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娇妻颤抖双腿娇喘 隔着衣服揉搓我的乳尖

2022-08-03 10:19:49情感专区
苏肃回来了,宫里有他的耳目,子牛这些时常往祈年宫,不止一人向他汇报了……当时第一次听到,可想苏肃那心!——表面平静听人叙说,“大主儿在的时候,

    苏肃回来了,宫里有他的耳目,子牛这些时常往祈年宫,不止一人向他汇报了……当时第一次听到,可想苏肃那心!——表面平静听人叙说,“大主儿在的时候,牛姐儿都住在建禄宫,大主儿外出,她有时在建禄,有时,有时,在祈年就歇下了……”声音越发小,倒不是见苏肃的脸色有何异,毕竟是宫闱最顶级的秘事,说出来好像都是大罪……

    苏肃故意还问了些旁的事,但真又听进去多少?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了,脑海里嗡嗡环绕的,始终是那句震撼,“在祈年就歇下了……”

    帝王无情,即使多情也无情。元帝一生杀伐精力都用在了“国”上,年少也有轻狂时,但至成年,几近与“私情”无缘,所以他子嗣少,仅逝去的昭宁皇后为他生得少帝和英茧。

    所以苏肃还是得慨叹“子牛威力”,不过,自己都能沦陷至此,也就不大奇怪太皇也为她……但,还是会恨!

    本来他就属“少帝阵营”,对太皇恋权已不满好久,

    现在,“自己家的子牛”竟然还被他掠了去!——苏肃掀翻一座城的痛心都有!

  苏肃回来这两天都没见到她,电话联系过,那头她还是蛮高兴的,说想舅舅。苏肃接着就问,我呢。她说,有时候想,有时候不想。苏肃恨不得冲过电话线去捉住她!

    “肃儿,来,”少帝与其它几位臣子议完事,抬手向苏肃一比。阶下苏肃走上来,少帝扶着他背一同往内殿走去。

    “这次砚州之行,辛苦了。”显然少帝很满意他此次行程的结果。

    削藩,是少帝莅位以来最首要一件事!

    这个削藩,哪朝哪代都是难事。

    初建果,早期帝王都喜欢大封藩王,他们认为此举有利于巩固自家统御,殊不知无形当中也给后代帝王留下隐患。无论是分封自家子侄,还是异姓王,都会滋生“非分之想”,但凡有可能,他们都想尝尝坐上龙椅的滋味。再来,帝王们为了巩固自身权力,自然定会不遗余力对这些藩王痛下杀手。所以,削藩甚至撤藩遂成了王朝治理里出现频率颇高的一个字眼。

    但是,在削藩这件事上,也不是所有的后世帝王都赞同。玄帝初期,藩王势大,一度掀起大浪,玄帝韬光养晦,之后舟元之战,撤藩二十州!或许也有过犹不及,给之后的元帝留下诸多混乱,元帝遂又“建藩”多处。所以说,太皇手上建起的“新藩制”,少帝如今又想改制——谈何容易!

    “还是茂渊先生看得准,明王父子有心演了这出戏,无非想获取更多倾斜利益。”苏肃说。

    此遭砚州之行,多亏茂渊在其中谋策,识破砚州明义父子“一个唱红一个唱白”的“反目戏码”——看着好像老子明义“死守”对元帝忠诚,坚决反对削藩;儿子明希是“保少帝派”坚决拥护削藩。

    实际,老王爷明义对太皇不见得那般忠心,小王爷明希也并非就对少帝死心塌地。他们的目的其实高度一致:就想趁此削藩之际,谈好价码,从中攫取最大利益!

    砚州这块骨头难啃,但又十分关键,拿下来一定有利于全局。此一番苏肃前去,虽说并未得到明家明确答复,但起码摸清明家想法,更有利于少帝下一步施策。

    “明义老狐狸,父皇当初就说他是墙头草,最会见风使舵。”少帝手背后,神色嘲弄。

    “圣人明知他是这个秉性,还给他封州一隅,也不可谓识人明朗。”苏肃神情淡漠,说。


 

    少帝叹口气,摇摇头,“父皇一生,任贤多半,任不良人也不少,可在他手上,这些人确实也发挥所长,不敢稍动……”所以这就是元帝的厉害呀,“不良人”他都驾驭得了,能为他所用!也是不得不叫人钦佩……

    不过对此,苏肃另有别论,但也不便此时再与少帝辩论。

    少帝说着的,稍停,又问,“茂渊先生此次出访也劳累了,你可要照顾周到。”

    “是。”苏肃郑重答。

    少帝顿了下,再问,“茂渊先生是不是有一外侄女,你认了妹妹。”

    苏肃一顿,如实恭顺答,“是的,子牛现在是宫近景。”

    好咯,此时两位可心思各异哟,

    苏肃是不防少帝竟会问起子牛!——后一想,会不会他也耳闻子牛最近与太皇走得近才……反正不论如何,苏肃已决定就算不惜用“茂渊的影响力”也好,一定把子牛迁出宫,离太皇越远越好!

    少帝呢,

    哎,说起这个“子牛”还真困扰他好几日了。

    少帝日理万机,每天操心的郭嘉大事够劳神了,还真顾及不到这些“宫闱野闻”。到底这个叫子牛的孩子常出入祈年宫,还是传到他耳朵里。

    实话实说,少帝而言,初听并未有何“不妥想法”,虽有些惊诧:父皇如今怎忽起这等兴致?但,从儿子“孝心”而言,一来这是父皇私事,有个贴心人多陪陪父皇,也并非不好;再,说个不当的,父皇就是精力太甚,如今恋权不放,如果真有些旁的事叫他分散分散精力,说不定还是好事……

    直至再听闻这个女孩儿的来历——少帝才觉出“稍有不妥”。她是谁?她竟然是榛茂渊唯一的外侄女儿!如今茂渊为自己所用,说不好听,是自己阵营一员,若他这个亲外侄女又与父皇亲近,今后难免会生事端……所以,少帝确实有些左右为难。

    他这会儿跟苏肃提起这件事,实际也就随嘴一问,他也想跟苏肃商量一下这件事。但又一想,苏肃只怕还不知道“子牛现在跟父皇走得近”这件事;再说,他以为“苏肃认妹”完全是笼络茂渊的手段,对这个小姑娘应该也一无所知。贸然提起这件事,似乎不妥。因此,这会儿跟苏肃提了这么一句,就没下文了。

    此后,君臣间又谈了些其他事,苏肃告退。

    接下来这二位又是看似“各行其事”,心思却是“不同而合”,又都集中在“子牛”这个“烫手小姑娘”身上。

    苏肃今儿进宫就打算亲手把她捉回去的!所以,从乾元殿出来了,就守株待兔,等她。

    少帝呢,

    他还是蛮有趣的,

    自听说了“子牛”,不经意几次去往祈年宫给父皇请安,都想“遇遇”这个小姑娘,

    可惜,就这么没缘,没一次遇上!

    这也是少帝着实还没重视起这个人,所以只想着“巧遇”,要说,他要真“下决心”要见见这小姑娘长啥样儿,哪个法子不容易,非得这样“碰运气”?

    这会儿,既然又想起这小姑娘了,得,再去父皇宫里走走吧,看今天见不见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