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好深好烫好涨尿了bl bdsm调教贱奴求主人排泄

2022-08-03 10:05:32情感专区
看着篮子里面几十个破烂的手机,刘彩凤不禁眼神深邃地看了一眼,深深地叹了口气,摇头说道:“小虹,把这些碍眼的东西处理掉,让小张开慢点,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看着篮子里面几十个破烂的手机,刘彩凤不禁眼神深邃地看了一眼,深深地叹了口气,摇头说道:“小虹,把这些碍眼的东西处理掉,让小张开慢点,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这个叫小虹的女孩子如临大赦一般,赶紧端起那个盘子便走到前面去了,将门轻轻地关上后,便轻轻地拍着胸前安慰着自己。

        京都某医院,刘俊躺在病床上,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对面的空白墙上,一双拳头握得紧紧的。

        “刘少爷,麻烦你配合一下,我们该给你打针了”

        “全部给我滚,打什么针,我要世界是最好的医生来给我打针,你们这些人要是乱打针,把我打死了,你们赔得起吗?”

        几个医生和护士也是摇了摇头,为了不想招惹这个京都的纨绔子弟,他们只好轻轻地退出了病房。

        刘俊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他赶紧接听起来:“人查到没有,在哪里?”

        电话对面停顿了一下说道:“少爷,查到了,人在天心市,但现在具体在哪个位置我们还没有查到”

        刘俊一听天心市,他却狠狠地咬着嘴唇说道:“不借一切代价帮我查,要是查不到,你们就别回来见我了”

        刘俊猛地挂上电话,眼里冒着愤怒,咬着嘴唇狠狠地骂道:“小子,不管找到天涯海角,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此刻,在县城的一处郊区别墅中,李玉荣坐在办公室里抽着烟,一脸忧愁地看着几个黑猫在忙碌中,他在想着要不要给牛大宝打个电话。

        思考了片刻后,他还是拿起电话,却是打给了何美丽。

        “美丽姐,刚刚我们地下铺设的暗哨传来消息,有人出高价正在查老板,这件事情要不要通知老板呀!”

        何美丽当时慌了一下,但赶紧问道:“李队,你们的人有没有调查到,对方是为了什么事情要查大宝的?”

        李玉荣皱眉说道:“美丽姐,目前暗哨那边没有具体消息,但现在有人出一百万要买老板的所有消息,怎么办呢?”

        何美丽并不知道牛大宝在京都惹事了,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她认为李玉荣必须要汇报给大宝,毕竟这是关系到老板的安危之事。

        李玉荣考虑再三,还是给牛大宝打了一个电话,此时,牛大宝正跟李青松有说有笑。

        看到李玉荣的那私密电话,牛大宝笑着走出去接听。

        “嗯,知道了,你心里有数,就这样”轻描淡写,一点也不惊讶,这让李玉荣感觉到异常的奇怪。

        为了保证老板的安危,李玉荣还是给何美丽打了一个电话,和她商量后,决定安排两个保镖蹲点到水镜湖,暗中保护牛大宝的人身安全。

        牛大宝接完李玉荣的电话后便走了进来,笑着说道:“李总,刚才都让你见笑了,我哪能接替你的位置呀!”

        李青松却淡定地说道:“董事长如此看得你,现在我们公司都认识你这个红人,都认为董事长最终会把你调到京都去协助他,就凭你的能力,到时候到了总公司,做个第二把手也是有可能的”

        牛大宝摇头笑了笑说道:“可是我喜欢水镜湖,也喜欢留在天心市,如果真有这样的机会,我推荐你去京都怎么样?”

        李青松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便说道:“王忠全涉案这一件事情虽然公司已经知道了,但是并没有具体的指示,而现在王忠全提出了辞职申请,水镜湖的重担可是压在你的身上呀!”

        牛大宝叹了口气说道:“李总,你真是太不够义气了,我才来半年,你就把这么大的重担交给你,你就不怕我把这水镜湖给经营到破产呀!”

        李青松笑着说道:“有陈总帮你,有李娟这个大网红在,就凭你现在的管理,无论如何你也差不到哪里去,而且你手上还是还有王牌吗?”

        牛大宝心里咯噔一下,这个王牌是什么意思?难道李青松知道他发现了地下龙宫的事情。


 

        这让他不禁全身打了一个冷颤,莫非自己最信任的那几个人里面,还有李青松的眼线?

        看到牛大宝愣在那里,李青松却笑着说道:“大宝呀!我虽然上去了,但是我对这个地方有感情,我只希望你能够经营的更好,你以要王忠全这样的败类引以为戒呀!”

        牛大宝淡淡地一笑,摆手道:“李总,承蒙你的厚爱,这些日子真是感谢你的帮忙,要不是你,我也不可能成长的这么快,等我忙完手上这些事情,我再请你吃个饭,我们再痛快地喝上一杯吧!”

        李青松笑着告辞,而走到王忠全办公室那里,望着那里此刻已经空荡荡的房间,李青松摇头叹了口气。

        爱佳乐集团天心市分公司的领导们此刻在会议室里面却是争的面红耳赤,赞同派与反对者吵得不可开交,对于牛大宝半年的公司履历就要破格提拨到水镜湖总经理这一块,存在着很大的争议。

        “同志们,董事长竟然提出要破格提拨牛大宝上任水镜湖总经理,这里一定有原因的,大家最近也看到了水镜湖的业绩,那可是成倍上长,如果大家还是一味地认为,谁的资格老,谁就上,那是跟时代脱勾。如果我们作为分公司都不能统一意见,那接下来召开的各分支机构的总经理会议来裁决,那岂不是更没法去衡量一个标准,所以我认为,我们分公司看到了数据,也了解到了能力,就应该打破以往的格局,同意这次的提拨”

        市分公司的王茂林王总去过水镜湖,认识牛大宝这小子,知道这小子是个机灵有能力的小伙子,这两三个月的表现是大大为他加了分的。

        既然分公司的总经理都替牛大宝说话,对于公司这样一个红人,这些人都只好闭嘴了。

        那些反对者以前跟王忠全还有比较厚的感情,刚才争辩的时候也算是演了一出戏,此刻举手表态,全票通过,让王茂林感觉到社会的残酷,人性的黑暗一面。

        他其实更期待牛大宝这种打破格局的人到市分公司来,给这些只拿工资不做事的人好好地上一课。

        刘彩凤睡到晚上十二点才醒来,醒来打开专用手机看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老爸打过电话来,顿时她就有点慌了神,赶紧回拨过去。

        “爸,什么事情呀!你不会是因为弟弟的事情吧!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天心市的事情你也不要操心,我已经到天心市来了”

        电话那头的老者却是叹气道:“小凤,你们这样子叫我在外面怎么安心,我问你,你们谁在暗地里调查牛大宝那小子?”

        “什么,暗地里调查牛大宝,没有呀!你听谁说的呢?”

        刘彩凤虽然有点愤怒牛大宝打了她弟弟,但是非对错她还是分得清,她只是想当面击败牛大宝,而不是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出来,所以听到父亲这样一说,她有点懵逼。

        “小凤,你打电话问问你弟弟,我都懒得跟他说,这不是胡闹吗?就区区他刘俊能把牛大宝怎么样,你知道他后面都有谁吗?连老爸想动这小子都得三思一下?”

        可是刘彩凤却不以为然,不禁说道:“爸,你怎么也怕这小子,你们是不是活在传说中呀!这小子穷小子出身,后面能有什么能耐呢?你就在外面好好地度假,国内的事情有我在处理呢?”

  老者听到刘彩凤狂妄自大,一点也不听他的意见,顿时就怒火中烧,不禁在电话那头骂道:“混账,小凤,以前你不是挺冷静的吗?你们两姐弟是不是在京都过习惯了目中无人的生活太久了,现在就想着以为翅膀长硬了,就可以出来为所欲为了吗?”

        刘彩凤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会害怕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牛大宝,顿时就觉得自己的父亲是不是越老越糊涂,一点也不明白年轻人的想法了呢?

        “爸,我不是小孩子了,这个牛大宝你是没有见过,你就打了几个电话,这小子就纯粹是一个农村出身的放牛娃,你不知道你忌讳些什么东西,难道阿俊被打了,你这个作父亲的也不表个态吗?”

        那头的老者却是愤怒的说道:“他那是活该,就是被你妈娇生惯养的,不给点教训,他就成长不起来”

        可是刘彩凤此时却心烦意乱,不禁压住心中的火气说道:“好啦好啦,爸,我知道了,你早点休息,我先挂了”

        电话那头的老者,听到女儿挂断电话的嘟嘟声,不禁皱了皱眉头,久久才放下手中的电话,叹息道:“你们两姐妹不吃点苦头你们是不回头的,也好,让你们尝尝社会的教训总比我这样苦口婆心的劝解要强点”

        刘彩凤虽然有点不想听父亲的唠叨,但是父亲一直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所以她还是留了一个心,于是打电话在京都的刘俊。

        “老弟,你伤怎么样了,听妈说还挺严重?”