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宫女调教皇后sm 校花的双乳高耸饱满圆润

2022-08-04 13:48:04情感专区
满宝好奇的问:“刘太医,您对香料熟悉吗?” “不熟,”刘太医道:“术业有专攻,太医院里对香料一类比较熟悉的应当是已经致仕的计太医。”

    满宝好奇的问:“刘太医,您对香料熟悉吗?”

    “不熟,”刘太医道:“术业有专攻,太医院里对香料一类比较熟悉的应当是已经致仕的计太医。”

    满宝一听很是惋惜,她对香料也不熟,特别是药香。

    “不过现在助眠的香料也就那几种,先不说是否对魏大人有用,就算有用,魏大人会用吗?”

    “为什么不用?‘

    “因为贵!”

    满宝便安静了,想了想后道:“没事儿,到时候让陛下送。”

    刘太医便不说话了。

    老谭太医和萧院正感慨了一下周满的医术,进去看过周满定下的治疗方案后,自觉没有可补充的了,便请辞下山去。

    满宝觉得老谭太医很厉害,之前他们只在殷或的病上有过交集,这一次因为魏大人,他们论起病症来,她才发现京城里竟还有这样一位厉害的老太医在,说什么也不肯放过。

    于是起身问道:“老谭太医,您何时回京?”

    老谭太医笑道:“今日已经晚了,陛下若无其他的吩咐,我明日便回京。”

    满宝立即道:“我随您一起回去吧。”

    满宝趁机和萧院正请假,她得回去找书。

    萧院正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满宝觉得他的目光有些怪,但只是略一思索就被和老谭太医同行的兴奋冲掉了。

    她高兴的和老谭太医道:“天气太热,我此次出行没有带马车,老谭太医不介意我和您同车而回吧?”

    老谭太医笑着道:“不介意。”

    一旁的刘太医忍不住道:“周太医不是要快马加鞭的回去吗?”

    满宝道:“我突然想起钦天监说过,这几日高温烈日,要谨慎外出。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要保重身体。”

    刘太医还能说什么呢?

    老谭太医去和皇帝作别,顺便告诉他和魏大人,他们商量出来的治疗方案。

    一种是辞官休养,这一条不用详细说,大家都知道不可能;

    第二种就是边工作边调养,能不能治好不一定,但要尽量控制住不恶化。

    皇帝和魏知都选择了第二种。

    因为其中会用到针灸,而且周满回一直随侍在行宫这边,所以魏知便成了她的专属病人。

    嗯,还有皇帝,他此时也在病中呢。

    满宝顺便提起安眠香的事,和皇帝道:“臣明日就和老谭太医回去取一些医书来钻研。”

    皇帝:“临时抱佛脚吗?”

    满宝道:“我会努力的抱住,让它有作用的。”

    皇帝说不过她,撇了撇嘴后应了。

    满宝就高兴的告退,趁着有时间,跑去找长豫,“我明天要回京城了,你要不要我帮你带吃的?”

    长豫眼睛一亮,问道:“你回京城做什么?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这么热的天,你本就是来避暑的,跟着我跑回去做什么?”满宝道:“我是回去找医书呢。”

    长豫一听,便满腹忧虑道:“父皇的病很严重吗?”


 

    这两日又是请萧院正,又是宣召刘太医,今天更是请了老谭太医,可是她去请安时父皇的脸色明明还挺好的,也照常处理公务,要不是他的寝宫里有药味儿,她又看着他喝药,她几乎要以为父皇是装病了。

    本想休息两日偷个懒的皇帝因为魏知生病的事,他到底还是没能偷懒。

    满宝道:“不是很严重,放心吧,过不了几日就好了,不过是我想找些安眠香和安眠药包的方子,所以要回去查医术。”

    长豫愣了一下后道:“安眠香啊,这个东西我有啊,书的话,我记得明达手里就有几张调香的方子,你要不要问一问?”

    “好呀。”

    长豫就和满宝手牵着手去找明达,路上道:“你回来的时候帮我带一份东市里的卤肉,既去了东市,再帮我带一些炒栗子,还有九福楼的烤鸡,可惜鱼脍不好外带,须得新鲜着吃才好……”

    “对了,你大嫂做的豆花也好吃。”

    满宝闻弦知雅意,立即道:“等我回去就让我大嫂做,嗯,此时做豆花放水里镇一镇,甚是美味。”

    长豫就高兴起来,拖着她加快了脚步,“走,去问问明达她可有想吃的东西。”

    明达没有,倒是白二郎有许多想吃的,主要行宫里的饮食要比京城里的清淡许多。

    最主要的是,在京城他们可以时不时的出去逛街吃东西,但在行宫里,他们可以时不时的骑马出去打猎,还可以时不时的去地里摘点儿瓜果蔬菜之类的,唯独就是没有集市给他们逛。

    白二郎嘴馋。

    长豫也道:“一开始还好,几日下来,我嘴巴都快没味儿了。”

    满宝也馋,尤其他们还点了这么多菜,于是咽了咽口水后道:“我都给你们买!”

    然后大家一起吃,这可不是她贪嘴,而是给公主们买的。

    满宝还悄悄的问白善,“你有什么想吃的,到时候我给添到菜单上,都说是长豫要的。”

    白善忍着笑道:“你这栽赃倒是栽得光明正大。”

    满宝道:“长豫不会介意的。”

    白善想了想后小声道:“这会儿大嫂应该不在京城,而是在莆村,从那里过来不远,你要是想吃,出去以后派人回去一趟,山下便有庄子,让大嫂他们将东西送到山下,以后让长豫公主派人下去取就是,不必这样大费周章。”

    还憋着难得回京一趟带这么多东西。

    满宝眼睛大亮,“我怎么没想到?”

    白善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小声道:“这次回去你把大吉他们都带上,让他们给你跑腿,别晒着了。”

    满宝点头,表示明白。

  皇帝这一天都很忙,因此没空看太子送来的信,后来则是忘了。老谭太医的诊断表明魏知的身体不乐观。

    他不太高兴就不想再思考私事,因此一心扑在折子上,想用公事麻痹自己。

    等想起太子似乎叫人送来一封信时,已经是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了。

    大家议事过一波,正中场休息。

    皇帝翻着案上的东西,这才看到太子送来的信,于是随手就拆开了。

    看到信皇帝才知道外面的留言是有多汹涌,他目光扫过屋里的大臣们,心中冷哼一声,脸上却温和的道:“朕今日觉得精神好了许多,周太医有功,来人,去库房里找两匹绢布赏给她。”

    古忠愣了一下后躬身应下。

    底下的大臣们面色不变的恭维道:“陛下好就是天下好。”

    “上天保佑,陛下必定福寿安康……”

    打量谁不知道生病的是魏知,您就是个幌子呀。

    不过能够让皇帝自愿成为一个幌子的臣子,天下间也没几个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