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一个山村里的全乱H 这么多人一起上

2022-08-03 10:14:41情感专区
顾未给她发来短信,说在西神门外等她。子牛遂叫送她从英守宫出来的车直接开往西神门,那边放下她即可。 谢过內侍,子牛独自出西神门。通过长长的禁道,到了街面上,看到顾未站在

 顾未给她发来短信,说在西神门外等她。子牛遂叫送她从英守宫出来的车直接开往西神门,那边放下她即可。

    谢过內侍,子牛独自出西神门。通过长长的禁道,到了街面上,看到顾未站在那棵大树下,手里提着一个黑袋子。

    看见她,小未跑来,“看我给你谋着啥了……”举着黑袋子话都没说完,子牛手一抬,示意他站定,别凑近。小未见她一脸翘气古怪也没奇怪,还是笑得哄,“怎么了,”

    “你刚儿没看见我?”子牛瞪他,

    “看见了呀,你在那头高高在上,我也不敢乱瞄,可肯定看见你了呀,要不我在这边等你……”小未始终弯眉笑,

    “看见我了你不晓得我为什么生气?太叫人失望了…”子牛摇头转身走,这句“失望”既对他“此时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也为他刚才“比武的表现”。

    小未一把抓住她胳膊,“我当然晓得!子牛,没为你比赢是我的错,我……”

    子牛一下回头,“为我比赢?你说什么笑话呢,为你!是为你自己!我是为你心疼啊,明明你赢了还救了他……”小未已经把她拽怀里紧紧抱住,靠近她耳旁,激动地“你知道,这是我迄今为止听到的最动听的话了。”子牛没动,噘嘴“哪句,”“你为我心疼啊。好牛姐儿,我哪儿真那么傻,有赢面不去争,可你要晓得,我今儿看着面上输了,但是背地里,双赢不止……”接着,小未向她细数了缘由。

    小未啊,子牛这才由心佩服这孩子的眼界与心机!

    小未说,太皇比武试他们这些孩子,是真试武力值吗?错,太皇从来都更看重的是人的精气神儿!

    小未这“退一步”“谦逊一步”恰恰会更得太皇心!事实也确如此,之后,英茧还生怕子牛气她父皇“不公”,私下也这么跟她说了实情:父皇更看重人品,赞顾未小小年纪,很大气,不可多得……

    另,这次“谦让”也叫小未真正得了成渝的心!

    为将者,首先即要有颗海纳百川包容心。御人,也要学会“退”。

    小未说,明知成渝畏水,胜之不武,更不能叫他服气;反倒之后叫他“小人得逞”,自己大度“让贤”,甚至原谅,成渝内心会有愧。然而恰恰这种“愧”是他今后“驾驭他”的基础!

    子牛听得真乃一愣一愣,她不禁看向小未,心想,我幸而没再与他为敌,这要玩心眼,实则不是他的对手哟……不过,小子牛自身是没心机去再驾驭他,实际,也不用她再耍什么心机,小未已然是她的了,看看她就一句“我心疼你”给小未激动得……

    小未这在她耳朵边一通说明,其实也是给她缓气性,因为,此时成渝也在不远处等着——成渝是愧,出宫后就专门摆酒要请小未。小未呢,首先记着要安抚子牛,晓得子牛得使小性子会儿,先来哄她,哄顺了才敢叫她见成渝,否则子牛才不得跟他去吃这顿饭呢。

    一辆越野停靠在路旁,车门开着,成渝侧身坐在副驾位置上。

    看着小未扶着她胳膊,一手还提哩着那袋子书走来。——这一袋子漫画,今儿来宫里前小未就准备好了的,包装得特别好。成渝当时只瞧了封面,觉得画风不赖,问详情,自己也去买一套看。小未笑“还没在市面上正式投放。”看来是花了心血弄来的。

    走近,子牛瞧也不瞧成渝,上车坐进后座,小未随后坐好,翻开袋子,把书捧出来放她腿上,给她拆了包装。子牛垂眸瞧着。

    成渝合上车门,瞧一眼司机焦行,焦行启动开车。

    车里一开始都没人做声。

    子牛慢慢翻书看,小未侧身坐着看她。

    成渝有时通过后视镜看看他们。


 

    “嗯,吃火锅可以么,说是……说是喜欢吃辣是吧,”成渝终于开腔,他这“支吾”“说是说是”的,其实指的就是子牛爱吃辣。

    小未笑“行,辣味儿正就行。”

    哪知,以为不会吭声的子牛,边翻着书也没抬眼,吭了声,不紧不慢地,“什么就行,食材不好,锅底不鲜,有什么吃头。”

    这时小未是不得再做声的,成渝赶紧回头,“怎么会,都是最好的食材……”

    “我今天不想吃火锅。”你说她烦不烦人,嘎得不听见!

    可,谁敢烦她,

    成渝立即答“好,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小子牛这时候抬头了,瞧着他,“我算什么,今儿你该正经请的是他,又不是我。”你就嘎到底吧!

    只见成渝一点头,“成。”突然一声“停车。”焦行赶紧也停了车,他就没见过在他们面前敢这么作的女孩儿!但,小子牛第一次出现“丢斧子”那天,焦行也是在场的——不知怎的,这姑娘作再厉害,他们也不敢说不是!当然,除了“顾未成渝”的因素,这姑娘本身的气质也影响着,她酷酷冷冷的也好,无理取闹的作也好,就是叫人不自觉哄着……

    也不管车停哪儿,成渝打开车门下了车,再拉开后车门,对顾未说,“我算看出来了,今儿你不把我揍回来,她是不得安生吃这顿饭的。痛快点,你来一拳,她痛快了,咱们都痛快了。”

    顾未回头看她,

    小子牛还真推他一下。

    顾未笑,

    下车来,

    多不犹豫地上去就呼了成渝一拳头!

    成渝捂着被呼出血的鼻子,顾未甩甩拳头,再看车里的她,“行了不,能好好吃饭了不。”

    子牛噘嘴回去继续看书。

    两个男孩儿再各自上车,

    焦行继续开车,表面没啥,内心——何其波涛汹涌!

    成渝抽出纸巾擦鼻血,再问她,“吃什么,”

    子牛漫不经心,“火锅。”

    顾未靠在背靠上,抬手揪了下她脸蛋儿,“作货!”心里有多爱,只有他自己感受得到了吧……

 车沿内城河边走。

    后座,成渝坐着稍弯腰在飞快转动魔方,他玩这非常熟练。

    忽,开车的焦行喊道,“诶,那,那不是……”没错,他看见道旁玩滑板的子牛了!

    成渝应声转头去看,

    只见子牛和另一个女孩儿驰骋在滑板上——今天的子牛特别不一样,她穿着一身白裙,及肩发披下来,扎了个发箍,熟练驾驭滑板,又仙又酷!另一个女孩儿也恁得漂亮,戴着墨镜,斜背小包,跟在她后头。

    为看她,焦行车肯定降速开慢了,后面的车按喇叭。焦行车窗降下,拿出一个景灯往车顶上一搁。后头的车见此豪车+景灯的,不敢再按了。

    成渝是一直没管这些,他的眼睛就没离开子牛。她着实是个特别“特别”的女孩儿,相悦、纠缠、痴迷、贪恋、嗔怒、欢悦、蚀骨、淡漠、璀璨、幻灭……成渝觉得这些词儿都适用她……

    “我记得前头是不是有个‘惟玉霞’,”成渝忽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