她,“太子妃无事?”

    宫女愣了一下后道:“娘娘没什么事啊……”

    满宝便慢慢松开了她的胳膊,这才从袖袋里掏出手帕擦汗,“行了,没事儿了,不必禀报。”

    宫女微微蹙眉,有些不解,恰在此时,吴公公带着两个小内侍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


 

    宫女内侍们都惊讶的瞪大眼睛看他,这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一个两个都跑成这样?

    吴公公也不敢在太子妃的院子里喧哗,追上来指着满宝喘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压低了声音小声道:“您,您就不能慢一些吗?”

    满宝这才掐腰看着他,有些生气,“吴公公,您为什么骗我,害我一顿好跑。”

    吴公公擦着额头上的汗小声道:“哎哟姑奶奶哟,您小声些,咱家先给您赔个不是了,是殿下要见您,可这如今风雨飘摇的,殿下不好明着召见……”

    满宝一脸的莫名其妙,“为何不好明着召见?怎么就风雨飘摇了?”

    吴公公仔细的看了看周满的神色,呼出一口气,轻松了许多,他笑道:“那是小的们口误,该打,该打,周大人,您看我们要不换个地方?”

    满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才哼哼两声,跟着他去太子的书房。

    太子此时并不在书房,而是在东宫的另一头——詹事府里。

    吴公公将周满请到书房,立即让人去沏茶。

    而太子妃那边,宫女见他们走了,略一思索便转身进屋,轻轻地推了推太子妃。

    太子妃睁开眼睛来,一时还有些茫然,她哑着声音问:“怎么了?”

    宫女小声汇报道:“娘娘,周太医从行宫里回来了。”

    太子妃一下从榻上撑起身子,“她怎么回来了,可是行宫那边出了什么事?”

    宫女一边蹲下去给她穿鞋子一边道:“奴婢看着不像,倒是吴公公用娘娘诓了周太医过来,看着似乎是一路跑过来的,满头满脸的汗呢。”

    太子妃问:“现在人在哪里?”

    “被请到前头书房去了,殿下还在詹事府呢。”

    太子妃就扶着宫女的手挺着个大肚子去前面书房,一进门便听到吴公公正在赔不是,手上还端着一杯茶。

    看到太子妃过来,他吓得跪在了地上,就算是太子的示意,他以太子妃将人请过来,还是用的那样似是而非的借口,是很忌讳的。

    满宝暗暗瞪了吴公公一眼,从他手里接过茶杯,起身,随手放在了桌子上,笑着上前和太子妃见礼,“吵醒娘娘了。”

    太子妃冲她伸手,扶住她的手笑道:“要不是底下的人说我都不知道你回来了,哪里来的吵醒?”

    她瞥眼看向吴公公,和满宝道:“这老奴才越发没分寸,等我罚他。”

    满宝笑道:“他就是和我开个玩笑,也是我不好,没问清楚就跑来了,没有惊扰娘娘就好。”

    太子妃扶着她的手坐在了椅子上,笑道:“既然来了不如给我摸摸脉。”

    看到周满头发里渗出来的汗,便知道是刚才跑得狠了,她又扭头吩咐宫女,“去给周大人打盆水来梳洗。”

    吴公公悄悄的起身,悄悄的退了下去,大松一口气。

 满宝洗了一把脸,又将手洗干净,这才觉得没那么黏糊糊的。

    立即有宫女捧着铜镜上前,要帮她重新梳妆。

    满宝拦住了,只让她们重新梳了一下头发,她随手挖了一些润白霜擦在脸上,笑道:“不必太繁琐。”

    等收拾好满宝才去给太子妃摸脉,她这是第二胎了,前面一直养得挺好,现在满宝看着也没什么问题,只当时请平安脉了。

    太子总算找了个空隙过来,一看到他,太子妃就扶着腰起身,微微行了礼后笑道:“妾身让人准备了些甜点,现在去看看好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